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海大道,车来车往,顾名思义,既然沿海,那么这条路上还是一个不错的观光去处。

    这一天在这条路上发生的一幕,注定让很多人终身难忘。

    一辆霸气的六轮奔驰‘拖拉机’,宛如发狂的霸王龙一样,在这条路上堪称违背物理定律的狂奔,马达轰鸣,简直就是怪兽的咆哮!

    恐怕整个世界,从古到今,无论是哪一个开车的,不管车技有多么好多么出神入化,恐怕都不可能开一辆车的时候一直将油门踩到底不松开吧?

    然而这辆六轮奔驰‘拖拉机’做到了。

    不管是超车,下坡,上坡,弯道,这辆车都不曾减速丝毫!

    这他娘的绝逼是急着去见上帝!

    看到这辆车的人震惊过后无不在心中咆哮。

    太惊险了,太刺激了,太霸道了,太高//潮了……

    六轮奔驰皮卡驾驶室,白杨一脚踩在油门上就不曾松开,码针一直指着最高时速的红线简直要爆表。

    饶是这样,白杨依旧是悠闲的一只手开车!

    “前方一三十米处一辆轿车时速五十三公里,一点三秒后超他,根据我的速度角度,风速以及地面的摩擦力,方向盘将右打四十三度角,零点零三秒恢复直线……”

    白杨的脑袋堪比电脑运算,普通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而他的车已经从那辆轿车边上十公分之处呼啸而过!

    吱……

    轿车司机吓得脸色苍白,急踩刹车,在地上留下一道十多米的痕迹,深吸口气平复心情破口大骂。

    “你特么老婆快生了还是赶着去投胎啊,擦……”

    “前面一辆大货,预计三秒后从他右侧超车,根据角度以及车体大小时速风速计算,要以二十五度角去超车,零点四秒后方向盘回转二十七度后零点一秒恢复直线,才能让两车相对的气流将奔驰牢牢的压在地面不至于出现失控……”

    呼……

    奔驰皮卡以一个风/骚的弧线从大货边上狂奔而过……

    “我艹……”

    开大货的哥们是懵逼的,一辆车突然出现在自己前方,自己就差那么一丢丢就撞上了,破口大骂的同时,只能看到前面的皮卡越来越远……

    车上的白杨,将道路前方以视线所及范围内的一切反馈到大脑,经过精密计算,在自己的车子速度保持不变的情况下,通过各种方式‘安全’行驶!

    估计这个时候牛顿的棺材板在跳,白杨你够了,不能踩在物理定律和超自然现象这条线上摇摆不定啊,让我很难做人的!

    王青很悠闲,作为一个‘业余’的顶尖车手,在沿海大道上开着他的保时捷保持着平均时速一百四行驶,同样见车超车,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弧度。

    就一辆破皮卡也想和我赛车?下辈子估计都不可能!

    已经将白杨甩得没影的王青觉得,自己估计在这条路上行驶三倍的距离都要比白杨先到达终点。

    这不只是自己技术的碾压,更是车子性能的碾压。

    赛车之所以跑得快,不只是零部件发动机这些区别于普通的私家车,还有它的结构,能够在高速行驶下不至于被强烈的气流给吹飞。

    皮卡车能跑快是没错,但最高时速也就那样,而且速度快了估计稍不注意就被强烈的气流给顶失控!

    所以王青说要到终点去开趴体庆祝白天断手断脚,这并非一句空话。

    车子行驶了三十多公里,前面几公里后就要进入弯道纵横的山路,轻松超了几辆车的王青准备换挡减速,来个漂移切入前面的弯道。

    可这个时候他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茫然,因为他从后视镜看到后面貌似有一辆熟悉的奔驰皮卡狂奔而来,那姿态,简直就是发狂的霸王龙在追赶猎物。

    眼花了吧?

    王青眨眼,但身后那辆熟悉的车却越来越近了,风骚走位穿行在道路上,距离他的保时捷越来越近。

    “我顶你个肺”!

    无论如何王青都无法想象那辆车上的白杨是怎么驾驶的,这种姿态都没有车毁人亡绝逼是上帝附体了!

    破口大骂一声,王青眼神一冷,一脚油门踩下,向着前方呼啸而去。

    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如果自己还不认真起来的话,今天估计要载!

    “嘿,跑吧,老子这车速度不行,但进入弯道后轻松碾压你个渣渣,有你哭的时候”

    一只手开车的白杨看着前方再度拉开距离的保时捷撇嘴笑道。

    的确,白杨的奔驰皮卡无论如何都不适合比赛,可大脑经过开慧果二次开发的白杨,愣是以他脑袋的恐怖计算能力将皮卡车开出了飞机的效果来。

    自己车身的重量,每一丝震动,前进速度,风速,角度,与其他车子擦身而过会引起的空气对流……

    等等等等,全部都在白杨的计算之中,经过大脑分析后用最正确的方式操作车子,让他在最高时速下依旧还能安全行驶。

    这是简直奇迹,除此之外别无解释。

    此时可以说白杨已经和屁股下面的车子人车合一了,想让车子怎么走就怎么走!

