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其他人都是天南地北的不可能那么快到,白杨和唐十六吴乐聊天打屁,喝茶灌了一肚子‘极品饮料’其他人还是没来,于是提出想要休息一下。

    来到唐十六让人安排的豪华房间,没心情看这里的装饰,白杨跑洗手间去就消失不见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当然不是累了想要睡觉,而是要过‘那边’去看一眼。

    红岩山上一切正常,后面迷河林来的几千人驱赶戴带着‘项圈’的匪徒到后山去挖石头,叮叮当当漫山遍野好不热闹。

    蓝欣回德阳镇去给白杨‘搬家’还没回来,毕竟要忙的事情挺多。

    倒是陈青云先一步来到了红岩山,白杨猜这家伙是想离开德阳镇那个‘伤心之地’。

    白杨过去的时候陈青云正在给赵石他们上课,一个个听得很认真,反正陈青云是懵圈的,但凡是他讲过的东西赵石等人听一遍看一遍就能牢牢的记在脑海,忘都忘不掉,无论他怎么提问赵石他们都能轻松回答,从而让陈青云开始怀疑人生,读书真的那么简单吗……?

    小猫也在和他们一起听课,白杨没打扰,看一眼离开。

    牛健蓝霜他们一帮人都是练武狂,没事的时候一刻都不停下自己前进的脚步,可劲的发/泄自己的精力。

    没自己什么事儿,白杨逛了一圈,逗趣了一会儿已经长成土狗大小的小狼,然后又闪身跑了回来。

    刚从洗手间出来,白杨就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自己休息的房间到处乱瞄。

    “嘿,小子你干嘛呢”

    白杨当即大声来了一嗓子。

    一身休闲打扮的宋一道浑身一抖,转身看着白杨拍拍胸口翻白眼无语道:

    “你神经病啊,吓我一跳,多大的人了还玩这个,要不是我属于胆大的那种得被你吓出个好歹来”

    “我说你跑我房间来干什么?说,你有什么企图,犯罪动机呢”?

    白杨无聊的给他瞎扯。

    “我有个蛋/蛋的企图,这不听说了皮卡暴君的事迹,过来后的第一时间就想要瞻仰一下风采嘛……话说你是掉茅坑了还是在里面打灰机,我来房间都半个小时了你才出来”

    宋一道撇撇嘴,然后上下打量白杨好奇问。

    “我在里面睡着了要你管?对了,其他人呢”?

    白杨瞎扯了一句转移话题。

    “这会儿除了我之外来了两个,正在和吴少聊天,还有两个在路上,大概一个小时后到,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还在飞机上,从京城那边过来,最多两个小时就到了”

    宋一道噼里啪啦的说道。

    “合着你一共找了一二三四五六个股东”?

    白杨咧嘴问。

    “对,加上我和你就是天龙八部了!”

    宋一道就不会好好说话……

    “给我说说,都什么来头”

    白杨不和他瞎扯,点点头问。

    “首先说那个吴少,红三你懂吧?他爷爷如今还健在,硕果仅存的几位之一了,能量大得惊人,这会儿和吴少聊天的两个,家里都是部/队上的,总之很牛就是了,快到的两个,其中一个是本省现任老大的孙子,另一个家里是做生意的,根在国内,但大部分生意在国外,资产上千亿,是美金!”

    宋一道噼里啪啦的解释道,没细说,大概让白杨了解一下就够了,毕竟白杨还不是他们那个圈子的人,说多了犯忌讳。

    “啧,你这人脉够牛的”

    白杨撇嘴道,不以为意。

    “我有屁的个人脉,老一辈积攒下来的关系需要维持,正好他们都从某些渠道得到了关于百果酿的事情,亲自实验过,效果没得说,要不然可能和我们玩?说到底我还得感谢你,要不是你的话我也没法和他们这么迅速的拉近关系”

    宋一道难得的认真一次说道。

    “嘿,我信了你的鬼话,什么某些渠道,你小子上门推销的吧?”

    “你不那么精明能死啊,话说你不会怪我吧?”

    宋一道尴尬道。

    “如果是刚认识你那会儿会,但现在不会了”

    白杨耸耸肩说。

    “为什么”?

    “你猜……”

    “你猜我猜不猜……”

    宋一道没好气道。

    “嘿,别给我扯那些没用的,最后一个什么来头你还没说呢”

    白杨再次转移话题。

    “最后一个,也是我们中最牛的一个,我什么都不能说,反正到时候要叫苏姐,知道吗”

    宋一道一脸古怪的说道。

    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没想到最后一个居然是女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居然让宋一道连提一提对方的信息都不敢。

    “现在你可以给我说说那皮卡暴君是怎么回事了吧”?

