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进去拿还是你拿出来?”

    苏溪水在车上看着窗户里的白杨,语气**的问。

    “你进来……算了,还是我出去吧”

    那头白杨说完,拉上窗户,不久后就抱着一坛百果酿出门来到了苏溪水的车边。

    ‘单身’男人的家和单身女人差不多,怎能让异性随便进出对吧?万一臭袜子大裤衩被看到那多尴尬……

    “啧,话说你也是大美女了,就不能换件衣服?”

    白杨来到车边看着依旧一身迷彩服的苏溪水撇嘴道。

    “是不是要穿个低胸的然后露个沟什么的才叫女人”?

    苏溪水嘴角一勾说。

    “那感情好”

    白杨嘿嘿笑道。

    “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赶紧的,没功夫和你瞎扯”

    苏溪水脸色一冷鄙视道。

    “凶什么凶,钱呢?”

    白杨抱着百果酿的坛子作势要往地上砸,下巴一抬开着对方说。

    “帐号多少?”

    苏溪水深吸口气,迷彩服下鼓鼓囊囊的胸脯起伏,看着白杨目无表情的说。

    “帐号…………”

    白杨报上帐号,苏溪水听了,拨打了一个电话,貌似是在让人转账,一分钟不到,一亿就转到了白杨的帐号上。

    “我这边给你把个人所得税交了,东西拿来”

    苏溪水**的看白杨说。

    “那感情好,东西拿走,欢迎下次光临,走你”

    白杨把百果酿坛子从车窗递给苏溪水,转身摆摆手就走。

    将百果酿坛子放在车上一个专门的箱子里,苏溪水看了白杨的背影一眼,撇撇嘴就准备离开。

    然而白杨却突然转身看着她问:

    “喂,你是不是没有男朋友?”

    “你什么意思?”

    苏溪水眉毛一竖。

    “你脾气那么臭,有男人喜欢你才怪了,还有,你那么能打,哪个男人吃得消啊,遭家暴估计得被你打死”

    丢下这样一句话,白杨拔腿就跑。

    “你……下次别让我看到,蛋黄都给你打出来……”

    苏溪水咬牙切齿的大吼,要不是急着回去交差白杨今天估计得废在她手中!

    这是她心中永远的痛,从小到大都是孩子王,无论男孩女孩都怕她,小伙伴们全部都被她从小打到大,不知道被她打哭过多少次,如今又因为职业特殊的缘故,谁敢招惹她啊,再加上家世,不但没有人敢追,没事的话看到都得绕道走……

    东西卖给苏溪水,又进账一亿,白杨心中那个美,看到没,爷们可是分分钟进账上亿的牛人,如今净存款五亿多,还不过来跪舔?

    想了想,差点忘了正事,掏出电话给老爹白建军打了过去,接通后白杨问:

    “老爹,最近忙啥?”

    “臭小子又没钱了?”

    白建军问。

    爹啊,咱能不能换一句,你每次都这样我很尴尬啊……

    “哪儿能啊,你儿子我现在好歹也是有钱人了……额,爹啊,是这样的,你儿子我和人合伙开了个公司,额,厂子吧,我这不是忙吗,你给我去把把关呗?”

    白杨转移话题说。

    别人再怎么信任能有自家老爹来的可靠?而且以现在白建军的头脑,估计谁玩什么幺蛾子得被他玩死。

    “哟呵,我家小白开始办正事啦?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白建军在那头来了兴趣。

    “爹啊,还记得咱家喝的那种酒不?对,就是那玩意,我和几个小伙伴开了一家酒厂,用那玩意稀释后包装上市……哪儿能便宜啊,近三十万一瓶呢,死贵死贵的……我占据百分之七十五的股份,大股东,我这不是没经验嘛,让你过去给我坐镇把关”

    白杨噼里啪啦的把情况这么一说,那边的白建军沉默片刻说道:

    “也行,我最近正琢磨着转型,就从你小子的这种酒开始吧,先把目前的市场稳定,然后再建立一个实验室,最后分析这种酒的成份进军保健品行业……”

    爹啊,你想的比我多,真的……

    “地址是……,老爹你去交接一下,就这么定下了啊,对了,如果遇到什么麻烦的话,老爹你就别动脑经了,那帮闲的蛋疼的股东没事干,一个个有点能量,你就给他们找点事儿做,就这样,我挂了啊”

    挂断电话,白杨仰头看天直犯嘀咕,我接下来干嘛呢?

    算了,没事,去那边吧,那边估计天黑了,正好找小猫嘿嘿嘿……

    “白小友,等一下”

    他正想回屋跑那边去呢,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转身一看,白杨眼睛一瞪说:

    “你个碰瓷……额,刘老头你又整容……额,你越活越年轻了啊”

    一身洁白汗衫的刘青山距离白杨十米开外表情那叫一个纠结,这孩子,你就不能好好说话?

