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得很好”

    白杨突然眉开眼笑的看着钟午夜笑道。

    “嗯”?

    这表情转得太快,钟午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可惜老子信了你的鬼话”!

    白杨莫名其妙的脸色一变,手一抬,一把黑黝黝冷冰冰的手枪指着钟午夜毫不犹豫的开火!

    砰砰砰……

    “你……”

    钟午夜莫名其妙,一脸惊愕的看着白杨,身上连番中弹,脑袋都被开瓢了,带着懵逼的而已不解的心情离开了这个世界……

    特么的你神经病啊,说得好好的就动手了?

    “少爷……”?

    小猫看着白杨一脸茫然。

    “猫儿啊,你是不是在奇怪我为什么好好的就把这家伙给杀了”?

    白杨笑道。

    “嗯”

    小猫点头,是真没想明白。

    “猫儿啊,别奇怪,这家伙鬼话连篇,如果再听他忽悠下去的话,估计我就要中了他的圈套了”

    白杨吹了吹枪口的一缕青烟说道。

    “少爷的意思是,他之前说的都是假话”?

    小猫皱眉不解。

    “应该不全是假话,但能有三分真就顶天了,功德这种事情以为我会信?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天底下那么多做善事的,尤其是那些个挥手就能拯救无数人的武道强者神道高人,岂不是气运加身出门就能捡神器了?所以他说的全都是狗屁”!

    “那他是在骗少爷的话,他到底想干什么”?

    小猫问。

    “鬼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但不管他到底想做什么,我都不会给他实施的机会!或许他没有在骗我,但是他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不信,我宁愿相信他让我带着他到这里来是别有目的的也不会相信他单独想和我谈什么隐秘,可惜,他估计做梦都想不到,真正的目的还没有开始实施我就不安常理出牌了”

    白杨耸耸肩撇嘴,然后对赵石他们说:

    “把这家伙砍成肉酱,然后烧掉,我倒是要看看这神道修士还能不能复活”!

    “好……好的……少爷”

    赵石有点茫然的回答,哪怕他们的大脑经过开慧果开发,也无法理解好好的为什么白杨说动手就动手把钟午夜给弄死了。

    亲眼看到钟午夜被砍成肉酱一把火烧掉,白杨这才彻底放心下来。

    他喵的,虽然老子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我宁愿不知道就不给你机会……

    白杨自始自终都没有相信过钟午夜的任何一句话,或许钟午夜说的一些东西是真的,但绝对占据九层都是假的,你期望一个暗中左右一帮穷凶极恶匪徒的老狐狸嘴里能听到什么真话?

    “走吧,估计他们不知道在猜测我都从这倒霉催的家伙口中问出了什么呢”

    钟午夜彻底化作一堆灰烬后,白杨一身轻松说道。

    “可是少爷还有很多东西没问呀”

    小猫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小猫啊,按照常理来说,我接下来应该问他为什么要在红岩山制造杀戮,然后他会胡说八道一通,完了估计我会被他说服,而且还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接着我又会问他那什么护体金光符什么血魄剑器甚至神道修炼是怎么来的,他又会胡说八道一通,最后搞不好我还会手下他当手下,然后这家伙就会全心全意的帮助我,嘿,天底下哪儿有那么好的事情,估计默默算计我才是真的……”

    白杨一脸我早已经看穿一切的表情说。

    遇到白杨这么个不靠谱不安常理出牌的家伙,钟午夜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身为神道修士,就这么迷迷糊糊的被干掉,如果这家伙还有灵魂什么的话这会儿不知道怎么破口大骂呢。

    “少爷,你没事吧”?

    看着白杨没事人一样带着小猫他们出来,蓝霜他们第一时间围上来问。

    “我能有什么事情,还有,你们别这样看着我,我说就和那家伙说了几句话就把他杀了什么都没问你们信不信”?

    白杨看着那一双双扫描仪一样的视线无语道。

    “白兄把他杀了”?

    丰礼一脸愕然问。

    “对啊,不杀了难倒还养肥了过年”?

    白杨反问。

    哼哼,果然你这家伙不对头,钟午夜出现的时候你的反应就有问题,这会儿我把他杀了你好像很吃惊?

    白杨心头敞亮得很!

    “过年是什么?能吃吗少爷”?

    柱子这个吃货在边上好奇的问。

    他喵的,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少爷,接下来怎么办”?

