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游,过来”

    熊大冲边上几个抽烟的兄弟伙说道。

    “好嘞,熊哥,老板,什么事”?

    其中一个剃着小平头的哥们答应一声,丢掉烟屁股过来问。

    “看看车老板的车大概是什么时候丢的,几个人来弄走的”

    熊大指着白杨原本停车的地方说。

    车都不在了,而且没有任何依据,这还能看出车是什么时候丢的?白杨有点不信,不过想到现如今千奇百怪的侦查手段,白杨就在一边看着不不说话。

    “这个简单”

    朱游搓搓手说道,示意周围的人站开一点,然后围着白杨停车的位置慢慢打转进行观察。

    “熊哥,老板,初步判断,车应该是六到八个小时之间丢的,弄走车的人一共有四个,应该是专业偷车贼,一个胖子,身高在一米七五到七六之间,体重九十八公斤左右,两个瘦一点,身高应该分别在一米七九到一米八一,一米六七到一米六九,体重分别在六十四公斤五十三公斤左右,最后一个应该是个麻杆一样的瘦子,身高一米六六到一米六八之间,体重不足五十公斤……”

    观察了五分钟左右,朱游噼里啪啦张口就爆出了一大堆数据。

    这是什么原理?

    白杨眨眼问:

    “你这是怎么看出来的”?

    妈蛋,你是猴子吗?还有火眼金睛不成。

    “老板,这个很简单的,这样……”

    朱游有点腼腆的笑了笑说道,说话的时候向着四处看了看,然后径直走到一堆泥土面前,抓起一把泥土在手中搓成粉末,走到停车的地方张口一吹,顿时尘土飞扬。

    这又是玩的哪一出?吹出猴儿万个?

    “老板你看,这样一来痕迹是不是清晰了很多?这是手中没有工具,要不然能给老板还原出当时所有的情况来呢”

    尘土飘扬,落在地上,居然显示出了淡淡的痕迹,有车轮的,还有凌乱的脚印,朱游指着这些痕迹说道。

    “然后呢”?

    白杨再问,痕迹我能看到,但是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就简单的说一下,老板你看车轮痕迹,因为时间流逝的缘故,原来车轮的痕迹必定有自然的灰尘覆盖,根据周围的情况以及痕迹上粉末分部的多少厚度,大致就能判断出车子被偷的时间长短了,现在早上十点过,老板的车应该是凌晨两点到四点之间被偷的”

    朱游因为并没有说具体怎么分辨痕迹,所以哪怕以现在白杨的大脑也只是觉得有点牛但不懂。

    “再说这些脚印,老板,根据脚印长度(厘米)×6.876?=身高(厘米),这是有科学依据的刑侦手段,准确率很高,一般不会有错,至于体重,这个就是经验的判断了,灰尘显示出来的脚印,根据大小和用力面的不同,可以以此来计算体重问题,准确率还是很高的,若是借助专业工具的话,花点时间,都能根据脚印判断出人的性别年龄……”

    朱游噼里啪啦的就是一大堆说辞。

    啧,这么厉害,白杨不信邪,在边上自己踩了个脚印,用手机长度比划了下长短,然后根据自己脚印的长度乘以6.876,顿时无语了,貌似和自己的身高相差无几……

    “人才啊,你以前干什么的”?

    白杨问朱游。

    朱游看了熊大一眼,熊大目无表情,他腼腆的对白杨说道:

    “老板,以前我是侦察兵”

    白杨竖起大拇指,你牛,难怪熊大过来一听是车被偷了敢拍胸脯保证,原本这帮家伙都有一手绝活呢。

    白杨没问太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关系到位了,对方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要不然问了也白问。

    这时熊大的手机响了,接通后直接和那边通话,嗯嗯啊啊几句挂断电话,看向白杨说:

    “老板,我的朋友调取了各个地方的交管监控,分析后找到了大概地方,我们先过去,朋友会黑掉那一片地方的公用摄像头和私人摄像头,估计我们过去就能知道大致的范围”

    嘴角抽搐,这效率真心没谁了,专业,真他喵的专业,老子服了……

    “带路,让我看看是谁偷了我的车”。

    白杨打了个不响的响指说道。

    一行人上了熊大他们开来的金杯面包车,白杨坐副驾驶室,熊大和其他几个人挤后面,一个个块头都不小,反正挤一挤空间还是够的……

    大脑经过开慧果二次开发,白杨视觉捕捉到的画面在脑海中能清晰的分辨出无比细微的差别,给他时间的话,他都能直接根据六轮奔驰‘拖拉机’离开的车轮痕迹找到车子现在的落脚点!

