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你分红里扣?别闹了,空手套白狼的把戏你真当我是傻子?

    哑然一笑,苏溪水并未感到意外,看着白杨不说话。

    白杨耸耸肩,怎么滴,我就不干,你咬我??!

    那边熊大等人一脸古怪,搞什么鬼,老板他们在说什么?

    白杨和苏溪水两人对视了足足一分钟左右,苏溪水笑道:

    “借一步说话如何?”

    “可以”

    白杨无所谓,几百号人对砍的画面老子都见识过,我还怕了你个小妞?

    健身房就有休闲区域,叫人送来两杯香茶,让人离开后,苏溪水打量着白杨笑道:

    “你不怕我?”

    “我为什么要怕你?”

    白杨一脸奇怪。

    “我需要你手中草还丹的原浆”

    苏溪水看着白杨的眼睛说。

    这话题转移够快的,一般人估计跟不上节奏。

    “了解,不过你确定是你想要……?”

    白杨看着苏溪水一脸玩味的说,把‘你’这个字咬得很重。

    “是我想要”

    苏溪水目光平静的看着白杨点头。

    可惜,虽然你的演技一般心理学大师都看不出来,但却逃不过爷们的火眼金睛!

    “没有问题,刘青山你应该不陌生吧?我卖给他的是五百万一毫升,一坛草还丹的原浆大概是两千毫升,四舍五入就算两千毫升好了,一坛就是一亿,一手钱一手货,钱货两清,概不赊欠”

    白杨看着对方笑道。

    “好,什么时候可以交易?”

    苏溪水一口答应下来。

    “我回到S市后联系你”

    白杨想了想说。

    “那就这么说定了”

    苏溪水说完直接站起来,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去。

    “你还没说你要多少呢”

    白杨无语道。

    “一坛,先试下效果”

    苏溪水头也不回的说。

    呵……

    白杨无声的笑了笑,该来的始终会来,不过还好,情况不算太糟,都不是傻子,懂得分寸,不错,我就喜欢按规矩办事的人。

    一次无声的试探就这样结束,看似简单的对话,实则暗中不知道交锋了几次!

    严格的说起来,其实并不是苏溪水在和白杨谈话,他俩说话的时候,苏溪水背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给他出谋划策。

    如今白杨的大脑得到开慧果的二次开发,五感接收的信息经过大脑精确处理,可以说是洞察秋毫,苏溪水齐耳短发遮挡下的耳朵里面微型耳机以为白杨不知道?甚至里面的人怎么指点苏溪水谈话白杨都听得清清楚楚!

    苏溪水离开后,径直来到了位于下面一层的一间会议室中。

    在这里,有上百人在忙碌,各种仪器看得人眼晕。

    她来到一个身穿军装的中年人跟前,敬了个军礼道:

    “报告,苏溪水回来复命”

    “小苏幸苦了,下去吧”

    军装中年人摆摆手笑道,什么都没说。

    “是”

    苏溪水转身离去,自始自终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随后军装中年人点了点桌子,顿时一二十人就围了过来。

    “你们怎么看”?

    他问道。

    一个带着眼镜头发花白的老人看向军装中年人沉吟道:

    “白杨此人,警觉性很高,而且已经大概猜到了我们,但却并不想和我们接触”

    说话的老人或许名声不显,走在大街上没有人认识,但在心理学这个领域里面,却是绝对的权威之一。

    “嗯,有什么建议没有”?

    军装中年人点头道。

    “因为怕引起他的反感,我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去调查他,但从现在已经掌握的情况分析,草还丹的原浆确实能极大的改善人的体质,刘青山刘老就是最好的证明,而这种原浆,目前只有白杨手中才有,经过化验分析,虽然我们已经得到了具体的份子结构,但却无法进行合成复制,也就是说,除了白杨之外,目前无法在其他地方得到这种东西”

    一个身穿黑西装的中年人看了看手中的一张纸说道。

    “嗯,继续”

    军装中年人点头道。

    “从白杨此人平时的作风分析,他是一个喜欢自由的人,不喜欢受到任何约束,但也是一个极度聪明的人”

    依旧是之前那头发花白的老人开口,不过说到这里他就闭口不言了。

    军装中年人沉吟片刻,点点头道:

    “我明白了,传我命令,以后不要有任何针对白杨的调查,不要以任何形式去打扰他的正常生活,鉴于这孩子喜欢玩闹的性格,通知相关部门,差不多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必要的时候可以给他提供帮助,等小苏拿到东西就开始对挑选出来的第一批一百人进行实验,就这样,散了吧”。

    “是”

    一群人站起来回答,然后迅速收拾东西。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猴精猴精的,这小子,转钱眼里面去了”

    军装中年人笑着摇头自语。

    不久后这个屋子里的人就收拾好东西离开,甚至除了他们中的人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来过!哪怕唐十六家的人也不知道……

    “老板,你们在里面……嘿嘿……”

    白杨从休息室出来,熊大他们围上来一个个挤眉弄眼看着白杨嘿嘿直笑。

    “混蛋,睡觉,明天一早得回去了”

    白杨没好气道。

    都一帮什么人啊,见到个女的就往哪方面想,我是那样的人吗?

