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红岩山前往德阳镇的官道上,丰礼一行策马奔腾,火把呼呼作响,谁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沉重。

    为首的丰礼目无表情,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三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那灰衣老人策马跟上丰礼的步伐问。

    “先生,这一局我输了……”

    丰礼坦然一笑说道,并未回答老人的问题。

    “白杨此人,让人琢磨不透,不能用常理来推断”

    灰衣老人想了想说。

    “是啊,不能用常理来推断,原本想要利用红岩山来试探一下他,没想到他却给了我一个‘惊喜’,行事作风简直让闻所未闻,原来打仗还能这样来……”

    丰礼摇头笑道。

    “战斗,无外乎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粮草地形,敌军人数,刺探情报,双方装备悬殊等等,而他,却天马行空,行事古怪,悬殊百倍人力的情况下,以零伤亡拿下取得压倒性的胜利,总总手段,让人耳目一新”!

    老人一脸纠结的说。

    “是啊,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此人看似不着调,但行事果断狠辣到极点,发现一丝不对,宁愿舍弃到手的东西也不将自己置身于有可能出现的险地”!

    丰礼一脸叹服道。

    “少爷是指钟午夜的事情”?

    老人问。

    “不错,先生你想,神道高人,都已经活捉了,他却说杀就杀,没有任何理由,先生,若是换做你,你能做到他那样果断吗”?

    丰礼问。

    “我做不到,若是我的话,在彻底控制对方的情况下,必定会想方设法压榨对方最后一丝有用的信息,估计最后也舍不得杀掉”!

    老先生说得很肯定。

    “但他能做到!我很奇怪他难倒就没有好奇心?面对神道修士的秘密居然无动于衷?能果断的说杀就杀,我自问这一点我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丰礼眉头紧皱道。

    “三少不必介怀,此人行事天马行空,不能将此人以平常人相比”

    “然而最主要的是,钟午夜死了!”

    丰礼一下子变得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个问题边上的老人不知道怎么回答,沉默不语。

    “他知道,其实他一直都知道,红岩山不过是我在试探他而已,一场针对他的戏码,他也和我玩了,而且挥洒写意轻松化解,恐怕此时他还在看我的笑话,而且他一定猜到了钟午夜是我的人,有我在场他就杀不了钟午夜,所以才要带着钟午夜避开我们,最后毫不犹豫的杀掉了钟午夜”!

    丰礼自顾自的说,老头在边上跟着,一点都不插嘴。

    “当年父亲囚禁钟午夜,足足耗费了十元时间,想尽办法,总算是将其控制起来,从他口中得到了迷河林的秘密,但迷河林太过神奇,与当初陈王朝的建立有巨大的牵扯,我们不敢轻易涉足,才让钟午夜带着一千精挑细选的好手进入迷河林,但最终只有他一个人出来,而且出来就已经成为了神道修士,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死了,被白杨给杀了”!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丰礼咬牙切齿,双目如同饿狼一样可怕。

    “钟午夜心机太重,死了也就死了,至少三少知道了迷河林的秘密,甚至钟午夜神道修行方面的东西三少都已经知道……”

    “放屁,你知道一个神道修士的价值吗?你知道想要成为神道修士有多难吗”?

    丰礼突然暴怒。

    老头顿时闭口不说话了。

    “哼,这一局我输了,但我留下了一颗种子,等着他生根发芽,距离下一次交锋,不会太久……”

    丰礼阴沉着脸说完这句话,策马向着德阳镇狂奔而去。

    “三少成长太过顺利,吃点亏是好的,逆境中才能成长,希望他能看透吧,若是看不透,更大的舞台就别想了……”

    老人心中暗叹,策马跟上。

    第二天一早,朝阳初升,红岩山上,蓝霜牛健一脸便秘的表情,总是走神,眼神忍不住看向一边,整得自己练武的节奏都被打乱了。

    “呸,牛虻,不要脸……”

    ?;ɑò抵信蘖艘豢?,小脸羞红小声嘀咕。

    “白兄这……太那个了……”

    蓝欣和?;ɑú畈欢?,脸颊微红,根本就不敢去看另一边。

    “少爷,你这样,好奇怪啊”

    小猫在白杨身边站着,小脸通红不知所措。

    “一百九十九,两百……,妈的,累死老子了”

    浑身大汗的白杨做完最后一个俯卧撑,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喘息道。

    小猫赶紧上前给他擦汗,还是一脸的羞涩,白杨的那个动作太羞人了,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哎呀,没脸见人了……

    “他们知道个屁,一帮土包子乡巴佬,我这是最科学的锻炼方式,叫俯卧撑,能锻炼浑身肌肉,一帮脑袋里面全都不知道想什么的家伙”

    白杨鄙视道。

    “少爷,科学是什么”?

