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中,丰礼一脸平静,纵然身处危险境地依旧面不改色。

    没个人形的血毕如同虎入羊群,一枪一个,丰礼带来的人没有人是血毕的一合之敌!

    微微转头,丰礼看了白杨他们那边一眼,目光闪烁,随即沉声道:

    “都退下”!

    话音落,身穿白衣的他伸手在腰间一抹,一柄软剑出现在手中,如灵蛇一样抖动,身影飘忽,鬼魅般冲向血毕!

    “你们不是说这个丰三少不会武功吗?你还给我保证过的,就是这样保证的”?

    白杨问留在身边的蓝霜。

    蓝霜“……”!

    这个问题他没法回答,当初信誓旦旦的说丰礼不会武功,这会儿被打脸了啊。

    “能看出他是什么境界吗”?

    看蓝霜的表情就知道他也是懵逼的,白杨撇撇嘴问:

    早就知道丰礼不简单了,没想到居然如此会装,天知道对方还隐藏了些什么手段。

    “应该是七道血气的武者,比我和牛健还高一道血气”!

    蓝霜皱眉道。

    “给我死来”!

    另一边,丰礼还未能靠近血毕,对方就怒吼一声,手中长枪划破空气发出一声沉闷的呜咽准确的刺向丰礼的面门。

    目光一凝,丰礼不敢硬接,身躯一顿,身躲开这一枪。

    然而血毕手中长枪一个横扫,直接抽向了丰礼的面门。

    这一枪太快力道太大,带起的风如同刀子一样吹在丰礼脸上,让他目光中闪过一丝惊慌。

    境界差距在那里,速度和力量悬殊太大,只能用手中的软剑去挡,一沾即走。

    借着这股反震之力,丰礼后退十数米,脸色微微发白。

    “帮忙吧,他一个人是搞不定那个姓血的”。

    白杨对蓝霜说。

    “好,不过少爷你要小心……,你们?;ず冒紫壬?br />
    蓝霜点头,又交代了其他人一声,长剑出鞘,冲过去一剑刺向血毕的后心。

    在蓝霜动手后,嘴里嚷嚷但就是不出手的牛健兄弟几个明白意思,不再出工不出力,也一起围攻血毕。

    蓝霜牛健是六道血气的武者,丰礼是七道血气的武者,加上牛健的两个弟弟和?;ɑㄒ彩俏湔?,六个人围攻血毕,但结果却不如意。

    “这个姓血的,不愧是九道血气的武者,哪怕被魔鬼椒影响了视力和听觉,但凭借可怕的身体素质和战斗直觉和他们打做一团,而且还攻多守少,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快其他人一节,简直拿他没办法,这他娘是人形怪物没跑了……”

    白杨在远处看得相当无语,这武者强大起来后也太可怕了点。

    “我也过去帮忙”

    蓝欣看着白杨说了一句,抽出短剑冲过去加入了战团。

    “女孩子家家的,打打杀杀一点都不可爱”

    白杨撇嘴。

    锵……

    血毕一枪横扫,与牛健硬碰硬,自身纹丝不动,反而将以力量见长的牛健给砸退了几米远,接着他长枪反手一刺,逼退蓝霜,长枪轮圆逼退其他人,最后又瞄准丰礼杀了过去……

    丰礼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我他喵的又没招你惹你你死追着我不放是几个意思?正主在那边看戏呢,你倒是过去啊。

    郁闷归郁闷,但他却不能说我不是白杨,白杨在那边呢,那样太不道义了,以后没法做人。

    那边战做一团的时候,赵石虎子柱子分别带人回来,除了抓住俩俘虏外,其他的全是一溜人头。

    “少爷,这是红岩山的七当家和四当家,被我们给抓了活口”

    赵石指着两个陷入昏迷的人说。

    “嗯,给他们俩捆起来,再给他们带上那种项圈”

    随意交代了句,这会儿没功夫理会俘虏,再度看向另一边的战斗。

    虽然蓝霜他们人多,但血毕太强,此时明显处于下风。

    这得打到什么时候去?

    看了十多分钟,依旧没有一个结果,反倒是蓝霜他们险象环生,摇摇头,白杨冲那边喊道:

    “姓血的,你认错人了,老子在这里”!

    说话的时候,白杨伸手一指血毕,意思不言而喻,边上的赵石虎子柱子他们秒懂。

    “……”

    “姓白的,老子杀了你”!

    血毕顿了一下,然后怒吼,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羞恼,特么打了半天老子居然认错人了,简直曰狗……

    他当即丢下其他人凶猛的冲向白杨。

    “不好,快?;ど僖?br />
    蓝霜等人脸色大变,但速度根本跟不上血毕,?;ひ丫床患?。

    砰砰砰……

    白杨身边,足足五挺高机冲着血毕开火,尺长的火焰从枪口喷出,子弹咻咻划破空气呼啸而出!

    血毕冲过来的身躯戛然而止,不停后退,噗噗噗的声音中一朵朵血花在他身上绽放!

    “卧擦,这他喵是什么身躯,铁打的吗?高机的子弹居然没法将其撕碎,只能如同普通子弹一样打穿皮肉,这才只是九道血气的武者,更厉害的岂不是要用炮弹才能对付了”?

    看到这一幕的白杨心头震惊无比。

    换个人被五挺高机同时射击估计已经成为一滩肉泥了,但血毕居然能保持身躯完整,这就太可怕了点。

    尽管这样,血毕还是死了,一句话都没有能说出,被五挺高机连番轰击,武功再高也没用,**强横如他也白搭,被打得跟筛子似的不甘倒地。

    丰礼蓝霜牛健他们全都动作定格,看着白杨的方向目瞪口呆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亲眼看到高机开火的画面,就这么轻易的将他们几个围攻都丝毫没有办法的血毕击杀!

    那是什么兵器?怎么会如此可怕,武徒都算不上的山民拿上就能杀死九道血气的武者,那我们练武还有什么用?

    额,眼前的画面,居然让这些冬练三伏夏练三九的武者开始怀疑人生了……

    “呼……”

    一直紧张守在白杨身前的小猫长长的松了口气,转身看着白杨如释重负的笑。

    “乖啦,没事的”

    白杨摸了摸小猫的脑袋。

    然后看向其他人说:

    “都别愣着了,打扫战场救治伤员,把尸体全部烧掉”

    等众人忙碌起来后,白杨对身边的赵石低声说:

    “现在赶紧让几个人回村去,找村长爷爷,让他想办法弄一批可靠的山民过来,越多越好,以后红岩山就是我们的了,人少了可不行”

    “好的少爷”

    赵石点头,亲自去安排人回去。

    “白兄,那是什么”?

    此时蓝欣一脸惊奇的来到白杨身边,指着虎子他们手中的高机问。

    其他人也凝神以待,想听白杨的回答。

    “好东西”

    白杨一句话就给他们打发了,开玩笑,这种东西我会告诉你?

    众人失望,但这是人家的秘密不想说也没办法。

    目光巡视所能看到的地方,白杨微微皱眉,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求推荐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