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着电视上那些练武之人扎马步的姿势,白杨屁股一撅,双臂前伸不伦不类的站好。

    “你那是扎马步吗?你那是在拉屎!”

    刘青山没好气道,走过去在白杨身上一边拍打一边说:

    “屁/股抬搞点,腰伸直,手臂不是像僵尸一样直挺挺的,给我稍微弯一点,估计你也没有骑过马,骑摩托车懂不?自己想一下抓摩托车方向盘的样子,对,就这样,腿,你这是想要坐地上去???蹲好,与肩膀一样宽……”

    刘青山是真打啊,看似轻飘飘的一下,身上火辣辣的痛,没办法白杨只能根据他的吩咐来,好不容易站好浑身不自在。

    “就这样保持不动,给我站好,动一下我收拾你一下”

    看着白杨很快掌握要领的站好,虽然心中吃惊,但刘青山还是一点不给面子的说。

    “这得站到什么时候去?话说你就不能把你的武功先教我再说?我自个回去练习行不行啊”

    白杨苦笑道。

    “还没学会爬你就想跑了?还自己练习,你是想把自己练成残疾吧?别废话,给我站好!”

    刘青山背着双手在边上死死的盯着白杨冷笑道。

    个臭小子,我还收拾不了你?

    “我有事很忙的……哎哟,别打,我站还不行嘛”

    白杨快哭了,刘青山是真打,就那么轻轻一下疼得很蜜蜂蜇似的。

    十分钟后,白杨浑身开始颤抖,汗水忍不住直淌。

    “我不行了,我要歇会儿”

    他又开始作怪。

    啪……,刘青山直接给他肩膀上一巴掌,冷声道:

    “站好,这是为你好,别不知好歹”

    谁稀罕啊……可真特么疼,我站!我不多嘴行了吧?

    刘青山心中还是很吃惊的,一般人第一次站马步,尤其是他心中的标准马步,估计三分钟就顶不住了,但白杨硬生生的顶了十分钟,还有精力和自己瞎扯,不愧是天天喝那种滋补酒的!

    “为什么要你扎马步,是因为这看似简单的动作,能锻炼人的稳定性,双腿的力量,腰部的力量,力脚下起,这是根本,无论练多少年武都不能落下的基本功,想一下,如果和人对战的时候连站都站不稳,别人一推你就倒了,那还打屁?直接死了算了!”

    刘青山在边上说道。

    这些我都懂啊,电视上都演烂了的,还用你说?白杨学乖了,没多嘴。

    “在古代,骑马是没有马鞍的,但骑兵又是最强大的兵种,所以为了马战的时候不至于从马上摔下来,就必须要有强健的腰腿力量,站马步,就要站出一个起码的状态来,想象一下自己骑在马上,马匹狂奔而自己稳如泰山,马步就是这样的状态”!

    “估计这样说你不太懂,摩托车你骑过,应该知道,无论多么颠簸的路上,很多时候屁股都离开摩托车了都没有摔倒,就是那种状态,跟骑马差不多”

    刘青山在边上给白杨解释马步的要领。

    我去,你这还真够与时俱进的……

    “是不是觉得很累?这句你可以回答”

    刘青山看着白杨问道。

    “累”

    白杨一身大汗的说,浑身都在抖,不敢动,刘青山打人……

    “那证明你还没有入门,没有掌握要领,马步真正站好了不但不累,反而会很轻松很舒服”

    刘青山在边上笑道。

    “你吹?!?!

    白杨不信,你蒙谁呢。

    “我会骗你?马步马步,是从骑马演化而来的,如果骑马比走路还累谁愿意去骑马?打个比喻,骑摩托车和骑马差不多,但不累吧?马步,并非静止,而是要动起来,配合呼吸……”

    说道这里的时候,刘青山瞪眼看着白杨跟看外星人似的,说,你是何方妖孽!

    白杨多聪明啊现在,刘青山稍微指点一下,他心头稍微一琢磨就明白了。

    回忆自己骑摩托车的时候,那种在颠簸路面飞驰都不摔倒的状态,身躯微微起伏,就模拟摩托车前进的状态,嘿,别说,还真轻松了,再脑补一下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之前那种浑身不爽的状态居然在逐渐消失……

    “这小子,不练武简直就是爆敛天物,捡到宝了!”

    刘青山心中吃惊的同时暗自高兴,没打扰白杨,就在边上看着。

    马步站好了真的能越站越舒服,但这种状态常人没有几年的打磨是体会不出来的,然而脑袋经过开慧果强化后的白杨观察入微,调整自己的状态很快就进入了佳境。

    不但一点都不累,反而越来越舒服,好像骑在马上……额,摩托车上,风驰电掣,身躯微微起伏,好似摩托车在路面颠簸一样身躯跟着调整,到最后,白杨甚至在脑海中脑补出摩托车拐弯上皮下坡等各种状态,身躯在那样的状态下的起伏调整……

    反正刘青山是傻眼的,白杨这才是初学者好吧?怎么就一下子把站马步登堂入室不说更是推陈出新了?

