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桌子人举起酒瓶‘干杯’,是真干,咕嘟咕嘟就是一瓶,跟和啤酒似的。

    白杨和宋一道就喝了一丢丢就放了下来。

    “白老弟,这种酒,我们在场的人都知道好处,比市面上所谓的保健酒好了百倍以上,火爆是肯定的……”

    吴乐看向白杨笑道。

    “别废话,说重点”

    那边苏溪水打断吴乐的话撇嘴道。

    笑了笑,吴乐继续看着白杨说:

    “意思是,我们在场的人,其实都占了白老弟的便宜,但也不能让你吃亏,你只负责源头,其他的一切你都不用操心,生产销售包装以及以后的广告甚至有可能出现的一应麻烦,我们来解决,你只等收钱就可以了,如何?”

    “行,就麻烦各位了”

    白杨耸耸肩笑道。

    “你是大股东,安排一个人来主管一切,我们不插手,如果有麻烦,让他通知我们一声”

    那边苏溪水看着白杨说道。

    “好”

    白杨再次笑道,他正想说这事儿呢,没想到苏溪水先提出来了。

    这必定是一笔庞大的生意,虽然白杨大大咧咧,但如果不找一个可靠的人看着,恐怕自己被坑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苏溪水开口,其他人全都闭嘴,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来,继续喝”

    三言两语正事谈完,接下来就轻松了,吃吃喝喝其乐融融。

    白杨这样算是和他们都认识了,但要说融入他们这个圈子纯粹是扯淡,本身就没有资格。

    但反过来,这里的所有人都没有得到白杨的认可,大家好好玩什么都好说,要是起什么别样的心思,谁管你是哪一只?

    一个个都是酒桶,二百五十毫升装的草还丹,到最后苏溪水一个人就干掉了九瓶,喝得最少的刘世杰都喝了四瓶!

    这一顿下来,三四十瓶草还丹就交代了,四舍五入每瓶三十万算,一千多万没了。

    唐十六估计是崩溃的,请一顿饭一千多万就这样没了,多来几次再大的家业也不是这么造的……

    不过转而一想这家伙还是赚了,和这帮人扯上关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钱而已,比起这层关系来不值一提!

    一个个喝了那么多,草还丹的好处就真正的体现出来了,尽管醉酒的感觉不会少,但没有人出现呕吐的现象,一个个脸红脖子粗,但眼睛却很亮,越发精神!

    百果酿本身就有极大改善体质的效果,草还丹虽然是稀释了很多倍的产物,但效果依旧是有的,只是没有百果酿那么大而已。

    喝再多都不但不上头,还越喝越精神,更是能改善体质,这才是草还丹逆天的地方,想不火爆都不可能!

    只是那价格真心坑爹了点……

    “差不多了,都散了吧,白杨有时间吗?我们聊聊”

    苏溪水红着脸放下再次空了一瓶的草还丹,很爷们的一抹嘴巴看着白杨说道。

    “我正好没事”

    一瓶都没有喝完的白杨点点头道。

    他喵的,这女人喝了那么多喝哪儿去了?肚子不见鼓起来,难不成都喝到那大胸/脯里去了?

    你那是驼峰???

    宋一道拍了拍白杨的肩膀,用眼神示意白杨等下说话注意点。

    白杨耸耸肩,这还用你说?

    一身迷彩服的苏溪水站起来迈开大长腿走在前面,白杨跟上离开包间。

    其他人表情古怪的对视一眼,没说什么,不一会儿各自散了。

    这会儿都晚上十点过了,也别走了,就在这酒店住下。

    白杨跟在苏溪水身后,尽管苏溪水穿着宽松的迷彩服,但他也跟根据对方的背影在脑海中勾勒出具体的形体!

    啧啧,那长腿,那腰身,这个女人就是个‘葫芦’形状的!

    “好看吗”?

    苏溪水突然转身看着白杨戏谑道。

    “额……还行,就是看不清”

    白杨耸耸肩,一点都不觉得尴尬。

    “想不想看清楚点?甚至摸一摸?”

    苏溪水眼睛一眯笑道,那一口白牙,怎么看都有点渗人!

    “不用不用,那多不好意思”

    白杨顿时就苦/逼了,我就是多看了你两眼背影,又不会怀孕,而且还啥都没看到,你这女人怎么就这么大的火气呢?话说你喝那么多还走得四平八稳不说,那么高的警觉性你说你到底是何方妖孽?

    苏溪水转身,径直走向健身室的大门,推开转头对白杨说:

    “进来”!

    卧槽,玩真的?

    白杨冷汗都下来了。

    “不要了吧?”

    白杨苦笑。

    “进来!你知道为什么吴乐他们都怕我吗!”

    苏溪水冷笑道。

    “为什么”?

    “因为从我五岁起,他们就一直被我打到大”!

    “……”

    这特么就是一只咬人的胭脂虎,难怪那帮家伙看到她跟孙子似的大气不敢坑一声。

    “咦?”

