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西坠,不久后即将天黑。

    红岩山上,一处院落中,白杨等人聚集在一起。

    “少爷,我们带着这四个红岩山的匪徒首领,挨个检查了所有我们抓住的匪徒,但却没有找到他们口中所谓的军师”!

    蓝霜看着白杨皱眉道。

    “找不到”?

    白杨挑眉,抬眼看向那四个被压着跪在地上的匪徒首领。

    “白少,我们说的都是真话,绝对没有骗你,只是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找不到军师啊”

    四当家疼的脸皮抽搐,躺地上看着白杨差点哭了,声音颤抖道。

    这家伙本身就被高机打伤,这会儿被牛健踩在脚下,用脚尖捻,还尽往伤口上招呼,那个疼就别提了。

    “是啊白少,我们真的没有骗你,确实有军师这个人,他平时唯唯诺诺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不在人群中啊,或许有可能是乘机跑了……”

    七当家这个女人看着四当家的惨状眼皮直跳,看着白杨哭丧着脸说。

    “跑?红岩山我做了紧密的安排,别说是一个人,就是一只鸟都别想飞出去,你们现在居然给我说人跑了”?

    白杨不信,看着四个当家的皱眉道。

    这他娘的谁知道军师那狗曰的跑哪儿去了,我们真不知道啊,然而白杨不信他们的话,解释也没用,他们真心没辙了。

    “白兄,如此看来,那个所谓的军师就必定是暗中左右红岩山匪徒动向的人了,此人有那样的手段,想来能逃脱白兄的安排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丰礼想了想看着白杨说道。

    “可问题是,我敢保证当我们来到红岩山下之后,这里的人只有进没有出,然而一个大活人没了,他还能上天入地不成”?

    白杨无比纠结道。

    看到没,天上的飞艇还在,无人机就放在上面,红外线随时开启监测四周,一旦有人离开或者进来都会被第一时间发现,飞艇上的人就会禀告给白杨,所以他才敢肯定没有人离开过红岩山!

    如此一来,白杨只能怀疑几个匪徒首领话的真实性了。

    “少爷,要不我先每人打断他们一条腿,是不是假话就看他们的嘴巴和骨头够不够硬了”

    牛健这个暴力狂给白杨出主意。

    “……”

    几个匪徒心中那个蛋疼,真当俘虏没人权是吧?然而他们此时没有反抗之力,要怎么收拾他们还真心没招……

    “老夫就在这里,你们可是在找我”?

    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在不远处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牛健蓝霜赵石等人第一时间将白杨护在身后,警惕的寻声望去。

    就见一个头发花白身穿青衣的老头好整以暇的坐在院子角落的石桌边喝酒。

    “军师,对,他就是军师,白少,你看,我们真没骗你啊”

    几个匪徒当家的快感动哭了,军师你是大好人,特么终于出现了,如果老子行动自由的话绝逼用打死你来感谢你的……

    “老头,你就是那什么军师?哪儿冒出来的,刚才怎么没看到你”?

    白杨在牛健身后伸出脖子看向对方问。

    “年轻人,你叫白杨是吧,不得不承认,你很有手段,几乎兵不刃血的就拿下了红岩山,近万穷凶极恶的匪徒成为了你的阶下囚,只是,你破坏了我的计划,你觉得我该拿你怎么样呢”?

    老头没回答白杨的问题,而是目无表情的看着他说。

    “你就是红岩山的军师?,看上去果然和普通人不一样,虽然我并没看出你哪儿不一样了”

    白杨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瞪眼说道。

    话虽这么说,但白杨心中却暗自警惕,这老头貌似很诡异的样子。

    不过白杨是真没看出对方哪儿和普通人不一样,不注意还以为对方是乡下卖地瓜的老农呢。

    “白兄小心,这个人极其危险,我好像有点印象,但却想不起来了”

    边上的丰礼看向那老头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严肃道。

    “丰家的三小子?没想到一转眼长这么大了,你父亲还好”?

    那老头转而看向丰礼和善的笑道。

    “咦?你俩认识”?

    白杨看向丰礼一脸古怪的问。

    然而丰礼却是瞬间脸色大变,仿佛看到了恶魔一样惊恐的后退了几步,隐藏在腰间的软剑都再度出现在了他手中,看着那老头惊悚道:

    “你是……钟午夜”?

    “咦?你居然知道我,是你父亲给你说起的”?

    老头没有否认,看向丰礼哑然道。

    “喂喂,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丰兄,那老头到底是谁???看你怕的,我觉得我自己都能一个打他十个的样子”。

    白杨在边上插嘴道。

    “他是德阳镇上一任镇守,当初不知道因何原因神秘失踪,后来我父亲才当上了镇守,没想到他居然出现在了这里,白兄,这次我们恐怕麻烦大了”

    丰礼一脸心惊的表情说。

    这老头有这么可怕?白杨完全没感觉啊。

    “少爷,这个人很危险,但具体说不上来”

    蓝霜缓缓抽出长剑沉声道。

    “年轻人,打断别人说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不过我老人家对你比较敢兴趣,就不杀你了,但小小的苦头还是要让你吃的,免得你不长记性”!

    红岩山的军师,白杨眼中自己一个能打十个的老头,丰礼无比惊恐的上一任德阳镇镇守钟午夜,此时看向白杨冷声道。

    话音落下,钟午夜张口,口中居然飞出一柄红色长剑,瞬息划过空气,居然没有发出半点声息,径直飞向了人群中的白杨。

    “卧槽,肚子里面呕出一把剑?怎么搞的”?

    白杨当时就懵逼了,这特么的不科学,你怎么吃进去的?

    “少爷小心”

    蓝霜面目凝重到极点的说道,手中利剑闪电般劈向那柄红色长剑。

    然而诡异的是,那把红色长剑特特居然会拐弯,无声无息的避开蓝霜手中的长剑,再度飞向白杨。

    “我草尼玛,这是??氐陌伞??

    白杨再度震精,这他娘怎么搞的?

    正想马上闪身回地球那边躲一下再说,却发现身躯一震,向着边上飞了出去。

    “小心”

    一声惊呼这时才传到白杨耳中。

    噗嗤……

    一声闷响,血花绽放。

    “少爷没事吧”?

    飞出去的白杨被赵石稳住紧张的问。

    “我没事”

    白杨站稳,转身看去,只见红色长剑倒飞而回,飞向了钟午夜,神奇的被他吞入了口中。

    “居然有人甘愿为你送死,难得,既然有人代你受过,我就暂时放过你了,再有下次,绝不轻娆”

    钟午夜的声音响起。

    然而白杨没听,眉头紧皱,几步过去,扒开人群,扶起倒在地上的蓝欣问:

    “蓝兄,你没事吧”?

    “死不了,只是肩膀被刺穿了而已”

    蓝欣脸色苍白的冲着白杨笑,一身蓝色长袍从肩膀的位置迅速被鲜血染红,却依旧固执的想要挣扎站起来……

    (公众章节的最后一章了,再次求推荐票和收藏支持,凌晨上架,届时希望各位兄弟姐妹能支持订阅一下,投一张月票,石头感激不?。?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