    牛健神经大条,不管那么多,挠挠头问白杨。

    “忙活一天东西都没吃,你们不饿吗?接下来当然是做饭吃了”

    白杨没好气道,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其他的事情搁后面再说。

    众人散去,白杨蹲下,摸着在身边撒欢的小狼崽脑袋,掏出钟午夜的钱袋和那个金光符的金纸放在小狼崽鼻子边说:

    “闻闻,希望你的鼻子和狗一样灵,给我找到钟午夜住的地方,能不能找到点真正有用的东西就靠你了”

    嗷嗷……

    小家伙扯着脖子冲白杨来了一嗓子,居然真的闻了闻白杨手中的东西,然后原地打转几圈,摇着小尾巴向着一个方向跑去。

    “尼玛,还真的行……”

    白杨眼睛一亮,赶紧跟上小狼崽的步伐。

    跟着小狼崽在山寨里七拐八拐,半个小时后白杨来到了一处不起眼的院子外。

    院子是新搭建的,简陋得很,白杨一脚踹开,发现里面也就一栋不大的木屋而已。

    “这就是钟午夜原来在红岩山的住处吗?有那样的本事还如此低调,活该扑街”

    撇撇嘴,白杨进入木屋开始翻箱倒柜。

    然而一圈下来,差点都被他挖地三尺了,却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找到。

    “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当大脑开发到一定程度之后,再好的秘籍放着也比不过放在脑袋里面安全,反正又不会忘记,干嘛还要给别人摸尸的机会?只是这什么都得不到有点不甘心啊……”

    白杨坐床上摸着下巴嘀咕道,也不知道他是在无语还是在纠结。

    嗷嗷……

    此时小狼崽在房间的一个角落打转,冲着白杨焦急的叫唤。

    “哟呵,有发现啦”?

    白杨眼睛一瞪,赶紧跑过去看。

    在房间的角落,一块石质地板明显是可以撬开的!

    这个好,白杨三两下弄开,地板下有一个尺长的木盒。

    “果然,还是寻宝之类的才好玩,这里面会是什么呢”?。

    拿出盒子,打开,里面的东西在白杨的预料之中也在预料之外。

    没有修炼秘籍,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就一块折叠起来的兽皮,还有点旧了,摊开后得有三四个平方那么大!

    在兽皮上,也没有任何文字图案,就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线条纵横交错,密密麻麻的看得人眼晕,跟小孩子涂鸦似的,鬼知道是什么东西。

    然而将兽皮上杂乱无章毫无规律涂鸦似的线条收入脑海后,白杨闭目沉思,嘴角渐渐勾起一丝弧度。

    某一个瞬间,白杨在脑海中将见过的迷河林河道当作线条与兽皮上密密麻麻的线条某一小个地方重合后,他赫然张开了眼睛!

    “迷河林,又是迷河林,之前丰礼脱口而出说过,钟午夜曾经是德阳镇的镇守,后来又神奇消失了,既然他曾是德阳镇的镇守,那么翻看德阳镇的官方记载地里日志什么的估计不难,然后发现了点什么从此消失,恐怕就是进入迷河林了,他身上的什么血魄剑器以及符纸怕是都从迷河林深处得来的,就凭他被制住后连反抗之力都没有的本事压根就搞不出那样的高级货”!

    目光闪烁,白杨知道自己貌似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早就知道迷河林不见得,如今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迷河林的神秘!

    然而对比后他悲哀的发现,自己当时带着赵石他们已经那么深入迷河林了,但从这张兽皮上的线条来对比,他们深入迷河林的地方还不到迷河林深处的十分之一!

    把兽皮上的线条全都记在脑海,白杨找到在做饭的小猫,将盒子和兽皮丢近火堆一把烧掉……

    饭后,丰礼找到白杨拱手道:

    “白兄,现在天色已晚,我得告辞回去了”

    “这就走了吗?天都黑了不如住一晚再回去?反正红岩山上房间多还宽敞得很”

    白杨虚头巴脑的挽留。

    “不了,此地距离德阳不远,回去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丰礼最终还是带人告辞离去。

    啧,这个人有问题啊,而且有大问题,剿灭红岩山是他提出,钱粮的事情只字不提,有这么大公无私的人?钟午夜被抓住,他就不好奇钟午夜说了什么?

    老子信了你的鬼。

    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丰礼估计知道我第一次出现是在迷河林的戈多村,然后我又弄出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再加上他虽然伪装很好,但面对钟午夜的时候明显反应不对!

    既然你想玩,那么我就陪你玩!

    白杨看着丰礼离去的背影心中暗道。

    然后特么又流鼻血了,营养不够啊,思考点问题就受不了。

    “从明天开始,我要勤奋起来,锻炼身体”

    小猫一脸古怪的目光中,白杨在哪儿自顾自的说道……

    (求订阅月票收藏推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