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青的改装保时捷理论上时速能达到四百二十公里每小时,但他本身就不是什么专业赛车手,别说整个世界,就连全国业余圈子里他都算不上顶尖的。

    再加上此时是下午,沿海大道上车来车往,他要是敢把保时捷开到三百以上保管分分钟作死!

    避让车辆,本身技术就算不上顶尖,王青能将保时捷的速度提升到两百五十公里都算他开挂!

    本身就是节日,沿海大道车辆比平时多了几倍,这会儿王青全程计算下来将时速保持在一百五都有点吃力。

    而白杨却始终都将皮卡车的时速开到快要爆表,尤其是在返航后咬在王青的车子后面,给这家伙造成的心理压力有多大可想而知。

    哪里跑出来的妖孽,劳资简直了……!

    王青咬牙切齿的表情跟媳妇被人上了差不多。

    前面并排两辆车行驶,距离三百多米,王青不得不稍微减速往左边第三条车道开去。

    然而此时白杨的奔驰皮卡再度上来距离他的保时捷一二十米咬死跟随。

    “你牛笔有种你飞过去”

    王青冷笑,不让道。

    两车相继超过去后,王青猛踩油门,保时捷轰鸣,拉开和白杨的距离。

    “前面三公里后就有一个急转弯道,在那个地方碾压你个渣渣”!

    白杨回忆来时的路,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心头自语。

    轰轰轰……

    两车呼啸而去,但凡路上开车的司机和路边的行人都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情况,超跑和皮卡飚车?活久见啊……

    弯道就在前方,王青速度减到一百三准备漂移过去,技术不行,再快会死的,作为有钱的二代,虽然喜欢玩刺激,但他还不至于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然而这个时候后面的白杨皮卡车乘机跟上来了。

    “我看你怎么过去”!

    王青行驶在路中间看了一眼后视镜冷笑道。

    “孙子,不想死就滚开,嘿嘿,老子吓死你”!

    白杨在后面嘎嘎的笑,进入弯道的时候,皮卡如同猛兽一样径直向着王青的保时捷屁股怼了过去!

    在六轮奔驰皮卡面前,王青的保时捷简直就是猛男面前的婴儿,块头差距太大了,如果是在平地上保时捷不动的话,皮卡估计从保时捷身上直接开过去也就颠簸几下的问题,单一个车轮的高度就比保时捷差不了多少……

    “我艹尼玛,疯子”!

    只觉得车屁股一震,砰的一声巨响,车子摇摆不定,王青打方向盘到边上,破口大骂的同时,只能看到皮卡车留给他一个车屁股跑前面去了。

    白杨这是真撞??!

    “哼,最高时速只有一百六而已,老子一脚油门就能超过你”!

    王青咬牙切齿,一踩油门,马达轰鸣,保时捷呼啸冲去。

    “孙子,想超车?有种你撞我啊”

    白杨那个开心,之前怼了对方一下,丫灰溜溜让道,被白杨跑前面来了,看到后面的王青想反超,这会儿白杨反过来别他的车。

    老子块头大,你怼我我都不待摇晃一下的,你能耐你飞过去试试!

    皮卡走之字形,风/骚的在路上避让车辆的同时还将王青的保时捷压得死死的,稍微撇一眼后视镜白杨都能根据保时捷的轨迹判断出他想走哪边!

    只要白杨愿意,都能以这样的方式一直到达终点。

    然而这不是白杨的风格,要赢就要赢得你找妈妈,赢得你从此对赛车失去信心,赢得你特么以后看到车子就有心理阴影!

    如此压着保时捷行驶了三十公里后,进入了拐来拐去的下坡路。

    “我……”

    王青被压制的满心火大,然而进入下坡弯道后他直接震惊懵逼了,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前方的破皮卡那是什么姿势?不减速找死一样横冲直撞不说,过弯道特么随时都会车毁人亡啊,一边的三个轮子每一次过弯道的时候都会离地几十厘米甚至一米以上,随时都会翻车但特么就是不翻!

    过了弯道皮卡砰一声砸地上然后继续轰鸣离去!

    “这是人能干得出来的事情”?

    王青直接开始怀疑人生了。

    这会儿他忘了比赛的事情,跟在白杨身后不为赢白杨,只为看他什么时候车毁人亡!

    “什么是极限运动?这才是极限运动!赛车?谁能做出我这种风/骚的动作来?嘿嘿,现在再来一个更刺激的,吓死你个孙子,老子要开挂了!”

    白杨瞄了一眼后视镜嘎嘎的笑。

    再前面一个弯道后,下面之字形来来回回折叠了起码九个弯道,山体落差有四五十米,在道路两边长着高大的树木。

    “就在此时,让你们一帮渣渣看看什么是牛在天上飞但却不是吹的”!

