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市,荒郊野外,白杨租的仓库,他拿着手机低头走出来,盯着手机屏幕一脸奇怪。

    “情况不对啊,都这么久过去了,宋一道居然没打电话发短信给我,他这是被外星人绑架了?没道理啊……”

    心头嘀咕,白杨觉得特惊奇。

    这不,以前每一次白杨从那边过来都会受到宋一道电话短信的狂轰滥炸,今天过来居然木有,这让他有点不适应。

    宋一道的最新一个电话还是几天前的呢。

    什么,你要问白杨在那边呆了多久为什么电话还有电这个事情?那边也是有发电机的好吧……

    “这家伙不会在玩什么幺蛾子吧?是酒厂出问题了还是他卷走我的百果酿跑路了”?

    心中把宋一道想得焉坏,白杨给宋一道拨通了过去。

    电话嘟嘟嘟的响了一阵没人接,再打,响两声干脆被挂了。

    “嘿个孙子,居然挂我电话”!

    白杨无语,当初都是我挂你电话,什么时候轮到你了?虽然你是个二代没错!

    然后白杨又给他打过去,再次被挂断,再打……

    他这也是无聊得蛋疼,这种小孩子才喜欢玩的游戏居然玩得乐此不彼。

    十多分钟后,白杨打了一百多个电话,那边突然接通了。

    “我艹你大爷的白杨,你丫疯了?没完没了了是吧?不接你电话就证明我这儿正忙着呢”!

    白杨看了看天色,地球这边这也才早上十来点钟的样子,忍不住好奇问:

    “宋一道你不对啊,老实交代,你在干啥坏事”?

    “我GAN你大爷,刚把了个妹子,正想亲热呢,你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催命符的是想干嘛?报/复/社/会?现在被你这么一搅和,什么兴致都没有了,我简直了……”

    宋一道的郁闷别提了,电话中就给白杨一顿喷。

    “妈蛋,宋一道你人才啊,这才几点,你就想着啪啪啪?你说你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怎么没死在女人肚皮上……唉不对,你那天给我说跟着你的那个妹子你是真心的,今天怎么就换了呢?噫……贵圈真乱,还好我一贯不相信你的屁话”

    白杨逮着就是一通瞎扯淡。

    “那妹子我养着的,这个是友谊炮,还有,大爷,你又跑那个位面去玩了”?

    宋一道特无语问。

    “唉,你都知道啦”?

    白杨眨眼,我能穿越这回事全世界都已经知道了吗?

    “我知道个蛋蛋,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不会不知道吧”?

    宋一道咆哮。

    “今天是什么日子?很重要吗”?

    白杨眨眼,是真没注意这茬,看看手机上的日期,十月一号,没错啊……额……

    “今天是举国欢腾的日子啊,全放假了,都出去玩了啊,合着你这跟我瞎扯个啥?不知道自己去找乐子”?

    “这就是你大早上准备和妹子啪啪啪的理由?找乐子,我的乐子就是让你找不成乐子”!

    “劳资……”

    惯例的斗嘴过后,白杨问正事,说:

    “对了,那什么,我们的酒厂怎么样了?‘草还丹’上市了吗”?

    对面的宋一道沉默片刻,特惊奇的问:

    “我说你今天吃错药了吧?居然也开始过问这事儿了?我还以为你忘了呢”

    “我应该记得吗”?

    白杨理所当然道。

    “我……,得,要是等你想起的话估计黄花菜都凉了,酒厂一切顺利,‘草还丹’也已经加工出来了,第一批用你提供的原浆生产了十万瓶,一部分的去处你懂的,其他的我们走高端路线,正在铺货,对了,今天就是上架销售的日子,完了你要是真闲得无聊的话可以去看看销量”

    宋一道没好气道。

    “不对啊,你让酒厂生产了十万瓶,然后呢”?

    白杨抓住重点问。

    “什么然后”?

    宋一道茫然。

    “然后酒厂怎么样了啊,你不会只生产十万瓶就让工厂停工了吧”?

    白杨无语,那家伙比自己还不靠谱。

    “我……这特么不是国、庆了嘛,我给工人全部放假了不行”?

    宋一道死鸭子嘴硬。

    “你人才,放假就放假吧,应该的,没事了,你啪你的去吧,记得别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白杨无所谓,说完就准备挂电话。

    然而宋一道不干了,斗嘴上瘾了也不知道啥的,说:

    “我死不了,嘿嘿,每天一小口那种酒,老子生龙活虎一夜七次都不待按暂停的,倍儿爽”

    “你中饱私囊”?

    “毛线,我也是老板之一好不好,弄点福利不行”?

    “嘿,那种酒多贵你知道的,弄点福利是吧?我记住了”!