    前方的弯道,王青稍微减速一个飘逸离去。

    “该老子表演了,见证奇迹的时刻即将到来,走你……”

    白杨咧嘴一笑,油门不松,脚下的皮卡向着弯道狂奔而去。

    “根据地形以及风速,必须以三十度角从那个位置切入弯道,右边的两个轮子将离地二十厘米,我本身要向右偏十度角,再打方向盘四十五度角,轻松过弯不至于发生翻车,过弯道后方向盘右打三十度角后零点一秒后反打四十三度角车体恢复正常行驶……”

    轰……

    几乎是脑海中刚刚计算完,车子已经从弯道过去了!

    距离再度和王青拉近。

    第二个上坡弯道,白杨的车身在弯道位置小规模的左右摇摆片刻,轻松过弯,距离再度拉近!

    哪怕是上坡,哪怕是弯道,他的脚依旧踩死油门不曾松开!

    “前面有一辆车过来,预计在下一个弯道相遇,对方时速三十一公里,我将以十二度角进入弯道,借助对方车子的对流轻松过弯,哦,居然是个妹子,希望别吓到你哟”

    白杨脑海中闪过这样的话,方向盘一打,进入弯道,和对面而来的小迷你相隔几公分檫身而过!

    “啊……”

    迷你上传来妹子的一声尖叫,估计吓得不清,安全前行数十米后停下,拍着鼓鼓囊囊的胸脯大骂不止,妈蛋,吓死宝宝了……

    “这他妈是什么鬼啊”

    看着后面越来越近的皮卡车,王青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曰了狗了,不对,是被狗曰了,今天特么见鬼了,那还是人?

    “不急,等返航的时候,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刺激,先熟悉一遍路况再说”

    一只手开车的白杨微笑自语。

    在上坡的弯道路上,白杨始终都保持几百米的距离跟在王青的车后,破皮卡能把改装的跑车咬这么紧,王青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上坡之后是下坡,有了坡度加成,白杨开得更加游刃有余了。

    老实说,这种堪称超频一样的使用大脑,掌控一切的感觉真的是太爽了,细致入微,任何一丝细节都逃不过自己的感官和计算,甚至根据各种判断能运算出成千上万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和应对的办法,根据自己的反应能力计算出精确到零点零零一秒的操作!

    这个世界上估计能做到这一步的除了白杨之外,也不能说没有,毕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但绝对屈指可数!

    离开山路到了平路,再次被王青拉开距离,这没办法,性能摆在那里,到终点返航,白杨和王青只差三百多米的距离错身而过。

    白杨淡淡的冲着对方笑了笑,王青一脸阴沉。

    返航的时候白杨更加风/骚,因为熟悉了一遍路况的原因,路上的每一丝细节都在脑海中精确计算,每一个弯道坡度会因为自己的车速引起什么样强度的气流颠簸等等都在他的计算击中。

    十三公里,白杨就追上了王青的超跑,无论王青再怎么加速,白杨也会在短时间追上对方。

    “哼,不管你多么牛笔,车子的性能摆在那里,我不让你到我前面,到了对面的平路,你只能是吃灰的份”

    王青从后视镜看到白杨的车子咬牙切齿的冷笑道。

    “孙子估计想别我的车不让我有超车的机会,但你那破小矮子保时捷,老子可以撞啊,你敢别我的车老子怼死你”

    白杨咧嘴自语。

    突然白杨眉头一皱,脸色有点苍白,眼睛发花,鼻孔有鲜血流出。

    “计算量太大了,大脑超频营养跟不上,不过还好有准备”

    白杨面不改色,再次从皮卡的暗格里面拿出一小瓶百果酿咕嘟咕嘟的几口喝下,如此脸色才恢复了正常。

    老司机开车呀,营养一定要跟上!

    嗯,没毛病……

    白杨这算什么?不但超速行驶,还特么‘酒驾’!

    如果王青知道白杨自始自终都是一只手开车的话,不知道会不会从此没脸碰车了,可惜他不知道,这会儿正计算怎么别白杨的车让他无法超过自己呢。

    老子技术或许比不了你,但是车子性能妥妥碾压你个破皮卡渣渣!

    这会儿王青不承认自己技术不如白杨都不行了,毕竟事实摆在那里。

    但王青打错了算盘!

    ……

    (小白如此风/骚牛笔,给张票票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