    白杨玩嗨了,此时双目微眯,眼神中带着一丝丝疯狂,但大脑却在超频计算着无数信息。

    然后,他不别王青的车了,直接开着皮卡撞开护栏,冲出道路,向着落差几十米的山崖冲了出去!

    轰!

    皮卡一个翻滚,凌空飞起,在空中打转,向着下面的山崖翻滚而去。

    老天,这种让人心脏爆炸的事情,直接让上下注意到这一幕的人瞪大眼睛,行人捂住嘴巴瞪大眼睛等待接下来的惨剧,司机直接停车目瞪口呆的看着这注定要车毁人亡的画面。

    吱……

    王青直接刹车停下,打开车门下车,他要看看白杨是怎么死的。

    “狗曰的,你不是牛吗?你不是狂吗?作死啊,继续作死啊,拦都拦不住,还以为多牛呢,还不是失控完蛋了”?

    心头这样想,王青走到路边向下看去。

    就看到奔驰皮卡先是在空中翻滚,然后落到大树树梢上继续翻滚向下,噼里啪啦的声音中树枝折断无数,眼看就要落入最下方的车道轰的一声车毁人亡。

    可下一秒王青瞪大眼睛,心脏都差点停止了跳动,脸色苍白蹬蹬蹬后退了几步!

    那奔驰皮卡玩‘轻功’一样翻滚下山,在树梢上翻滚落下数十米斜坡后,砰一声砸在最下面的路上,窗户玻璃爆碎,然而车里的白杨却伸出手竖起一根中指,皮卡继续沿着远处狂奔而去……

    “这特么见鬼了,不可能……”

    王青眼睛都快瞪爆,不是愚人节啊,老子没有做梦啊,眼睛没花啊。

    “怎么可能,这都没事”?

    “车还在开……”

    “老婆快看上帝……”

    “妈蛋忘录下来了,外星人侵略地球,地球好危险我要回火星……”

    无数见证这一幕的人懵逼,眼球瞪爆,心脏都差点停止了跳动,这不可能,这绝逼不可能!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谁规定从几十米高的山上冲下来就一定会车毁人亡了?只要角度打得好,车子翻滚的时候借助山坡上的植物御力,依旧能安全落地!只是这车估计要废了,哈哈,一帮渣渣土鳖,和我玩赛车?吓不死你,还是回家吃奶去吧……”

    依旧是一只手开车的白杨冷笑道。

    眼中那一丝疯狂隐去,皮卡依旧保持最高速度向着终点狂奔而去。

    山上,王青直接****了,脸色苍白目瞪口呆的看着奔驰皮卡远去,愣了足足三分钟,这才哆哆嗦嗦的掏出一根烟给自己点上,一屁股坐在车头猛吸,被呛得眼泪鼻涕横流都顾不上了。

    “这绝逼是疯子,疯子疯子疯子,老子居然和这样的人比赛,我特么脑袋被门夹了”

    王青浑身都在抖,他无法想象是多么自信多么疯狂的人才能干得出那样的事情来。

    那根本就不是失控的车祸,白杨是故意的!

    十分钟后,烟都抽了半包,王青重新上车,一脸心如死灰的驾驶车辆向着终点而去。

    速度他保持在了每小时三十公里,不敢开快,他脑海中一直回荡着之前那一幕,到这会儿手都在抖!

    终点,熊大几人围在一起嘀嘀咕咕。

    “熊哥,等下我们怎么办”?

    “老板是输定了,不过断手断脚这样的事情我们是不干的,等下别管那么多,先把王青以及他们的人都打一顿,然后我们就走,有种他就来报复我们,有钱的二代?狗屁,敢来直接弄死”

    “熊哥牛笔,熊哥霸气,不如我们干脆直接摸到王青家把他家的人全部都干掉以绝后患”?

    “你****吗?市值百亿公司老总家一家死绝,你是想让我们在这个世界活不下去是吧”?

    熊大没好气道。

    那边趴体已经开始狂欢了,而他们在这里嘀嘀咕咕商量怎么弄人。

    “等等,别说话,狐狸让我看一个东西”

    这会儿熊大摸了摸耳朵里的蓝牙耳机,示意其他人别说话,然后掏出他的大屏手机点开狐狸传过来的一个视频文件。

    视频只有短短的半分钟,正是白杨从山上直接冲出翻滚下山然后竖起一根中指后离去的画面!

    看完后,熊大几人直接懵逼,一个个表情定格跟见鬼一样。

    “原本以为我们已经隐藏够深了,原来老板才是最牛笔的那个”

    朱游吞了口口水说道。

    “其实,我发现,跟着这样的老板也不错,你们觉得呢”?

    熊大艰难的说道。

    “干了”

    其他兄弟伙对视一眼点头。

    很多时候,威逼利诱不一定能收服一个人,当一个人展现出某些需要让人膜拜的方面后,人心自然就靠过来了……

    (刺激不?爽不?汗毛竖起来没有?爽了就给张票票或者打赏一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