    小猫忘好奇的问。

    “这个啊,说来话长,以后再告诉你”

    白杨被噎了一下,笑了笑懒得解释。

    嗡嗡嗡……

    牛健一根金属长棍舞得虎虎生风,划破空气发出沉闷的嗡鸣。

    蓝霜手持长剑身影飘忽,快如鬼魅一样东一剑西一剑。

    其他人也各种忙自己的,迎着朝阳练武。

    “少爷,你说要锻炼浑身肌肉,这样才有效果,你那样是不行的”

    虎子在边上,手中两个上百斤的石锁上下抛着玩,给白杨做示范,想要纠正白杨错误的锻炼方式。

    “滚……”

    白杨无语道。

    这特么的就没法搞,一个个都不是人,老子还是不在这里丢脸了。

    “小猫扶我起来,我们回去,洗漱一下,这一身大汗的”

    白杨伸手向小猫说。

    “少爷不锻炼啦,这才开始呢”

    小猫伸手拉起白杨说。

    能不能别提这茬?

    “锻炼这种东西,要循序渐进,如果第一次运动量太大的话对身体不好,所以啊,我今天就到此结束了,明天继续”

    白杨丝毫不觉得脸红的说道。

    “哦”

    小猫似懂非懂的点头,管他呢,少爷说的肯定是对的……

    洗漱完,填饱肚子,白杨找来赵石,开口问:

    “那些个匪徒醒了没有”?

    “少爷,差不多都醒了”。

    赵石点头回答。

    “这样,你就在匪徒中找一帮人专门做饭,让他们吃饱了就给我干活,别让他们闲着,榨干他们身上的最后一丝力气,他们就没有心思想别的了”

    “好的少爷,不过要他们做什么”?

    “挖石头啊,红岩山这么大一片山头,但凡是红色石头就让他们给我挖,一座山一座山的给我挖,最后挖完为止,挖完了我好在这里盖一片庄园”

    白杨大手一挥不负责的说道。

    “少爷真的要在这里盖庄园啊”?

    赵石一脸古怪问。

    “当然”

    “哦,少爷,那石头挖来放哪儿”?

    “先在后山挖出一片开阔的空地再说,越大越好,弄好了再听我的吩咐”

    白杨只管安排。

    他喵的,有了原材料炼铁还不简单?弄个高炉,将矿石弄碎混合木炭放进去,融化后铁水不就出来了嘛。

    虽然说方法土了点,但是我愿意,你管我?

    那么多人手,我就用纯收工的犯法?我就不把先进的炼铁技术拿过来你咬我?

    好吧,其实白杨是压根就没有想好炼铁来干嘛,要不然他比谁都积极。

    之所以拿下红岩山,主要想看看丰礼玩什么把戏,其次才是霸占这里的铁矿资源。

    炼铁要建高炉,得需要水泥,这边估计没有,白杨也不想去地球那边弄,随便搞吧,弄不出来拉倒,反正老子又不想当什么矿产大亨,如果是玉石钻石矿还差不多……

    只管挖坑不管埋,想到一出是一出,白杨这样的人就是一只奇葩。

    “蓝兄”

    安排还赵石后,白杨找到了蓝欣。

    “白兄有什么事”?

    蓝欣看着白杨一脸古怪问,主要是之前白杨的动作太让女孩子尴尬了。

    “这样的,你等下带点人回德阳镇去,给我把家里的书籍全部都搬来,哦对了,还有陈青云,让他一并过来,没事的时候让他给赵石他们上课,还有,帮忙请一些工匠过来,我有用”

    白杨开口就是一堆噼里啪啦的安排。

    “白兄不回德阳镇了”?

    蓝欣哑然问。

    “暂时不回去,我想在这里安家不行”?

    白杨眼皮一翻说。

    回德阳镇去干嘛?那里是丰礼家的地盘,大爷和你玩一下就好了,还天天和你搞那些无聊的把戏?正好红岩山要安顿好,先不回去了,忙完了再和你玩。

    “行,我这就去办”

    蓝欣回答,没办法,谁让她是管家呢,就得做这些事情。

    另一个?;ɑ菜剖前籽畹幕の劳纷?,不过却被白杨架空了,迷河林来的三千号人她就指挥不动……

    看看,权利这不就回到自己手中来了嘛,红岩山的钱也在自己手中,蓝欣?;ɑù蚪从途涂梢粤?。

    其实就这么简单,所以当初白杨压根就没有在意过德阳镇的那些东西。

    “看书了解这个世界,锻炼身体增长体质,从此做一个勤劳的小蜜蜂”

    看着山下白杨意气风发的说,看看,生活就是这么无聊而自在。

    然后白杨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情,到底是什么呢?

    想啊想,想半天一拍脑门。

    “把宋一道那家伙忘了,‘草还丹’酒快上市了吧?或者已经上市了?不知道销量如何,要不要回去看看呢……”

    这个还用考虑?

    走起……

    (求订阅月票收藏推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