    面色红润,头发青黑,皱纹几乎都看不到了,原本看上去六七十岁的刘青山,如今看上去跟个五十出头的大帅哥似的。

    深吸口气,他告诉自己别和白杨这家伙一般见识,那张嘴能气死人,说道:

    “白小友,我有个不情之请……”

    “哦,那就别说了,免得大家都尴尬,没事我走了啊”

    白杨摆摆手说。

    “你……,上次我从你那儿买的酒喝完了,还想买一些”

    刘青山差点没气出心脏病,现在的孩子,怎么都这么操蛋呢?他发现了,和白杨你就不能和他客气,有什么就说什么是最好的。

    “可以啊,给钱什么都好说”

    白杨耸耸肩,这样开门见山的多好,你偏要给我玩那么多弯弯绕绕。

    “可是我没钱,但我又想要你的那种酒”

    刘青山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没钱早说啊,耽误我时间”

    白杨转身就要走,一点都不给老人家面子。

    “你拜我为师吧,我把我一身真传都教给你,作为徒弟,你孝敬师傅是应该的吧?”

    刘青山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你想占我便宜?”

    白杨眼睛一瞪,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刘老头绝对有什么阴谋!

    “小家伙,你可知道多少人想得我老人家一句指点求都求不到?就刚才离开的那姑娘,都求多少次我的都不待搭理的,你个不知好歹的玩意”

    刘青山气得头发都竖起来了。

    “切,搞得谁稀罕似的,我问你,练了你所谓的武功,能飞不?”

    白杨撇撇嘴说。

    “不能”

    刘青山脸色一黑。

    “那你和我瞎扯什么”

    白杨没好气道。

    闭上眼睛,刘青山咬牙,无论如何也要让白杨跟着自己学!

    练武多年,刘青山堪称地球这边几十亿人里面的顶尖高手,眼光还是有的,白杨一天得过且过却身体素质越来越好,不练武简直就是浪费,不是为了白杨的‘孝敬’,纯粹是不想看到这么一块美玉就这么废了,很多人想找一个名师指点,但好师傅也想遇到好徒弟啊。

    想到这里,刘青山鬼魅一样跨过十多米距离来到白杨身前,一把捏住他的脖子一按。

    噗通,白杨直觉浑身一麻,就跪在了刘青山面前。

    “拜……”

    “再拜……”

    “三拜……”

    刘青山连话都没有来得及让白杨说,按着他的脑袋冲着自己拜了三拜,然后眉开眼笑的说:

    “礼成,小子,现在你就是我徒弟了,不管你承认不承认都晚了,欺师灭祖的事情你如果不怕被天打雷劈的话你尽管做,现在我是你师傅,教训你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教你的东西你要是完不成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我?有你这样的吗?有强买强卖的,我就没见过强行收徒的,我是拒绝的啊啊??!

    白杨瘫坐在地上心中那叫一个无语。

    如果不是顾及自己的秘密被泄漏,你刘青山能抓到我?现在这事儿整得,白杨欲哭无泪哇。

    “现在,你跟我来,马上开始,从基本功开始教你,你可以不跟来,如果你跑得了的话”

    刘青山背着手在前面走。

    白杨起身,拔腿就跑,谁有空跟你瞎扯,我和我家小猫啪啪啪多好玩?等我跑到屋子里,避开你的视线我就闪人了,你尽管找去,想破脑袋你都想不到我藏哪儿了!白杨边跑边在心中嘀咕。

    然而想法是美好的,事实是残酷的,他还没跑出两米,脖子就被刘青山提鸡仔一样提了起来,浑身酸麻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

    “跑?你跑得了吗?今天你先给我站三个小时马步再说!”

    刘青山冷笑道。

    “碰瓷的,你再这样我翻脸了啊”

    白杨咬牙切齿的说。

    “你翻脸一个给我看看?”

    刘青山不屑。

    我……我特么回地球这边没带枪啊,要不然马上指着刘青山的脑袋看你放不放!

    白杨欲哭无泪,被刘青山提到了自己的别墅院子里一把丢地上。

    “站起来,马步懂吧?”

    刘青山背着手盯着白杨说。

    “哎呀哎呀,我浑身都痛,起不来了,我要死了,你赔钱,没二十万我起不来”

    白杨在地上打滚装无赖。

    “嘿,起不来是吧,碰瓷是吧?”

    刘青山鄙视,脚尖轻轻在白杨‘尾巴跟’的地方一点,白杨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你干嘛?还真动手啊”

    白杨边跳边瞪眼道。

    “马步,现在,赶紧的,如果不想多吃苦头你尽管给我瞎扯!”

    刘青山冷笑道,你就是块烂泥我也给你扶墙上去!

    这他娘的什么事儿啊,刘青山你狠,你给我记住,学武是吧?等我把你的东西掏空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白杨心中发狠,不情不愿的开始蹲马步……

    (白杨是拒绝的,嗯,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