    “……”

    “不和你说了,我忙得很,唉对了,其他股东找到了,多亏了他们才让我们的货铺满了各大商场最显眼的位置,你定个时间,大家见个面,把合同签了,要不然那帮家伙联合起来分分钟摁死你”

    宋一道不想和白杨说话了,说完啪一下挂掉电话。

    “就这两天吧……我……我特么话还没说完呢……”

    白杨拿着手机无语,直想过去把宋一道掐死。

    俩人的性格都是那种小事大大咧咧无所谓,关键时刻也不掉链子的类型,算是半斤八两了。

    在那边学习语言又和丰礼玩把戏,都忙晕头了,白杨居然都忘了这个重要的节日,话说华夏估计就没有人会忘记这个节日的,放七天假啊,你会忘?

    “老爹老妈节日快乐,别太累,有时间多出去玩,旅游一下,爱你们的儿子小白”

    编辑短信发送,搞定,揣上手机走向仓库大门。

    作为儿子的,在这个节日也是需要冒个泡祝福一下的嘛。

    既然是节日,过都过来了,白杨觉得自己还是放松一下再过去好了。

    不过当他走到仓库门口时却当即傻眼了。

    “老子的车呢”?

    是的,他车不见了,就那辆六轮奔驰皮卡,他记得自己是停在仓库门口的,‘那边的昨天’攻打红岩山的时候他过来拿放仓库的飞艇,开车来到仓库就放门口,这会儿门口空空荡荡毛都没有!

    “嘿,他喵的,居然敢偷老子的车,看我不把你玩崩溃,大爷正无聊呢,你这就给我送乐子来了”

    白杨站在仓库门口眉开眼笑,不但没有丝毫懊恼,反而很高兴。

    话说车被偷了也只有他这样的人才高兴得起来,正常人不哭就好了,哪儿有这样的……

    掏出手机,打开里面的一个挨屁屁,哟呵,看来偷车的是个高手,居然知道把定位装置给拆了,很好,更好玩了。

    直接拨打熊大的电话,对面接通后白杨说:

    “熊大,没事把你们那破面包开我这仓库来,多带几个人,有事”!

    “好的老板”

    对面的熊大有些疲惫的说。

    “唉你怎么回事?被轮了”?

    狗熊一样的熊大居然很疲惫的样子,这是什么原理?

    “老板,我们丢的那些东西,经过这段时间不间断的调查,如今有点眉目了”

    熊大尽管疲惫,但带着点邀功的语气说道。

    然而白杨不懂了,你特么在逗我,东西我弄另外一个世界去了你说你找到点眉目?你倒是给我找一个看看!

    “啥情况,说说”

    白杨来了兴趣。

    “老板,我们调查到一帮‘水鬼’,额,就是走水路搞/禁/品的家伙,手段高明,最有可能就是他们偷走的”!

    熊大沉声道。

    这他喵是哪帮倒霉鬼给自己背了黑锅?而且熊大他们估计是不讲道理没有任何理由固执的认为是对方把东西弄走的!

    这人一旦没有办法了啥事都干得出来,熊大他们估计是因为那些东西太敏感了,没有办法之下管你是谁先出个气再说。

    “那什么,你们那事儿先搁一边,我这边有正事呢”

    白杨把话题转回来。

    “好的老板,我这就带人过来”

    那边熊大很郁闷的说,我这边有点眉目了啊,打岔不好的……

    半个小时后一辆金杯面包车就杀了过来。

    熊大从副驾驶室走下来,那车都晃了几下,估计被压得不清,随后车上又走下来六条身穿迷彩服的汉子。

    “老板,什么事”?

    熊大一脸老板你要砍谁我们马上动手的表情问。

    “是这么个情况,我的车被偷了,就在这个位置……”

    “这个好办,交给我们,半天之内保管给老板把车找到”

    熊大拍胸脯保证。

    你行你来,我原本还想让你们跟我直接去抓贼的,既然你逞能我让你找!

    “那行,我就跟着你们,找到了有奖金,正好今天过节”

    白杨抱着双手说。

    “看好吧老板,对了老板,什么车,车牌多少”?

    熊大问。

    “六个轮子的奔驰皮卡,全国都少见,车牌号是XXX……”

    “了解”

    熊大自信的说,掏出手机拨打电话,通了当着白杨的面说:

    “狐狸,给我黑入S市的交管系统,寻找一辆车的去向,很急……”

    说完,熊大看向白杨说:

    “很快的老板,只要那车还在地球上,就跑不了”

    你行,你们牛,你们特么的到底是哪路妖怪,还不给我快看现出原形!

    白杨之无语,熊大他们简直卧虎藏龙啊,啥人才都有,啧啧,你听听,狐狸,给我黑入交管系统,特么是你家开的???

    白杨的视线在如同扫描仪一样分辨出地面六轮奔驰‘拖拉机’离开的痕迹,想了想算了,给他们表现的机会吧……

    (求订阅月票收藏推荐票打赏……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