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看看”

    蓝霜手握长剑走向几十米外不断在冒泡的水池说道。

    哗啦,水面破开,站起一个身穿铁甲的男子。

    “咳咳……别杀我,我是红岩山的三当家,我投降……”

    对方高举双手一边咳嗽一遍喘息道,一脸通红,显然在水中憋不住了。

    “先拿下早说”

    白杨微微后退一步说。

    蓝霜点头,长剑出鞘,快速靠近。

    显然这个什么三当家也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高举的双手迅速从背后抽出两根短矛,手臂一抖,其中一支短矛划破空气发出刺耳的尖啸飞向蓝霜,而他本身则拿着另外一支短矛冲向另外一遍准备逃走。

    “大哥小心”

    包括蓝欣在内的蓝家几个人同时提醒。

    “哼”

    蓝霜冷哼一声,脚步不停,一抹寒光闪现,长剑刺出,正中短矛。

    锵……

    火化四溅中,飞向他的短矛被磕飞,蓝霜脸色微微一变,没想到对方投掷的短矛力奇大,都被震得后退了两步。

    “哪里走”!

    牛健爆吼一声,手中长棍嗡的一声冲着三当家逃走的路线砸了过去,同时自己也快速冲了过去。

    “就不能小声点?为什么这些人动手的时候都喜欢来一嗓子”?

    白杨揉了揉耳朵无语。

    砰……

    牛健砸过去的长棍插入石质地面两尺有余,石屑纷飞,正好挡在了三当家逃跑的路线,不得已他只能转向。

    蓝霜的身影出现在三当家身侧,手中利??烊缟恋绲拇滔蛩男目?。

    三当家脸色大变,蓝霜这一剑太快,抛弃了所有花哨动作,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完全是无视自身防御也要杀死对方的狠招!

    “我死你也别想好过”!

    无法躲避,三当家怒吼一声,手中短矛砸向蓝霜脑袋。

    扑哧……

    蓝霜身影鬼魅般出现在了三当家身后,手腕轻轻一抖,将长剑之上的血液甩掉冷声道:

    “我们境界相同,但你却比我慢了很多”!

    噗……

    三当家身躯一个趔趄倒在地上,胸口裂开一道口子,鲜血如喷泉一样涌出,浑身力量快速流逝,伸手指向蓝霜,想要说什么却因为口中鲜血狂涌而说不出口,没几下就咽气了。

    “你就不能慢点,我很久没和同境界的人动手了”

    这时牛健冲了过来,看了看倒地的三当家,挠挠头看着蓝霜无语道。

    “多管闲事,你想比试,我随时奉陪”

    蓝霜撇嘴道,长剑归鞘走向白杨那边,

    “我不和你打,你不敢近我的身,我打不到你,无趣得紧”

    牛健拔出自己的长棍抗在肩上跟上蓝霜的步伐瓮声瓮气的说……

    “蓝霜这个‘比’装得我给满分……”

    白杨心头嘀咕,没想到当初自己胡咧咧的理论他还真练出点门道来了,虽然白杨不懂武功,但会听会分析啊。

    “大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同样是六道血气的武者,但那什么三当家却被大哥一?;魃薄?!

    蓝飞无比吃惊的说。

    “而且大哥使的并不是任何剑招,只是简单的一个直刺而已,可为什么会如此……厉害”?

    蓝青也是一脸的不解。

    “二哥四哥,你们有没有觉得,大哥这样很危险,如果杀不死敌人,自己也将陷入极其危险的境地”

    蓝欣也皱眉道。

    看看,这不有解说的嘛……

    “你们真的是来看戏游玩的是吧?别说这些没用的,赶紧帮忙四处搜查一下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不过要小心点”

    白杨在边上无语的打断他们,现在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吗?

    蓝欣蓝青蓝飞三兄妹居然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对视一眼散开准备去搜索漏网之鱼。

    咦?情况不对啊,这么听话?

    白杨愕然。

    砰……

    就在这时,远处的一块石质地面破开,碎石激射中一个持枪人影冲出,一声怒吼响彻整个红岩山上空。

    “姓白的,你毁我红岩山基业,我杀了你”!

    怒吼声中,那持枪人影快如闪电的向着……向着另一边的丰礼冲了过去……

    “?;ど僖?br />
    “?;ど僖?br />
    数十个声音同时响起,分别是蓝霜牛健他们以及丰礼带来的属下说的。

    “听这声音应该是之前那个逃走的姓血的了,这惨样……我身边的山多和亚厦手中的高机都准备好了你冲向丰礼是几个意思”?

    白杨心中超级愕然。

    片刻时间,白杨已经分别被蓝家牛家兄妹几个团团?;て鹄?。

    他们此时也面面相窥愕然不解。

    你说要杀我家少爷你冲向丰三少干嘛?

    已经没个人形的血毕速度太快,凶悍如虎,手持长枪冲向丰礼,简直如同虎入羊群,?;し崂竦娜丝彻锨胁艘谎凰磺挂桓鲅杆倩魃?,快速接近丰礼!

    “嘶……九道血气的武者,如同当初的车洪一样”!

    蓝霜倒吸一口冷气沉声道。

    “可他为什么冲向丰三少了”?

    牛健挠头愕然不解。

    “话说你们没看到他眼睛都睁不开吗?明显是认错人了”

    白杨无语道。

    话说他喵的这也能认错?你刚才那一嗓子是在故意吓唬老子吧?

    “额,少爷,我们要不要过去帮忙?对方好像是因为少爷的那种du药从而听觉视觉都受到了严重影响,实力大打折扣,应该能将起击杀”

    蓝霜看向白杨问。

    “帮忙,一定要帮忙,不能让他出任何意外”

    白杨说得斩钉切铁,把帮忙两个字咬得很重,故意没有说出丰礼的名字。

    在场都没有一个是真正的笨蛋,闻弦音知雅意,对视一眼,留下一半?;ぐ籽?,其他人嚷嚷着冲向丰礼那边。

    “莫急,我们来救你”

    “匪徒猖狂,居然还敢跑出来动手”!

    喂喂,话说你们虽然明白了我的意思想要试探丰礼的底细,但也不能如此明显吧,倒是跑快点啊,出工不出来也比你们这‘慢悠悠’的走过去嚷嚷好吧?

    一帮演技比初入影视学院一年级的学生还不如,差评!白杨那个无语就别提了……

    丰礼和白杨他们一起离开德阳镇的时候就带来了五十个护卫,后面送项圈又来了五十多个,这会儿为了?;し崂?,上百个人悍不畏死冲向血毕已经被宰掉大半,但剩下的依旧义无反顾的冲向血毕。

    死也不退!

    这画面让白杨再一次对这边的人那种忠诚度感到吃惊和不解!

    为了主子,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地球那边如今讲究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边的这种堪称脑残的忠诚是白杨一时理解不了的,要在地球那边,伤亡这么大的话估计剩下的保镖早一窝蜂跑了……

    (求推荐票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