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等人从出租车上下来,打发走的哥,熊大指着前面的仓库说:

    “老板,就是这里了”

    这个仓库并非样子货,在正常运转,吞吐货物,货车往来,只是并没有显得太过忙碌而已。

    “就这里,确认没错吗”?

    白杨好奇道,从表面上看,这里无论如何都不像是一个什么地下改装车的地方。

    熊大笑了笑,从裤兜里掏出一个蓝牙耳机带上,再拿出手机说:

    “狐狸把画面传过来”

    说完,熊大在他的大屏手机上捣鼓几下,递给白杨说:

    “老板你看,这帮家伙精明得很,表面上是仓库,地下却暗藏玄机”

    白杨接过熊大那大屏手机,没第一时间看屏幕画面,反而是翻来覆去的看了看他的手机一脸古怪的说:

    “话说你曾经也是身价几千万的老板,就用这手机?怎么看都是山寨的吧”?

    这是重点吗?

    熊大无语道:

    “老板,这个好用,额……,特殊加工过,里面的系统和市面上的手机完全不一样,私密性很好,信号接收能力很强,零部件也是好东西,抗震抗压抗摔,丢水里短时间都能用”。

    你这是在炫耀吧?白杨撇嘴道:

    “这么好?比传说中的大基亚好多了,有时间给我也搞一个,就这么说定了”

    不等熊大回答,白杨低头看熊大手机上的画面。

    话说熊大的手机屏幕得有六寸,此时屏幕分成六个小窗口画面,一看就是摄像头拍摄的,分别从各个方向展示了前方仓库地下的情况。

    “哟,还真是个什么改装车的地方,我都看到十多辆价值五百万以上的跑车了”

    白杨觉得很神奇,以往在电影电视上看过听过这种地方,但亲眼看到还真是第一次。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圈里人觉得习以为常的东西,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就觉得好神奇距离自己好遥远……

    “走,进去看看,如果我的车已经被拆掉的话,这会儿估计还能找到俩零件”

    白杨把手机还给熊大说道。

    “等等老板,里面有人出来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就可以了”

    熊大好似在听蓝牙耳机里的声音,然后看向白杨咧嘴道,咋看都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

    “你好像比我激动”?

    白杨好奇的问。

    “咳……,老板,那什么,兄弟们做了很长时间的好市民,身上都快生锈了,今天估计能活动一下手脚”

    熊大一脸迫不及待的说。

    “什么情况”?

    白杨挑眉。

    “嘿,这个地下改装厂的老大可不简单,叫王青,他老爹是一家市值近百亿上市公司的老总,有钱嘛,就喜欢游手好闲,玩飚车,这也绝逼是亲生的,他老爹也是舍得,花钱给他砸了一个车队,又给他弄了这个三无改装厂,时不时的参加一下正规的赛车活动,不过更多的则是组/织/非/法/飚车运动捞钱,从而结识了一些三教九流,在魔都这个地方,灰色的一面大小也算个人物了”

    熊大给白杨解释道。

    “你在说那什么王青游手好闲的时候看我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白杨抓住重点看着熊大一脸你给我解释解释的表情说。

    “咳,老大你可不是游手好闲,这不兄弟们都跟你混饭吃的嘛……”

    熊大尴尬道。

    “别整那些没用的,话说这些资料你或者说你朋友都是怎么搞到的,尤其是在这么短的时间”

    “这个,呵呵,以后有时间给老板说吧”

    熊大‘憨厚’的笑,和白杨打哈哈。

    白杨耸耸肩无所谓,爱说不说,老子能穿越这回事全世界就不知道……

    他们说话的时候,正常忙碌的仓库那边走来了几个和环境格格不入的青年,径直走向白杨几人。

    之所以格格不入,在这种装货卸货的仓库,身穿皮衣打着耳钉鼻环头发五颜六色一看就不是好玩意的家伙出现在这里会正常?

    “几位,我们老大有请”

    过来的一共有五个,其中一个看上去二十许的年轻人冲着白杨他们笑道。

    态度很客气,是做事的人,而不是小混混一样整天瞎嚷嚷的脑残货。

    “有劳,带路”

    白杨也很客气的说。

    我们都是好市民,人与人之间相处就应该这么和谐对吧?

    “跟我们来”

    对方点头,转身在前面带路。

    周围装货卸货的‘工人’好像对这样的画面见怪不怪,自己忙自己的看都没有看这边一眼。

    白杨他们跟着前面的五个进入仓库,向着里面二三十米后,对方推开了墙上的一道门,里面有一个向下的楼道,随即一行人向下。

    “老板,这只是地下进出口的一处而已,这个地下改装点,一共有六个进出口,其中两三个进出口是可以直接开车进出的”

    熊大在白杨身边小声说。

    白杨点头表示明白,如果不是知道熊大他们有一个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的高明黑客,他都以为熊大在这里安插了奸细了……

    之字形楼道向下一二十米后,前面的人推开了一扇铁门,顿时里面嘈杂的声音就扑面而来,各种机械轰鸣声,马达转动的声音,铁锤敲击的声音,再混杂重金属音乐……

    这特么就不是人呆的地方,会减寿的!