    让熊大他们来原本只是觉得到时候估计得动拳头,但意外收获呀,这些个家伙原本白杨就知道不简单,没想到都是人才,也不知道是怎么聚在一起的。

    熊大他们的车并不是沿着皮卡离去的那条路去的,貌似在抄近路,没有进市区,而是拐来拐去上了高速。

    “这是去哪儿”?

    白杨问。

    “老板,你的车已经被弄到隔壁的魔都了”

    熊大回答。

    “……”

    白杨无语,要是自己去寻找的话虽然能找到,但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估计鼻血得流几升,当然,若是真的麻烦而且熊大他们也没有办法的话,白杨也有更简单的方法,那就是找宋一道。

    朋友嘛,不用白不用,关系就在那里,过期作废……

    金杯车上了高速,个把小时后就来到了魔都,途中熊大就收到了他朋友传来的信息,偷车贼沿着国道把奔驰皮卡开到了魔都,然后各种绕圈,最后进入了一家地下汽车改装厂!

    “希望老板的车还没有被拆掉”

    熊大看着前边的白杨说。

    “无所谓,到时候让他们赔钱就是”

    白杨笑道。

    嗯,到时候如果车子真的被拆掉的话,就不是赔钱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金杯车进不了市区,一行人将金杯车找了个停车场停好,然后打车前往目的地。

    靠近海边的一个货运中转站,其中有一个足足上万个平米的仓库,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货运集装箱,但这只是表面。

    这个仓库有两层,上面和普通仓库没什么区别,但下面一层却是另外一翻景象。

    一盏盏大灯将这个巨大的空间照得透亮,在这里,民用轿车,高级跑车,商务车比比皆是,很多穿着满是污迹工作服的人在忙碌,或是改装车辆,或是将一辆完整的汽车拆成零件。

    在这个嘈杂的环境中,有一个透明玻璃隔离起来的房间,有六七个人在这里商量什么。

    这些人分成两拨,一边四人,胖的胖瘦的痩,为首的是一个胖子,顶着个光头,油汪汪的身上纹着丑陋的纹身,很纠结的看着对面说:

    “王老大,再给加点吧,东西你也看到了,是真的好东西,那玩意全国都不多,兄弟们也是废了一番手脚才好不容易搞到的,这不给你眼巴巴的送来了嘛,价值几百万的车,而且还是新的,里程不到两百公里,三十万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另一边三人,为首的是一个不到三十的青年,,就是胖子口中的王老大,穿着花衬衫沙滩裤,一双人字拖翘着二郎腿葛优躺坐沙发上,嘴里嚼着口香糖说道:

    “肥狗,我们做生意也不是一两次了,规矩你懂的,你们弄来的东西,我是要承担很大风险的,而且我有那么一大帮兄弟要养,真的加不了,要是你们觉得价钱不合适,我也没办法,你们把东西弄走就是,你卖我买,交易自由,又不是强买强卖的事情”

    在王老大身后,两个一脸凶悍的人站着,穿得很杀马特,头发很有个性,耳钉,鼻环,身上的衣服链子啊晶片啊什么都有,总之就是很闪了。

    “大哥的话听不懂是吧?这都唧唧歪歪快一个小时了,有这功夫你们都可以再搞一单生意了”

    其中一个杀马特小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插嘴道。

    “那辆车价值两百多万呢,还是新车,和刚出厂的没什么区别,王老大再加点,兄弟们也是吃幸苦饭的……”

    被称为肥狗的胖子近乎哀求道。

    哧哧哧哧……

    一阵杂音伴随着话语从对讲机中传出说道:

    “老大,外面来了几辆出租车,人下来了,有九个,直接向我们这边来了”

    “认识吗”?

    王老大拿起对讲机说。

    “老大,他们几乎全都穿着迷彩服,但看上去却不是军人武警,貌似来者不善”

    对讲机对面再次说道。

    “意思是来找事儿的了”?

    王老大不屑道。

    “估计是”

    “让他们来,不,直接让人带他们到下面来,我倒是想看看对方是什么来头,也不打听打听这是什么地方就敢贸然找上门来”!

    王老大说完将对讲机丢在茶几上,看着对面的肥狗说:

    “你也看到了,我很忙的,东西要么你弄走,要么就是我说的价钱,自己选吧”

    ……

    (求订阅也月票呀,这是第六更了,推荐票和收藏也不能少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