    这会儿换宋一道转移话题了。

    “就那样呗,王青,听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应该清楚对方,因为……”

    白杨随意敷衍着将过程说了一遍。

    “那孙子活该,仗着家里有俩小钱啥都想插一脚,越活越回去了,如果你不爽的话找个机会把他家拍死得了”

    宋一道说得轻巧。

    看看这说话的语气,官二代和富二代的区别啊,你钱再多也没鸟用,弄死你分分钟的事情。

    “得了吧,罪不至死,再说他也够惨的了”

    白杨耸耸肩说,自己要搞谁好要你们帮忙?

    他俩闲聊片刻,宋一道提议先过去和来了的几人认识一下。

    去就去,白杨就不信谁还能把自己给吃了。

    再次来到之前喝茶的雅间,果然有两个人在和吴乐聊天,虽然两人穿着普通的休闲服,但白杨还是在他们身上感受到了一种血火历练的气息,估计是杀过人狠角色,这种气息白杨很清楚,蓝霜牛健他们身上就有那种气息,心道不愧是军旅世家,就没有草包。

    “哥几个说什么呢”

    宋一道开口打招呼。

    “我们在说皮卡暴君的事情,没有亲自去看到真是遗憾,想来这位就是皮卡暴君白老弟了吧”?

    吴乐没有说话,和他说话的两人中,一个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的寸头青年看向白杨笑道。

    他没起身,但白杨目测对方得有一米八几。

    “闹着玩呢,见笑了”

    白杨轻轻摇头道。

    “这是赵国威,赵少”

    宋一道在边上提醒。

    “别喊什么赵少,我估计比白老弟大,叫我一声赵哥就好”

    赵国威看着白杨爽朗的笑道。

    “赵哥”

    白杨不怯场,伸手叫了一声。

    双方握手,赵国威的手掌很大,给我一种很有力的感觉,且布满了老茧,一看就经常摸家伙的人。

    “真心佩服白老弟,我开坦克也不敢像你那么开,我叫廖兵,叫你一声白老弟不介意吧”?

    赵国威边上的青年冲白杨笑道。

    这个廖兵目测要比赵国威矮一点,但却更魁梧。

    “不介意,廖哥你好”

    白杨看向廖兵伸手笑道。

    几人认识后,吴乐在边上说道:

    “坐下说”

    此时唐十六这个白胖子在边上练习隐身术,一点都不插嘴,显得很懂规矩。

    众人刚坐下,雅间的门开了,两个青年出现在门口。

    一翻寒暄介绍,其中一个身穿笔挺衬衣戴眼镜三十许的青年叫张世芳,就是宋一道口中家里资产上千亿美金的神壕二代,另一个也是个白胖子,吨位比唐十六还大,叫刘世杰,就是本省老大家的孙子,才二十一岁。

    人都到齐,一通天南海北的瞎聊,没有人说正事,白杨明白这是因为最重要的一个人还没有来!

    别看这个雅间不大,但里面的人每一个都是走出去跺跺脚能引发一场局部地震的牛人!

    什么?你说白杨不是牛人?信不信他分分钟叫几千人砍死你!

    在场估计白杨才是最牛的牛人,脚踏两只……额,脚踏两界,就问你怕不怕

    众人正说着话,门开了,顿时包括吴乐在内,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站起来看向门口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苏姐。

    啧,怎么有一种一群耗子见到了母老虎的感觉?用见到猫来形容他们这一群‘耗子’见到那女人的状态都不应景。

    跟着叫了一声苏姐的白杨打量那女人。

    这个女人目测一米七三,年纪应该不大,最多顶天二十三四,一身迷彩服黑皮靴,难掩其火爆的身材,齐耳短发,大眼睛高鼻梁小嘴巴,小脸也就巴掌大小,原本应该是一副软妹的长相,却因为那一双‘杀气腾腾’的眼睛而显得英气勃勃。

    “活脱脱的一只母老虎啊,长相不输给我家小猫,估计很能打,一看就不好惹,绝对没我家小猫乖巧……”

    白杨在心头一通品头论足。

    “小乐,国威,小兵,世芳,世杰,一道,十六,这位是白杨吧?都坐,不用这么客气”

    这女人目光如刀子一样巡视一圈如同大姐头一样说道。

    好大的气场,一来就压住了一帮大老爷们,你们倒是雄起啊。

    “这位是白杨吧?从一道口中听说过你,封号皮卡暴君,有时间一起飚车,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溪水”

    他们口中的苏姐在众人坐下后专门看着白杨点头道。

    “苏姐好”

    白杨点头笑道。

    夭寿了,哪儿来的霹雳妞,听听这口气,啧啧……谁来收了这只妖孽……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