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不急,王老大不介意我先借用你的地方处理点事情吧”?

    白杨看着王青笑着问道。

    “可以,请便”

    王青耸耸肩无所谓的说。

    “谢谢”

    白杨礼貌的点点头,然后看向隔音玻璃房的门口。

    朱游和另外一个哥们拧鸡仔一样把肥狗几人提到这里,丢垃圾一样丢地上说:

    “老板,人都在这儿呢”

    边上的王青不说话,招手让边上的小弟给他点了根烟,好整以暇的看戏。

    “哥儿几个挺能耐啊,在S市把我的车弄这儿来了,还挺专业的,知道第一时间把定位系统破坏掉,不过你们也够倒霉的,弄谁的车不好,偏偏弄我的,这不被我逮到了吧,不是喜欢跑吗?从S市跑魔都,这会儿又想跑,倒是再给我跑一个看看”?

    白杨看着地上四个鼻青脸肿的家伙笑眯眯的说。

    朱游他们打得挺狠,但却知道分寸,让几个人痛苦不堪却又不会出现太严重的伤势,要不然真下狠手几个哥们估计这会儿已经不完整了。

    “这位大哥,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肥狗看着白杨哆嗦道,一脸无辜的滑稽表情。

    “你们谁啊,怎么回事,这可是法制社会,把我们打成这样是犯法的,信不信我们报警啊……哎哟……”

    肥狗身边的一个小弟瞎嚷嚷,话没说完就被肥狗忍痛踹了一脚。

    这特喵的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搁这儿添乱呢,这位爷用这招估计不管用。

    “你们不但偷车,还兼职碰瓷”?

    白杨惊奇问,没办法,那哥们的说辞有点娴熟。

    “你怎么知道……?”

    肥狗身边那瘦得跟麻杆一样的小弟下意识回答。

    “……”

    这他娘的都是人才啊,估计偷车是主业,碰瓷是兼职吧?

    “别给我整这些没用的,我车呢”?

    撇撇嘴,白杨看着肥狗问。

    “我们不知道啊,这位老大,你认错人了吧”?

    肥狗战战兢兢的说,然后看向边上的王青祈求道:

    “王老大,这事儿你得管管,我们在你的地头上被人给打了,这是不给你面子啊,要是传出去,对你的名声可不好”

    噗……

    王青刚抽的一口烟顿时就喷了,咳嗽片刻指着肥狗无语道:

    “你他喵自己惹出来的麻烦,想让我给你出头?还激将法呢,关我屁事,你们继续?!?br />
    “现在能说我的车在哪儿吗?”

    白杨看着肥狗笑道。

    肥狗快哭了,最后的希望破灭,这是真的完蛋了。

    要说这帮捞偏门的也知道审时度势,知道这会儿嘴硬的话只会更加吃亏,先别让自己太难过再说。

    “在那边”

    肥狗指着不远处说。

    白杨早就看到自己的六轮奔驰‘拖拉机’了,毕竟那车造型太特别,就好似一帮小鲜肉中的猛男一样,一眼就能看出。

    “熊大,过去看看有什么地方被损坏没有”

    白杨将车钥匙丢给熊大说。

    “好的老板”

    熊大接过钥匙双眼放光的走向六轮奔驰‘拖拉机’,真男人就喜欢那样霸气的车,跑车之类的太秀气,不是熊大他们这种猛男的菜。

    “好了吗”?

    王青在一边提醒道。

    “不好意思,估计得再等等”

    白杨笑道。

    “行,我不急,那你们继续”

    王青耸耸肩说。

    十分钟不到熊大回来,搓着手说:

    “老板,你的车没有太大的问题,里面的电子系统被破坏了,还有打火装置也被弄坏,然后里面的皮椅被划了一个小口子,其他没什么大毛病……,老板啊,你那车能不能借给我们玩几天?”

    后半句才是重点吧?白杨点点头没搭理熊大,看着肥狗他们说:

    “车是你们给我偷走的,现在弄坏了,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为了找你们哥几个,我们可没少费心思,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赔偿,车子的损伤费,为了找你们的各种设备维护费,还有误工费,你就随随便便给个百十万的算了,看你们也不太有钱的样子,如果不想赔偿呢也很简单,每个人断一只手,治不好得截肢那种哟,自己选,仔细想想选哪一个”。

    “这位老大,不用这么狠吧?我们承认车是我们偷的,我们错了,不应该,但我们没钱啊,真的没钱,要不你报警,让警察来处理,改怎么办我们绝对没有二话”

    肥狗一脸惊恐的说道。

    “嘿,你他喵的倒是聪明,这会儿知道找警察叔叔了?行,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看啊,你们想找警察处理,不过要想清楚哦,车子两百多万呢,十年估计是轻的,搞不好半辈子都得交代在里面,而且我敢保证你们在里面天天菊花开,爽不死你们,你们真的确定要找警察吗”?

