“你所说的,千真万确”?

    夜晚,深宅大院中,丰礼看着身前跪地禀报之人皱眉沉声问。

    “属下句句属实,亲眼所见,白杨到了红岩山,少爷离开之后,第二天那些匪徒醒来,他就开始让匪徒挖掘红岩山山体,就在今日,红岩山后山坍塌,出现一个深坑,白杨第一时间命人封锁起来不准靠近,等到夜晚,那深坑中居然有光华绽放,纵然被木板遮挡也能无法掩盖光华,属下不敢耽搁,第一时间回来禀报少爷”!

    单膝跪地的黑衣人言之凿凿的说道,就差发誓了。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丰礼皱眉挥手道。

    待到那人下去,他沉默片刻,冲着门外说:

    “来人,去请先生过来”

    “奴婢马上去,少爷稍等”

    门外有丫鬟回应,脚步声很快离去。

    丰礼起身,皱眉在屋子里打转,眉头紧皱,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

    十分钟不到,那个一直跟在他身边的老头来到房间,第一时间询问道:

    “不知少爷叫我来所为何事?”

    “先生请坐,我有一些情况想请你帮忙参考参考”

    丰礼笑道,恢复了一脸的平静。

    “如此的话,少爷不妨说来听听”

    老先生坐下。

    “先生,白杨此人来历神秘,追根溯源也只能追述到迷河林的戈多村,此外再无任何信息,好似凭空冒出来的一样,自从车家事情之后,我就在暗中关注此人,一直想要摸清楚他的底细,但此人精明异常,作风让人琢磨不透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丰礼想了想说道。

    老先生没有打扰他,很认真的倾听。

    接着丰礼继续说道:

    “此后我找到他,想用红岩山试探他,结果你也看到了,此人行事天马行空不着痕迹,永远都猜不到他到底想做什么下一步会做什么”

    “红岩山本身就是我给他设得局,一环套一环,先是匪徒,被他化解,再是钟午夜这个神道修士,依旧被他化解,最后,整个红岩山本身就是一个局,金铁冶炼,一直都是禁忌,把持在王朝官府手中,再不济也在世家大族手中,旁人丝毫碰不得,谁碰谁死”

    “那白杨看中红岩山,原本我以为他是看重了红岩山的铁矿,想要冒天下之大不为冶炼金铁,想等他冶炼出金铁之后给他最后一击想要看看他如何化解,可如今看来并不是,他到了红岩山之后并未有丝毫冶炼金铁的举动,而是让人挖山,此番看来,他好似在寻找什么东西……然后……”

    接下来丰礼将之前属下前来汇报的情况说了一边,最后问道:

    “先生,你帮我分析分析,他到底在做什么?”

    听了丰礼的一番话,老先生陷入了沉思,沉默很长时间他才说道:

    “少爷,如你所说,白杨此人好似真的在红岩山寻找什么东西,毕竟他第一时间就叫来了几千人占据了那里,还让近万匪徒挖掘山体,如今又在红岩山后出现了异象,如果他真的是在寻找什么东西的话,估计和那异象脱不了干系,但是,此人行事天马行空,也不排除他看穿了少爷你的计策从而布下**阵反过来对付少爷!”

    “那先生以为我该如何?”

    丰礼问。

    “少爷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又何必问我?”

    老先生摇摇头笑道。

    “呵……,如此的话,明日一早我们就去一趟红岩山吧,若真是能引发异象的宝物,他白杨还无德占有,若不是的话,到时候试探一翻,看看此人是不是已然看穿我的计策”

    丰礼一脸微笑的说道。

    “那明日一早我就陪少爷走一趟红岩山!”

    老先点头道。

    “嗯,不过再此之前,还得安排一翻,到时候根据具体情况做出种种应对……”

    丰礼想了想说道。

    第二天,天还未亮,丰礼就带着百十个手下离开德阳镇前往红岩山,德阳镇这边他已经做好了种种安排,到时候他只要发出信号,这边就会根据他发出的信号做出相应的举措。

    没有人是傻子,不可能凭借自己的猜测就武断的认为会是什么情况,甚至有的时候亲眼看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必须要再三确定才敢下肯定!

    红岩山上,朝阳初升,白杨醒来后,在小猫的伺候下洗漱吃饭,然后找到牛健蓝霜他们,带着一群人前往后山那个大坑!

    “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远都能听到里面隐约的动静,甚至能感受到地面有微不可查的震动,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一样,再加上昨夜里面绽放光华,难不成真的有异宝不成?”

    牛健看着几十米外被木板覆盖的大坑挠头道。

    “没有亲眼看到就无法确定,不过若是真有异宝的话,你们觉得会是什么?”