    “老板……”

    熊大用眼神示意其他人别说话,然后看着白杨欲言又止。

    “有屁就放”

    白杨撇撇嘴说。

    “那个女人不简单,老板要小心”

    熊大皱眉道。

    “这还用你说?早看出来了,得,这些事情你们别操心,我知道分寸,还有事儿吗”?

    白杨翻了个白眼说。

    等你们提醒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没事了,最后,如果老板有什么需要的话,兄弟们还是能帮上些忙的”

    熊大这句话说得很认真。

    白杨稍微一愣,无声笑了笑,难得,这帮家伙居然开始接受自己了,估计他们已经猜到了一些苏溪水的来历,能说出这样的话,本身就代表一种态度。

    伸手在熊大胸口锤了一下,白杨什么都没说转身摆摆手离开。

    “老板到底是啥意思啊”?

    朱游挠挠头道。

    “自己想去,走,睡觉,一万六一晚啊,可得享受享受,不知道睡一觉能不能成仙”

    熊大没好气道。

    回到自己的房间,白杨洗漱一番就准备睡觉。

    苏溪水的事情他并未太过放在心上,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还是很守规矩的,没有乱来,这点白杨很满意。

    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情况多好,如果搞成那种紧张的局面,白杨估计就要失望了,而他一旦失望,损失的不会是他!

    刚睡下,床头的电话响了,白杨拿起问:

    “谁???”

    “您好,请问你需要特殊服务吗?如果需要,我们将为你提供全方位的服务,包你满意”

    电话对面来了这么一句。

    我勒个去,传说中的事情是真的啊,白杨眼睛一亮,回答道:

    “没兴趣!”

    啪,电话挂了,顺带他还把电话线给扯了……

    你没兴趣眼睛亮个毛线?

    第二天白杨神清气爽醒来,一看时间,我去,都已经早上十一点了。

    都怪这床太舒服,绝对不是我贪睡,嗯,一定是这样的。

    直接让人送餐到房间,饱餐一顿,找到熊大他们准备启程返回S市。

    到楼下的时候,白胖子唐十六居然早就等在这里了,看到白杨第一时间上来笑道:

    “白哥这是要回去了吗?”

    “我倒是想在你家这儿常住下来,不过你估计得哭死”

    白杨笑道。

    “哪儿能啊,求都求不来的好事”

    唐十六拍胸脯说道。

    没功夫和他瞎扯,白杨说:

    “行了,我就先走了,有时间到S市来找我玩,对了,其他人呢?”

    “其他人一早就走了,都是大忙人,白哥放心,有机会我一定去找你玩”

    唐十六笑道,同时将一张黑色卡片递给白杨。

    “这是什么”?

    白杨拿着卡片不解的问。

    “贵宾卡,拿着这张贵宾卡,白哥在我们唐家任何产业消费都能享受八折优惠,甚至你有任何困难都可以打上面的电话,只要在国内,任何地方都有人为你服务”

    唐十六解释道。

    我去,这么牛,胖子你可以啊,白杨拍着唐十六的肩膀说。

    “行,那我收下了,你忙,我就不打扰你了”

    “等等白哥,你的车我已经让4S店连夜给你修好了,就停在外面,另外要不我再叫两个车送送你们”?

    唐十六看了白杨身后的熊大他们一眼说。

    “那多不好意思”?

    “举手之劳而已……”

    这胖子有意思,白杨心头嘀咕。

    两个小时后,白杨和熊大他们回到S市,各自分开,回到自己租住的别墅,从‘那边’搬了一坛百果酿过来,正想打苏溪水的电话让她过来拿,结果一拍脑门,我去,忘留联系方式了……

    打电话给宋一道,辗转一番总算是拿到了苏溪水的电话,打通后白杨问:

    “你在哪儿?”

    “我就在你租住的别墅门口”

    对面的苏溪水回答。

    白杨:“……”

    拉开窗帘一看,别墅门口停着一辆吉普,苏溪水正冲着他招手……

    (这一章写得超级超级超级纠结,从中午直到现在,来回删改了六次!要考虑的东西太多,‘大环境’下很多东西不敢写,而且涉及到某些方面稍不注意就容易崩,纠纠结结,最终弄出这章,内心还是很忐忑,最后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