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会儿单独聊聊”

    苏溪水看着白杨笑道。

    就这一句话,周围的气氛莫名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然后其他人的目光都古怪的看了白杨一眼,随即一个个若无其事的该干嘛干嘛。

    啧,这妹子想干嘛?第一次见面好吧,你这样我会很不好意思的……

    “好啊”

    白杨无所谓的点头答应下来,看你个小妞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我家小猫那么能打还不是被我压在身下……咳咳……,你个小妞还能上天咋滴?

    在场的都是人精,这会儿一个个脑袋跟跑车马达一样转啊转,就是想不到苏溪水找白杨要干嘛,别出这样的难题好吗?

    苏溪水这样的女人绝对不会莫名其妙的找某个不认识的人谈话,可既然话已经说出口了,就必定是有事情,而到了他们这个层次,任何一句话都有可能是在释放某种信号,一不小心就会影响到很多方方面面,所以了,他喵的好想知道啊……

    “苏姐,还有各位大少,要不我们移步餐厅”?

    唐十六这个白胖子在边上小心翼翼的开口。

    虽然他已经是个很牛很牛的有钱胖子了,但在这里的没有一个他惹得起的,唉,人生的悲哀就是自己很牛叉了但却有一堆比自己更牛叉的人。

    “走吧,正好吃点东西”

    苏溪水当即站起来说道。

    这就是个行动派,而且估计在任何地方都是带头人,看看,她到这儿来就没有其他人什么事儿了,完全占据主导!

    白杨对这个苏溪水有点兴趣了,但不是男女之间那种兴趣,纯粹是对这个人很好奇,到底是因为什么,这帮原本应该是无法无天的主都怕她呢?

    按道理来说,不管你身份背景再怎么样你也就一娘们,大老爷们怕你个求,可偏偏一个个都怕,白杨抓心挠肝以他如今的脑袋都想不明白。

    一群人移驾……额,来到豪华餐厅,苏溪水上主位,大马金刀的坐下,其他人相继落座。

    这是一个屁股决定脑袋的国家,虽然都是一帮年轻人,但规矩不能坏,苏溪水左手边是吴乐,其次是刘世杰,然后是赵国威和廖兵,右手边是张世芳,接着是宋一道,然后是唐十六,最后一个是白杨……

    “嘿……,有点意思”

    白杨心中嘀咕,并未在意,吃个饭而已,一帮二代三代还玩这些道道,累不累啊。

    接着唐十六安排上菜,估计是早有准备,各种菜肴流水线一样上来,每个人身边都站着一个漂亮女服务员随时恭候。

    “你们别管我,我知道你们这帮家伙,想叫个妞作陪就叫个妞,当我不存在”

    苏溪水看着一帮大老爷们笑道。

    “噗……”

    白杨差点喷了,你说你一个女的要不要这么彪悍?

    “咳……,今天就吃饭,说其他的”

    吴乐说道,递给唐十六一个眼神。

    秒懂,唐十六挥手让服务员下去,完了他就当自己是一只狗,不说话不吭声当自己是透明的。

    “有菜岂能没酒,上酒”

    苏溪水一拍桌子很爷们的说道。

    “大家要喝点什么酒?只要是这个世界上有的酒,这里几乎都有”

    唐十六开口道。

    你吹牛不打草稿,有本事整两坛百果酿来啊,白杨心头鄙视。

    “就‘草还丹’吧?!?br />
    苏溪水笑道。

    在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白杨敏锐的发现那妞的目光在自己身上轻飘飘的那么扫过……

    “也好,就听苏姐的,草还丹”

    吴乐看向唐十六说道。

    “好,稍等”

    唐十六点头,然后去吩咐人上酒。

    这白胖子一脸肉疼是什么意思?白杨不懂了。

    “我们换个位置”

    宋一道对身边的唐十六说道,然后坐在了白杨身边。

    “什么情况”?

    白杨问换过来的宋一道。

    “这胖子要吐血了,我们的‘草还丹’,二百五十毫升装一瓶,瓶子都是专门定制的玉瓶,你估计还不知道这种酒的定价多少吧”?

    宋一道神秘兮兮的给白杨说道。

    “快放”

    白杨撇嘴,你这儿还跟我玩什么欲言又止啊。

    “没劲了吧你这人,草还丹,我定的价,二百五十毫升装一瓶,市面统/一销售价二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你知道这胖子为什么肉疼了吧?我们这一桌子至少得喝他几十瓶,光喝酒这小一千万估计一顿饭就没了”

    宋一道咧嘴道。

    “你狠,话说那么高的价格确定卖得出去”?

    白杨无语道。

    近三十万一瓶,这是要疯,还那么一丢丢,有几个人舍得喝?

    “我们走的是顶级的高端路线,就不是普通人喝的,爱买不买”

    宋一道无所谓的说。

    妈蛋,都一帮疯子,那只是稀释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百果酿,要不要这么恨?

