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共十六本书,都算不得大部头,最多的也就两百二三十页,字体都是陈国语,应该是刻印上去的,没有打印机打印的那么细小,一本书也就十几万字,最多不超过三十万字,又有一些插图,是以白杨一目十行的全部‘翻完’,也就一两个小时的时间。

    他这样看书,并非看一眼就忘掉,而是全部记在脑海,对脑袋的负荷很大,百果酿都喝了一斤左右……

    随后白杨丢开书本闭目在脑海中整理书中的记载。

    这些关于矿产介绍的书籍,内容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土,石,金。

    顾名思义,土就是关于各种土壤的介绍,石是岩石,金是金属,林林总总,若是细分下来的话,三种大类又能分为数十小类,上万种细致划分,绝大多数都只有一个名字而没有具体介绍。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也不说清楚,比如这什么赤壤,就一句色红,质细,利物生,鬼才知道什么意思,还有这什么青黑石,你就一句质坚,堪比金铁,然后就是一坨鬼知道什么玩意的图画,倒是说清楚啊,尤其是金属更操/蛋,好家伙,也是类似的介绍,你到是说清楚是怎么来的啊,花纹铁,色亮,质坚,有纹理,然后呢?天上掉下来的?”

    整理了一遍脑海中关于各种矿产的介绍,白杨之无语,乱七八糟的看了还不如不看。

    要么是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不够,要么是著书的人本身就是个二杆子,算了不想了,想得脑袋疼,去找个明白人问一下。

    白杨起身,拍了拍脑袋,抱着一摞书去找陈青云这个读书人。

    找到陈青云的时候,这家伙依旧在指挥人整理书籍,看到白杨后他率先打招呼说:

    “白少,是否这些书籍都不满意?容我再整理一番,找到其他类似书籍第一时间给你送去”

    岂止是不满意!

    白杨走到一张石桌边,把书籍放下,挑出一本,翻开后指着一种几乎每本书籍都提到的‘青金’问:

    “陈兄,这是何物?”

    陈青云走过来,看了一眼解释道:

    “青金啊,多用于铸钱,我们陈王朝单位最小的货币就是用这种金属铸造的”。

    “然后呢?”

    白杨明白陈青云说的是那种青色三角货币,但你说具体点啊。

    “什么然后?”

    陈青云不懂了。

    “就是说,这种金属具体怎么来的,不止是这种‘青金’,书中记载的所有金属,都没有具体的来历,仿若凭空出现一样,陈兄可否为我解惑?”

    白杨看着陈青云问。

    “白少,金铁冶炼之法,全都掌握在王朝官府手中,再不济也掌握在顶级世家大族手中,自然是秘不示人,怎能记载于书籍流传于世?”

    陈青云一脸你居然不知道的表情说。

    好吧,白杨懂了,意思就是这些金属资源掌握在国家和牛人手中,连具体的冶炼之法也藏得紧紧的,世人只知道有这么个玩意却不知道具体怎么来的,哪儿像地球那边,你想知道什么上网一搜什么都出来了。

    “那就不打扰了”

    白杨起身告辞,搞得陈青云莫名其妙。

    “有点难搞啊,连德阳镇这样一个小地方的各种生意都把持在一个个家族豪强手中,金属这种东西更加厉害,若是我贸然插手的话估计触动的就不是某个人或者家族的利益了,而是会惹来天大的麻烦……”

    白杨心头琢磨,直挠头,然后自己占据红岩山有个毛用?

    不对!

    细思极恐,好你了丰礼,原来在这儿给老子挖坑呢,这个世界的人又不是猪,怎么可能看不到红岩山这里的铁矿,估计你这孙子就是等着老子把钢铁炼出来之后好坑我吧!

    “还好老子没有乱来,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就好比华夏古代那些插手盐铁生意的商人,有几个得到好下场的?”

    想明白这茬,白杨冷汗都差点下来了,狗曰的丰礼你阴险啊,到处给我挖坑,估计是在看到村民们穿的铠甲之后就在计划了吧,找不到铠甲的来历,干脆就给我挖一个天坑让我往里面跳!

    这就是一个不讲人权的世界,你敢触碰别人的利益,在自身能量不足的情况下,别人弄死你活该。

    然而这样一来自己费尽心思占据红岩山貌似没有什么卵用了?

    未必!

    你丰礼想用红岩山坑我,我也能反过来坑你啊,你挖个天坑等着我跳,那老子就给你挖个神坑,坑死你个龟儿子!

    “少爷,不好了……”

    白杨这儿正在琢磨怎么坑丰礼呢,赵石就急急忙忙的跑来,一脸惊恐的说道。

    “慌什么慌,出什么事儿了?”