    白杨‘目光凝重’看着他们问。

    “或许是传说中的神道器物,或者是无上武道强者遗留在此的神兵利器,亦或者是天生地养的天材地宝!”

    蓝霜想了想说道。

    “不管是什么,既然出现在这里,就一定要弄清楚搞明白!”

    白杨沉声道。

    心中却是在暗叹,妈蛋演个戏好累,为了坑人我容易么我……

    倒不是他刻意要隐瞒什么,只是这个事情如果走漏一点风声估计就不灵了,不得不小心再小心,蓝霜他们本色演出就很好啊。

    “那么白兄接下来要如何安排?”

    边上的蓝欣忍不住问。

    其他人也看着白杨,自从车家的事件之后,一个个都觉得凡事听白杨的应该没错。

    “这样,我们先找人下去探探情况再作打算”

    白杨想了想说。

    “不如我先下去看看如何?”

    ?;ɑㄔ诒呱献愿娣苡碌乃?。

    “你就算了,下面有没有危险还未知,不能冒险,这样,找几个恶贯满盈的匪徒下去吧,这样的人探路再适合不过了”

    白杨看着远处一群群带着项圈的匪徒说道。

    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很快几个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匪徒胆战心惊的被拉了过来。

    下去有可能会死,不下去立马就会死,你自己??!

    这还用选吗?没得说,还是下去吧……

    第一个匪徒顺着绳子爬下去,然而下去就下去了,再没有半点声息。

    “拉上来”

    十分钟后,白杨皱眉道。

    上面的人用栓在匪徒身上的绳子往上拉,很快匪徒就被拉了上来,身上焦黑,毛发都竖了起来,口吐白沫已经死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人居然无声无息的就死了?”

    ?;ɑň值乃档?,之前她还自告奋勇的想要下去呢。

    一个人无声无息的就这样死了,问你怕不怕。

    “再让一个人下去试试”

    白杨为了把戏演足,也是拼了。

    “我不要下去,放了我,求求你们放了我,我再也不当匪徒了……”

    第二个匪徒祈求,但是没用,刀就在脖子上,你到底去不去?

    然而这个人下去了也是一样的结果,下去就没有了声息,拉上来浑身焦黑毛发竖起来了!

    “少爷,德阳镇丰礼少爷前来拜访,此时就在前山准备上山了”

    这会儿一个山民跑来汇报道。

    白杨心道一声你果然来了,坑已经挖好,你准备什么时候跳?

    表情却是微微一变看着其他人说道:

    “把这里隐藏起来,不能让丰礼发现异样,谁要是走漏了风声结果都知道的吧?”

    “少爷放心,我亲自在这里守着,有人敢靠近格杀勿论”

    牛健将金属棍子往肩上一抗目光冰冷的说道。

    “很好,走,先去把丰礼打发走再说”

    白杨说道,带着人往前山而去。

    很快白杨就在前山见到了丰礼,开口笑道:

    “不知丰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冒昧打扰,事先没有通知,却是我的不是了”

    丰礼摇摇头笑道,和白杨一样,都是一脸平静。

    两人都心怀鬼胎,却都一脸云淡风轻,人生在世全是演技……

    “丰兄用过早饭了吗?”

    白杨问道。

    既然你要和我瞎扯,那我就和你继续扯呗。

    “已经用过,不劳费心,那日经历匪徒一事,我回去后我仔细思索,为白兄的智计折服不已,恨不能畅谈三日,今日乘着天气好,就迫不及待前来拜访了”

    丰礼笑道。

    你这话说得怎么像想和老子搞/基一样?

    “些许把戏倒是让丰兄见笑了,来来来,我让人备些酒菜,我们边喝边聊”

    白杨继续和他瞎扯。

    “如此的话,就却之不恭了”

    丰礼点点头道。

    然后两个在那儿装着没事人一样吃吃喝喝东拉西扯。

    “难倒是我想多了?红岩山并未有什么异宝,要不然白杨此人怎会如此平静……是了,对方一定是装的,为的就是迷惑我,等我离去后继续挖宝,但还不能肯定,得试探一番”

    丰礼心念转动,端起酒杯说:

    “那日之后,我越想越觉得白兄拿下红岩山的计策妙极,如此险要都能兵不刃血的拿下,在下佩服,不若白兄带我领略一番红岩山的风采如何?”

    孙子,你这也太迫不及待了点,不过老子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红岩山光秃秃的,就不用看了吧?”

    白杨微不可查的皱眉有些为难的说道……

    (我只是一颗小石头,很卑微的石头,不尽人意的地方诸位喷也好,黑也好,但请不要对作者菌人身攻击,毕竟我并未招惹你们不是,谢谢各位高抬贵口,最后三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