    酒很快上来,光看包装/逼/格就突破天际,高级货不解释。

    外包装是红木盒子,就草还丹酒四个正楷字,其他一切介绍都没有,里面有一章小小的木质卡片,标注着一些基本介绍,度数,厂家,批号,还有一个二维码防伪,除此之外没了,够简单的。

    然后是那装酒的瓶子,真的是玉瓶,白玉的,样子跟观音菩萨手中那个差不多……

    “你得多无聊才会搞成这个样子?随便弄个玻璃瓶得了呗”

    白杨拿着一瓶草还丹无语的对宋一道说。

    “不搞成这样怎么能体现出草还丹的逼/格?怎么好意思上某些人的桌子?怎么好意思定那么高的价格”?

    宋一道鄙视的看着白杨说。

    毛线,当初我还用矿泉水瓶卖百果酿呢,五百万一百毫升那种你爷爷还不屁颠屁颠的上门送钱?

    “你俩嘀咕什么呢?喝酒啊”

    吴乐在边上提醒。

    那边苏溪水已经自顾自的打开一瓶草还丹就那么咕嘟咕嘟的往嘴里灌了。

    这女的,你要不要这么爷们?

    白杨心中汗一个,卡片上标注着四十八度的草还丹,就这样喝真的没事吗?

    其他人和苏溪水一个德性,全都打开自顾自的对着瓶子吹,急不可耐的样子,话说这是应该是白酒吧?不是啤酒啊,你们这样喝是要闹哪样?

    看着边上的宋一道也喝上了,白杨也打开手中的这瓶。

    对着瓶子往里面一看,酒液只有一点点淡淡的绿意,还有一丢丢百果酿的清香,不注意还闻不出来。

    就这破玩意你卖近三十万一瓶,坑爹呢这是?

    对着瓶子喝了一小口,白杨差点吐了,虽然这酒一点都没有一般白酒那种刺激味蕾的感觉,很柔滑,喝在嘴里清香四溢,可问题是白杨喝惯了百果酿,这稀释过后的玩意根本没法入口!

    喝一小口白杨就放下不喝了,吃菜,那么多美味菜肴不吃浪费了。

    “爽,喝过那么多酒,如今看来都是马尿”

    那边,喝空了一瓶草还丹的苏溪水很爷们的打了个酒嗝丢开瓶子闭着眼睛回味道。

    “是啊,如今除了这种酒,其他的都没法入口了”

    吴乐一脸微红,但却无比享受的说道。

    “这种酒如今就生产了十万瓶,有三万瓶都被这帮家伙拿走了,不知道上了哪些人的酒柜”

    宋一道在白杨身边小声嘀咕道。

    白杨眉毛一挑看了宋一道一眼,意思不言而喻,他们喝的都是垃圾,嘎嘎……

    “今天是这种酒上市的第一天,说说销量吧”

    白杨看着一桌子人主动提出这茬说道。

    吴乐放下酒瓶,掏出手机看了几眼,然后说道:

    “到目前为止,尽管这种酒放在了各大商场最显眼的位置,但从反馈回来的信息看,截至到十分钟前,一共只卖出去了九瓶”

    “不错,比预期的要好”

    赵国威一瓶草还丹灌下去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伸手又去开第二瓶。

    一帮酒鬼,就这还不错?白杨之无语。

    “我们目前没有打任何广告,就摆在那里,加上价格太高,又没有知名度,有人买就不错了,不过话说回来,等买酒的人体验到好处之后,口碑出去了,销量必定呈现爆发式的增长”

    张世芳开口笑道。

    “我只能说,这种酒命名为草还丹,名不虚传”

    白胖子刘世杰红着脸说。

    “如果不是他们体会到了这种酒的好处,岂会和我们玩?岂会一下子拿走那么多”?

    宋一道在白杨边上小声提醒。

    这有个屁的效果,喝下去不够我超频考虑一分钟事情的……

    白杨耸耸肩没说什么。

    此时宋一道站起来,也不知道哪儿弄出一个公文包,抽出一摞纸,看了看一人递了一份说:

    “既然都聚在一起了,大家看看合适不合适,如果合适的话就签了吧”

    白杨也有一份,拿起了一看,原来是股权分配合同,上面明确的标明了自己占据草还丹酒业股权的百分之七十五,比预想中的要高,其次是苏溪水,单独就占据了百分之十,然后是吴乐,占据百分之五,其他部分其余人平分!

    这是只有他们才能看到的内部分配方案,真正的文案这些人估计是不会用自己的名字签的。

    那边苏溪水看都不看一眼,唰唰唰的签下自己的大名。

    其他人看到苏溪水都签了,也都默不作声的签下了名字。

    如此,股权就这么定下了。

    “合作愉快”

    苏溪水端起打开的第二瓶百果酿说道。

    “合作愉快”

    一桌子人附和。

    唐十六一脸苦逼,我也想和你们玩啊……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