    白杨问,这一天天事情够多的。

    “少爷,死人了”

    赵石气喘吁吁的回答,显然是一路狂奔过来的。

    “给我说清楚点”

    白杨眉头一皱。

    “少爷,死的是匪徒,一下子死了三十多个,他们之前不是在后山挖石头吗,一下子挖出了一个大坑,掉下去估计没得活了”

    赵石回答道。

    我勒个去,还真有坑???白杨无语,说道:

    “走,带我去看看”

    此时明显听到动静的蓝霜和牛健也来到了这里,询问道:

    “少爷,出什么事儿了?”

    “你们来得正好,跟我一起去看看什么情况”

    白杨说道,有这俩家伙在身边也安全点不是。

    一行人来到红岩山后山,漫山遍野的人吵吵嚷嚷让人头晕,上千身穿钛合金铠甲的村民维持秩序,将一个单独的区域和人群分开,周围一个个都伸长脖子往中间看。

    “少爷,就在那边”

    他们来到这里后,赵石指着人群中心的地方说道。

    人群分开,白杨等人走到中心,果然看到了地面靠近山壁的地方有一个大坑,直径估计得有三十多米!

    “少爷别过去,危险”

    看到白杨想过去赵石连忙劝解道。

    白杨明白,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然而边上的蓝霜就没有那么多顾及了,在白杨的示意下身影一闪就冲了过去,来到几十米外的大坑边上,看了几眼,蓝霜过来汇报道:

    “少爷,这只是普通的地陷而已,地面向下垮塌了上百米深,那些匪徒跟着掉下去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br />
    “我能过去看看吗?”

    白杨问。

    “可以,我护着少爷过去,不会有问题”

    蓝霜点头道。

    然后白杨在他们的护送下来到大坑边上,向着大坑下看去,下面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清。

    “我觉得,这并不是普通的地陷”

    白杨皱眉道。

    “那少爷以为是……?”

    蓝霜一脸不解的问,这分明就是普通的地陷好吧。

    “将这里隔离开来,不准任何人靠近,胆敢擅自靠近者,格杀勿论”

    白杨沉声说道。

    “好的少爷”

    赵石在边上回答,然后去安排人将周围的人赶走,再让人守着不让靠近。

    “好大一个坑啊,来得太及时了,真是天助我也,丰礼,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还不赶紧来跳?”

    白杨心头那个高兴就别提了,随即带人离开这里,不久后有几个山民带着东西出现在大坑边上,放下绳索下去,几个小时后才上来,找来木板将大坑盖上,如果有人走近了的话,能听到大坑里面居然有轰轰轰的声音响起……

    从后山回来,白杨若无其事的看书,仿佛后山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其他匪徒也在正常的挖石头,只是不准靠近那个大坑所在的地方三百米内而已。

    时间一点点流逝,夜幕开始降临,然而这个时候,红岩山靠近后山的人们发现,那白天垮塌后被木板覆盖的大坑,从木板缝隙中居然有朦胧光华照射出来!

    这一下很多人不淡定了,蓝霜和牛健以及他们的几个弟弟妹妹全都来找到白杨。

    “少爷,你是怎么看出那个坑不简单的?到了夜晚里面有光芒绽放,估计有重宝出世”

    蓝霜一脸震惊的看着白杨问。

    “我一开始也只是猜测,你们看,红岩山通体赤红,一看就不简单,无缘无故的出现一个大坑,这本身就不合常理,到了夜晚果然出现了异象,只是里面不知道有什么危险,贸然下去估计不安全,等到明天,我们再想办法下去探索一翻,严格封锁这个消息,不要走漏任何风声”!

    白杨一脸严肃的说道。

    “今晚我亲自带人守好那个大坑周围,谁敢靠近,我必杀之”

    牛健瓮声瓮气的说道。

    很好,你很敬业,我也不想骗你们的,你们千万别自己作死跑下去啊,白杨心头嘀咕。

    红岩山上尽管封锁严密,但还是有那么个人乘着夜色从悬崖上悄然离去,下山之后向着德阳镇狂奔而去。

    不久后,这个人来到了德阳镇,绕了几圈发现没有人跟踪,偷偷的溜进了一个庞大的府邸里面……

    红岩山上,白杨看着平板电脑眉开眼笑,一个大活人离开怎么可能逃得过红外线的扫描?

    “明天一早丰礼估计就得上山了吧?大坑已经给你挖好了,就是不知道这次能把你坑多惨,至于会不会把你坑死,那就看你的命硬不硬了!”

    白杨心头冷笑……

    (这坑来坑去的,坑得我自己脑袋都疼,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