    “我们老大在那边,跟我来吧”

    带路的哥们指着百多米外的隔音玻璃房说。

    看了那边一眼,白杨眉毛一挑,看了边上的朱游一眼。

    妈蛋,那边的玻璃房里面有四个家伙,和朱游检查车子丢失地点描述的四个人几乎一毛一样!

    “王老大,兄弟们也不容易,从临市把东西弄来,你再给点辛苦钱吧……卧槽,快走……”

    胖子肥狗看着王老大还想多弄点钱,结果发现对面的王老大看向他们身后,稍微转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了那边过来的白杨等人,顿时脸色一变,起身就跑!

    “诶,你们这是干嘛……”

    王青一脸玩味的看着肥狗他们的背影问。

    “王老大我有点急事,东西先放你这儿,有机会再说”

    肥狗这会儿哪儿还顾得了这个,匆忙丢下这句话只管跑。

    由不得他不急,自己弄了别人的车,这才几个小时,正主就找到跟前来了,此时不跑估计药丸!

    肥狗他们几个专业偷车的,尤其是好车,怎么可能不事先大概了解一下车主,要不然惹到不该惹的人那就是个坑。

    白杨此人他们了解过,就是个老爹开家具厂的小二代,没什么能量,却开着辆极其少见的奔驰‘拖拉机’,还给?;慕家巴?,不搞你搞谁?

    “几个傻逼,惹道不该惹的人了吧”

    王青撇嘴鄙视道,没管肥狗他们,一脸玩味的看着走向这边的白杨他们。

    “哟,居然想跑,去两个人,把他们带过来”

    白杨身边的熊大看着那边想跑的肥狗几人说。

    “好嘞,嘿嘿”

    有俩哥们跑得快,话都没说完就冲了过去,其他几个没抢到机会,一脸懊恼。

    白杨不管这些,虽然正主找到了,但这不来到人家的地盘了嘛,不和这里的主人打个招呼说不过去,带着熊大他们走向玻璃房。

    前面带路的几个哥们只觉身边一阵风吹过,两个迷彩服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前面,越来越远,如同猎豹一样在杂乱无章的地方快速穿行。

    “妈的,怎么会这样,不应该啊”

    肥狗这会儿心中那个急,把车好不容易从隔壁市弄到这里来,价钱都还没有谈好正主就找上门来了,对方到底什么来头?有这样的手段你倒是早点说啊,我特么招你干嘛……

    “肥哥,我们跑什么啊”?

    三个哥们跟着肥狗跑,那个竹竿一样的家伙不解的问。

    砰……

    一声闷响,肥狗胖胖的身躯直接倒飞而回,躺地上了脸色苍白冷汗直流哼哼唧唧痛苦不堪。

    “跑?哥几个往哪儿跑呢?我们老板千里迢迢的跑来这里找你们也不打个招呼就走”?

    在几人前方,身穿迷彩服的朱游慢慢放下大脚笑道。

    “妈蛋,朱游你倒是慢点啊,不行,我先活动一下筋骨过过瘾”

    肥狗几人身后响起一个郁闷的声音。

    然后他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听砰砰砰的一阵闷响,身上传来一阵剧痛,天旋地转,四个人躺地上只会哼哼了。

    “卧槽,给我留一个”

    率先跑过来一脚踹飞肥狗的朱游郁闷,赶紧上前揍两拳再说。

    肥狗几人短短分钟时间被打得鼻青脸肿没个人形,虽然明白了发生什么,但脑袋这会儿是懵圈的。

    “行了行了,别给弄死了,赶紧带老板他们那边去”

    朱游停下拳头看了白杨他们那边一眼说道。

    “得嘞”

    另一哥们笑道,然后和朱游两人一人拧着两个走向白杨他们那边,虽然在别人的地盘上打人了,但俩哥们对周围的人视而不见。

    这才哪儿跟哪儿啊,小孩子过家家似的,没劲,就是找点乐子。

    那边白杨几人已经进入玻璃房了,王青躺沙发上不说话,好整以暇的打量白杨几人。

    “王老大”?

    白杨笑着打招呼。

    “你们哥几个什么情况”?

    王青冲白杨点头问。

    “过来找点东西,来者是客,王老大就不请我们坐坐”?

    白杨继续笑道。

    “请坐”

    王青点点头,坐直身躯,等白杨他们坐下后,眼睛一眯说道:

    “你们找东西找到我的地头上来了?还在我的地头上动手,这让我很难做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