    他这种浑身摇摆起伏的状态,刘青山当然能看出这不是站不稳了的表现,而是一种特殊的律动,在这种身躯起伏中,锻炼双腿腰腹的力量比死站马步不知道好了多少倍,而且还不累!

    妖孽??!

    不知不觉天黑了,当白杨从那种舒服的状态反应过来,周围的路灯都已经亮了起来,问刘青山:

    “我站了多久了……哎哟……”

    话还没说完,身躯一软,噗通一下摔倒在了地上,浑身都疼。

    “你站了五个小时,勉勉强强及格吧,别动,你第一次站这么久,虽然浑身站舒服了,但底子不够,肌肉酸痛是正常的”

    刘青山不给白杨骄傲的机会,说话的同时蹲下,双手在白杨身上不停的拍打。

    别说,随着刘青山的拍打,白杨浑身疼痛的状态在逐渐好转。

    切,五个小时还不够我牛的,你刘青山就是不想看到我得意的样子,白杨心头嘀咕,然后肚子咕咕叫了,饿得不行。

    十分钟后,刘青山给白杨身上都拍打了一遍站起来说道:

    “今天就到这儿,回去之后喝点那种酒,好好休息一晚,明天继续,别偷懒,你要是不来被我逮着你估计哭都哭不出来”!

    说完刘青山背着手哼着小曲就走了。

    “我……”

    白杨很想说我不干了,可问题是自己总不能不回来吧?明显这刘青山是给自己耗上了,他万一天天逮自己的话,不需要多,就一次估计就够自己受的!

    “来就来,怕你不成,等我掏空你的东西后超过你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白杨咬牙切齿,忍着浑身酸痛回到屋子,闪身去了那边。

    没力气和小猫啪啪了,在小猫的服侍下洗漱,吃了一顿香喷喷的烤肉,几杯百果酿下肚,搂着小猫美美的睡觉。

    异界那边天还没亮,白杨一下子惊醒,他梦到了刘青山满世界追杀自己,抹了把冷汗,刘青山你阴魂不散??!

    一看时间,不好,地球那边都已经早上起点了!

    “少爷怎么了?”

    小猫睁眼问。

    “没事,小猫你继续睡,我去办点事情……算了,估计也晚了,小猫你给我弄点吃的,我吃饱了再去”

    白杨说了半句然后改口。

    “哦,好的少爷”

    小猫眉开眼笑的起床去给白杨弄吃的,她的世界只有白杨一个人,无论怎么样都是高兴的。

    磨磨蹭蹭一个多小时,要不是自己持久力太长的话,白杨都想和小猫‘运动’一下再回去被刘青山虐……

    回到别墅换上一套宽松的衣服,白杨来到院子里,刘青山已经一脸阴沉的等在这里了。

    “现在,扎马步,五个小时”!

    看到白杨的第一眼刘青山就沉着脸说。

    “凶什么凶,我这不是来了嘛”

    白杨翻了个白眼,屁股一撅,回忆昨天站马步的状态,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进入了那种‘骑着摩托车风驰电掣’的感觉之中……

    “人才啊”

    刘青山不知道是第几次发出这样的感叹了。

    五个小时后,白杨再次累瘫在地上,刘青山再次给他一阵噼里啪啦的按摩,完了刘青山丢给白杨一本书说道:

    “自己解决吃饭,中午休息三个小时下午继续,没事的时候把书给我背下,一个星期,你要是背不会有你受的”

    说完,刘青山又背着手走了。

    武功秘籍?白杨拿起一看,毛线,根本就是一本印刷的人体解剖医书!

    “你让我看这玩意干嘛?我又不当外科医生”

    白杨冲着刘青山的背影问。

    “如果练武之人连人体结构都不清楚,多少肌肉,多少关节,多少骨头,多少经脉,各个xue位在什么地方,各个器官在什么位置,这些都不清楚的话你还练什么武?和人对战的时候你连对方的要害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你还怎么打?”

    刘青山头也不回,留下这样一番话很不负责的走了。

    “我去,十武九医这个说法是真的???”

    白杨特惊奇。

    背书什么的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简直太简单了,跑异界那边,小猫伺候他吃东西,完了小猫给他按摩,边喂水果,他就一页一页的翻,个把小时就把一本人体解剖的医书给全部记在脑海了,书一丢,看着小猫嘿嘿笑,这会儿有时间,可以运动一下……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