    白杨一脸无所谓的说,甚至有点迫不及待的想对方答应找警察了。

    “大哥你别吓我,我胆小”

    肥狗浑身颤抖道。

    “没时间和你这儿瞎扯,快选,老子分分钟几千万上下你耽误得起吗”?

    白杨渐渐的收起笑容说道。

    “大哥,我们真没钱啊”

    肥狗真的哭了。

    做他们这行的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有钱就给挥霍了,哪儿有钱赔白杨啊。

    “那好,我给你们选,一人一只手,教你们个乖,有手有脚的做什么不好,偏偏要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熊大给我动手,完了给我丢出去,看着就烦”

    白杨不耐烦的说道。

    “好的老板”

    熊大咧嘴回答,走过去,不顾几人哀求的声音,抬起脚面不改色的一人手臂上一脚,咔嚓咔嚓的几声,哥几个全部直接痛晕过去了,管他们是不是受到了致残的伤势,丢垃圾一样丢了出去。

    “老板,每人一只左手,全部给他们废了,我还是很有良心的,给他们留了右手好打飞机,要不然他们人生也太无趣了点”

    熊大看向白杨交差。

    白杨点点头,转而看向一边的王青笑道:

    “王老大,我的事情办完了”

    王青点点头,看着白杨笑道:

    “看兄弟你也是个会办事的人,懂规矩,那么现在来说说我们的事情”

    “王老大你说”

    白杨笑道。

    “第一,你们不问青红皂白跑我地儿上来闹事,这个有点说不过去,也太不给面子了,第二,好歹再怎么样肥狗他们也是我的客人,你们来说打就打,把我当什么了?得给个说法,要不然以后谁还敢来我这儿做客是吧?第三,那辆车,虽然是肥狗他们偷了送我这儿来的,是不是你的我不知道,你想开走,恐怕也得给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我完全同意王老大的说法,客随主便,你认为该怎么解决这三个问题呢?”

    白杨依旧是一副小脸说道。

    “呵呵,不得不说你真的是个很能做事的人,这样,我也不为难你们,三件事情并作一起一并解决了如何”?

    王青看着白杨笑道。

    “怎么个解决法”?

    “很简单,你们估计也知道我喜欢做什么,也看出了我这里是做什么的,我找个场地比一场,赢了,你们在我这里的事情就此揭过,你的车也可以直接开走”

    王青笑道。

    “哦?赛车吗?那要是输了呢”?

    “输了也很简单,我不要你的钱,我不缺钱,但我是个要面子的人,就得找回面子,就按你们解决问题的方法来,一人留下一只手如何”?

    王青的眼睛微微眯起说道。

    老实说,王青的提议其实真的不过分,合情合理,毕竟白杨他们的确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来找事。

    虽说白杨完全可以不鸟对方,但那不是他做事的风格,既然对方按规矩来,他也不想破坏规矩,人一旦打破底线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所以啊,白杨觉得如果不坑王青一把有点对不起自己,转身问熊大他们:

    “都会开车吧”?

    “老板,我们都会,驾照都拿了好几年了呢”

    熊大咧嘴代表哥儿几个回答。

    点点头,白杨看向王青说:

    “可以,我们都会开车,就按你说的来,赛一场,赢了我们带着车子走,输了留下一只手”

    “那就这么说定了”?

    王青眉毛一挑问。

    “不过,光比赛这多没意思,不如这样,王老大,我们再加点彩头如何”?

    白杨笑眯眯的说道。

    王青脸色一沉坐直身躯,眼神微冷看着白杨说:

    “很好,比赛就应该带彩头,不过你要加点什么彩头呢”?

    “彩头的行事很多,挂钱没意思,太俗,我们挂点别的,王老大不是说我们输了留下一只手吗?就玩这个,我们输了再加一只手和一条腿,但我们赢了,只需要王老大的一只手如何”?

    白杨笑眯眯的说道。

    妈蛋,老子好言好语的和你说,给你面子,你非要搞事,不给你点教训真以为老子没有脾气是吧?你想玩,那好,老子玩死你!

    “你确定要挂这样的彩头?”

    王青看着白杨目光阴冷问。

    “怎么,王老大不敢”?

    白杨一脸轻松的笑道。

    “行,就这么玩,你们输了留下两只手一条腿,我也不占你们便宜,我输了一样留下两只手”!

    王青沉声道……

    (求推荐票和收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