    这会儿苏溪水眉毛一挑,丢下白杨进入了健身房。

    搞什么灰机?

    白杨挠挠头跟上,进入健身房后,就看到苏溪水抱着手一脸凝重的看着前面。

    那边,熊大等人一个个就穿着背心露出一身腱子肉在挥汗如雨的锻炼,各种健身器材弄得咣当咣当作响。

    尤其是熊大,一个沙袋被他用拳头打得砰砰作响晃来晃去。

    “你们吃了吗?”

    白杨率先打招呼,自己吃吃喝喝也得过问一下他们不是。

    “我们吃过了,没事来这里消食,老板事情办完了?”

    朱游一只手在做俯卧撑,还有力气抬头看着白杨说话。

    “老板,这是你在哪儿弄来的妹子?看上去挺野的”

    熊大砰一拳砸开沙袋,看了一眼苏溪水后冲白杨挤眉弄眼的说道。

    白杨心道要遭,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见苏溪水冲他摆摆手,走向熊大说道:

    “有点意思,过来练练!”

    “……”

    健身室里的一帮人动作定格,看向白杨一脸懵圈,老板,这什么情况?

    白杨耸耸肩不说话,意思是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练练就练练,不过你确定”?

    熊大咧嘴歪了歪脖子看着苏溪水戏谑道。

    “那什么,点到即止啊,别打出个好歹来”

    白杨在边上起哄。

    “老板,我有分寸”

    熊大笑道。

    “找死!”

    苏溪水冷笑,伸手一扯,身上的迷彩服嘶啦一声就被直接扯烂丢到一边。

    卧槽,这女人……

    白杨瞪眼,这得多大的手劲?

    不过,那身材真的没得说啊,一身紧身黑色背心的苏溪水,腰身盈盈一握不说,从侧面看,鼓鼓囊囊的胸脯恐怕得有D,而且一点都不下垂,嗯,放心奶……

    苏溪水站好,冲着熊大勾了勾手指。

    “嘿……”

    熊大咧嘴一笑,我这爆脾气,浑身肌肉一鼓,如同一头发狂的牛一样冲向苏溪水,沙包大的拳头轰向了苏溪水的脑袋。

    砰!

    苏溪水直接一个高抬腿,右腿笔直踢在了熊大的拳头上。

    一声闷响过后,苏溪水直接飞了出去几米远,蹬蹬蹬后退十多步才站稳,右脚在抖,惊骇的看着熊大。

    “……”

    高下立判!

    “还玩吗?”

    熊大耸耸肩说道。

    白杨咧嘴,还以为苏溪水多么牛叉呢,就这点本事?

    “再来!”

    苏溪水目光凝重的冷哼,身躯如同狸猫一样弓起,踩着古怪的步伐冲向熊大。

    “小心了”!

    熊大闷咧嘴一笑,一个前冲,一腿踢出,居然都踢出了点呼呼的风声!

    “来得好”

    苏溪水一个翻滚躲过,出现在熊大身后,身躯弹起,胳膊肘就向着熊大的后脑勺击了下去!

    砰!

    熊大头也不回,一拳后摆,直接将苏溪水又打飞了出去。

    “小妞,你不行,换个地方,你这样的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熊大转身看着苏溪水不屑道。

    “哼!”

    苏溪水咬牙冷哼一声,不打了,走向白杨。

    熊大等人对视一眼,耸耸肩一脸无趣的表情。

    这就不打了?白杨顿时觉得无聊,雷声大雨点小……

    老实说,白杨真心不觉得怎么样,见过‘那边’的战斗,他们这也太LOW了点,估计戈多村的随便一个成年村民都能碾压他们,一个个能跳四五米高就问你怕不怕!

    看着苏溪水走向自己,白杨眉毛一挑不说话,意思是咋滴,你还想动手不成?问问我的我的手下再说!

    “现在轮到你了”

    苏溪水站在白杨两米开外沉声道。

    “我不跟你打,要打你找他们”

    白杨还不想死,一指熊大他们说。

    “你……,两个选择,一,你让我打一顿,断骨头那种,二,你给我提供草还丹的原浆,价格按照你卖给刘老的来,之前的事情就算揭过了,自己选”

    苏溪水嘴角抽搐有些尴尬的盯着白杨说道。

    丢脸丢大了,这个白杨,哪儿找的一帮怪物?

    切,我以为是什么事儿呢,白杨撇嘴。

    他如今多聪明,苏溪水一开口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之前看她的事情纯粹就是借口,这小妞的目标是百果酿!

    以她‘大姐头’的身份,白杨毫不怀疑她能知道百果酿的事情!

    “可以,不过,你有钱吗”?

    白杨眯着眼睛笑道。

    “从我的分红里面扣如何”?

    苏溪水皱眉道。

    “不行”

    白杨一口回绝,公是公私是私,不能乱套了,这是单独的交易,不能混为一谈……

    (求月票推荐票收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