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放钱的地洞出来,白杨对身边的小猫说:

    “猫儿,去找赵石,让他带人看好这里,如果有人未经我的允许靠近,他知道怎么做的”

    “好的少爷”

    小猫点头去找赵石。

    看守钱财这种事情,还是用自己的人放心点,其他任何人都不可靠。

    “白兄,红岩山匪患已除,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丰礼问白杨。

    “我不是说过嘛,要将红岩山搬平了在这里建一座庄园,那些匪徒就是最好的劳力,等他们醒了就开始干活”

    白杨张口就胡说八道的忽悠。

    “如果需要工匠帮忙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一些”

    丰礼点头道,一副我信了你鬼话的样子。

    “丰兄就对红岩山匪徒那么多钱粮一点不动心”?

    白杨话锋一转直言不讳的问。

    由不得白杨不好奇,那么多钱粮,是个人都不可能不动心吧,然而丰礼却自始自终都是一副仿佛没看到的样子,而且并非装出来的,这就让白杨无法理解了,是以直接开口问。

    “这一切都是白兄你的功劳,我并未出半分力,甚至还差点拖后退,所有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不能要”

    丰礼摇头笑道。

    “丰兄高义”

    白杨竖起大拇指说,一脸我也信了你鬼话的样子。

    他喵的,这家伙不要钱,那么就是有更大的目的了,会是什么呢?隐藏太深,到现在都没有展露出来丝毫端倪,这个有点难搞啊。

    “白兄,红岩山诸事已了,我得回去将这个消息禀报家父,看样子白兄暂时不会回去了,我恐怕得先行一步”。

    最后丰礼看着白杨说。

    “嗯,好………咦?官府……不对……”

    白杨点头,随即心头灵光一闪,目光闪烁再度陷入沉思。

    “有什么地方不对”?

    丰礼好奇问。

    “丰兄,镇守大人一共攻打了红岩山几次”?

    白杨皱眉突然问这个。

    “家父一共围剿了红岩山四次,损兵折将都没有成功,让白兄见笑了……”

    丰礼想了想苦笑道。

    这个真没法比,白杨几乎是兵不刃血的就搞定了红岩山,让人万分汗颜。

    “丰兄,你难倒就不奇怪,这帮匪徒为什么胆敢挑衅王朝的威严?官府已经盯上他们了,他们不但不跑,反而几次三番的和官府对着干,这样一来必定不会有好结果吧?可他们偏偏就这样去做了,而且还有继续下去的架势,难倒丰兄就不觉得奇怪吗”?

    白杨皱眉不解道。

    “听白兄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点蹊跷,虽说王朝境内匪患无数,但这样明目张胆和官府对着干的却是很少,红岩山匪徒虽多,可相比起来依旧脆弱不堪,他们的举动确实反常了一点”

    丰礼这个时候也皱眉陷入了沉思。

    “还有,之前匪徒前去埋伏我们,虽说他们想先发制人,可如果留在山上依靠地利优势就立于不败之地岂不更好?然而他们偏偏跑去埋伏我们……,再一个,匪徒明知三千人下山都有来无回,却没有第一时间逃走,虽说占据地理优势,但经过之前的教训,他们中就难倒没人看出地利优势也挡不住我们?不第一时间逃走反而在最后被一锅端了,这也太不合理了”!

    白杨目光闪烁道。

    “那么白兄的意思……”

    丰礼目光微微凝重,看着白杨若有所思道。

    “意思是这背后有一个人在主导一切,不知道在谋划什么东西,不惜于王朝做对,那么他所谋划的东西一定比和王朝做对的风险还值得,毕竟和王朝做对只会招来灾祸而不会有半点好处”!

    白杨直视丰礼的双目说道。

    气氛为之一凝,蓝霜牛健下意识的将白杨护在身后。

    “那么,我们将那个人找出来,不就什么都明白了”?

    丰礼平静的看着白杨说,对于蓝霜牛健警惕的目光视而不见。

    “的确如此,我很好奇那个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白杨点头道。

    “白兄,要怎么做才能找到那个人?如果能帮上忙的话,我绝不推迟”

    丰礼笑道道。

    “我们不是抓住了四个活的匪徒首领吗?就从他们入手”

    白杨想了想说。

    很快四个当家的就被带来,五当家六当家因为辣椒粉的缘故这会儿没个人形,四当家和七当家被高机打伤,又闻了吸入式麻/醉/剂,这会儿还没醒来。

    几桶冷水下去,没一会儿四个人相继醒来,茫然四顾。

    “问你们几个问题,我想你们一定会配合我的对吧”?

    白杨看着四个醒来的匪徒首领笑道。

    “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大势已去,几个匪徒首领知道反抗都是徒劳,不如乖乖配合。

    “很好,第一个问题,你们红岩山一共有几个当家的”?

    白杨点头问。

    “七个当家的,我是老四,她是老五,他是老六,她是老七,老大老二老三不在这里”

    四当家分别指向其他三人说道。

    和其他人对了一下信息,红岩山的大当家二当家三当家都已经在之前挂了……

    死去的人不可能是主导这一切的那个人,能主导这一切的估计也没有那么容易被抓住,那么也就是说,让整个红岩山不惜和王朝对着干的人并非这几个当家的。

    “你们谁能告诉我,在红岩山,除了你们之外,还有谁说话是有分量的”?

    白杨再问。

    “没有谁了???就我们七个最大,我们说了算”

    浑身红肿的六当家艰难的说。

    “仔细想想,一定有那么个人,地位不低,但存在感却很低,平时说话不管用,可关键时刻听了他的话你们都不会轻视,仔细想,想明白了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白杨再次问道。

    几个当家的对视一眼,接着看向白杨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

    “军师”!

    “对,就是军师,平时这个人唯唯诺诺的,我们谁都可以对他呼来喝去,可一旦遇到大事,我们都会习惯性的问一下他的意见,尽管最终很多时候我们都不会听他的”

    七当家赶紧补充了一句。

    白杨和丰礼对视一眼……

    “来呀,带着他们,给我在那些昏迷的匪徒中找,将那个什么军师给我找出来”

    白杨立即吩咐道。

    如果不出意外,真正左右红岩山匪徒的就是这个存在感很低的军师了!

    很多时候,真正能主导一切的并非明面上地位最高的人,只要有头脑,暗中左右局势其实并不难……

    无疑,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求推荐票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