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个玻璃瓶从天而降,掉落在红岩山各个地方摔得粉碎,刺鼻气味扩散,如烟如雾迅速笼罩整个红岩山。

    气体所到之处,红岩山的匪徒成片成片的倒下……

    到处都是‘迷雾’,连小山一样的大猩猩大老虎和蛟龙似的巨蟒都能放倒的‘迷雾’,哪里是这些匪徒能承受得起的。

    屏住呼吸也没用,不说憋不了那么长时间,皮肤长时间接触‘迷雾’,‘迷雾’从毛孔进入血液都能将他们放倒!

    惊叫声,怒骂声,绝望求饶声此起彼伏,响彻整个红岩山之巅。

    区区十多分钟后,整个红岩山之上已经变得静悄悄了,横七竖八姿态各异到处都是陷入深度昏迷的匪徒。

    “红岩山上起雾了”?

    山下,蓝欣看了一眼山上的方向,然后又看向白杨一脸古怪的说道。

    他们在山下,距离和角度的关系,根本就看不到从飞艇上丢下去的玻璃瓶,但能隐约能看到白雾一样升腾的迷雾。

    “等雾散了,我们就可以上去了”

    白杨笑道。

    听了这句话,众人意识到这又是白杨搞的鬼,虽然不知道白杨这次用的是什么东西,但红岩山完蛋了那是肯定的!

    “走吧,我们上山,虽说红岩山此时估计没有什么反抗之力了,但我们却不能掉以轻心”。

    山上风大,迷糊扩散得很快,但白杨也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才开口上山。

    小猫跟在白杨身边,牛健蓝霜一前一后,山多,亚厦,两人在白杨左右,手中端着其他人看不懂的‘奇门兵器’。

    其实就是上好弹链的高机!

    一行人上山,沿途很顺利,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很好,简直观光一样向着红岩山山上而去。

    就差一个戴红帽子的导演举着小旗子在前面说:‘下面我们要参观的是红岩山山寨,相传此地地势险要官府多次围剿而不得……’

    红岩山的七当家是一个女人,能在一帮匪徒中凭一个女人的身份坐上七当家的位置,用了什么手段不得而知,但这样的女人无疑不会缺少应有的头脑。

    当在得知老大带着几千号兄弟下山却全部扑街只有老大一个人回来后,不想死的她就开始警惕,尤其是天上出现‘浮空飞舟’时,她更是第一时间知道红岩山要完,乘着混乱,带着百多个心腹手下往后山下山的退路而去。

    只是迷雾扩散很快,当她们一行来到下山的路上后,一百多人最后只剩下包括她在内的五/六个人。

    其他人全部躺半路了。

    “红岩山有八千兄弟,各个都是厮杀好手,官府组织上万人围剿多次都死伤无数无功而返,却在今日顷刻覆灭,那个白杨好可怕的手段”!

    站在下山的路上,七当家看了一眼山上叹息道。

    “七当家,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她身边的小弟问。

    “我们离开德阳镇吧,这里没法呆了”

    报仇的事情想都没有想过,红岩山那么牛叉都被灭了,她不觉得自己有报仇的本事。

    “等你们很久了,各位,准备哪里走”?

    当下山的路快要走到头的时候,这样一句话赫然出现在她们前方。

    七当家心头一惊,抬手示意几人停下,寻声看去,发现道路的尽头十个身穿铠甲的壮汉一字排开早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各位,我并不想与你家少爷为敌,得饶人处且饶人,如今红岩山已经不复存在,可否放我们离去”?

    七当家苦笑问。

    一身钛合金铠甲的虎子面罩早已经放下,只能看到一双和猎物厮杀时的凶悍眼神,手中端着一挺高机,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对方的话一样说:

    “你们是自己束手就擒还是准备硬闯”?

    “冲,他们只有十个人,冲过去从此我们海阔天空”!

    七当家尖叫一声,腰间抽出两把匕首,狸猫一样灵敏的冲了过去,其他人也叽哩哇啦的吼着举起武器跟上。

    “不知所往,少爷说这是什么花生米,请你们吃”!

    相隔百多米外的虎子咧嘴说。

    砰砰砰……

    高机开火,大白天也能清晰的看到枪口喷出尺长的火焰,子弹呼啸,噗噗噗,几个匪徒小弟身躯当场被撕碎!

    “别杀,我投降”!

    肩膀只是被一颗子弹擦了一点就被撕掉一大块血肉的七当家当场就跪地丢下兵器大喊。

    那是什么?太恐怖了!自己是武者,五道血气灌注全身居然不能抵挡丝毫,觉得自己还没有活够的七当家当场就跪了。

    “其他死掉的脑袋割了带上,这个女人弄晕带走,我们上山,估计大小是个头目,可不能放走了”

    虎子目光平静的说道,相隔几十米手中高机始终纹丝不动的指着七当家。

    凭实力,哪怕穿上钛合金铠甲,十个虎子都不可能是七当家的对手,但大脑经过开慧果开发的他端上高机拉开距离,十个七当家这样武者也得扑街!

    两个身穿钛合金铠甲的村民过去,身上摸出一小个玻璃瓶,打开让七当家闻了一下,然后七当家眼皮一翻到地昏迷……

    同样的一幕还发生在红岩山的另外两处密道口的位置。

    “少爷神机妙算岂是你们能跑得了的?还什么二当家,带着区区二十个人就想杀了我们跑路?武者又怎么样,我们当初大刀片子都干掉一个武者更别说现在”!

    柱子踢了一脚洞口没能冲出的红岩山二当家一脚撇嘴道。

    柱子手中同样端着一挺高机,守在这个两米高直径两米的洞口,将想要从这里逃跑的红岩山二当家一伙全部突突了!

    二当家原本仗着自己是七道血气的武者想要硬冲将柱子等人杀掉,但迎接他的却是一梭子子弹,身上的简陋铠甲没鸟用,直接撕碎,此时已经死得不能在死了!

    “大家伙把这些人的脑袋割掉带走,少爷说了,一个都不能放走,得拿回去清点人头的,要是少了一个少爷发火就不好了”!

    柱子冲身边的村民挥手道……

    “四当家的?跑得挺快,在少爷的安排下居然还能逃进密道,也是个贪生怕死的家伙,弄晕了带走”

    赵石端着一挺高机用滚烫的枪口戳了戳四当家腰侧被子弹撕开的碗口大伤口撇嘴道。

    “别杀我,我投降”

    那哥们浑身颤抖的说,这么近的距离他不是不想反抗,只是脖子上架着两把大刀片子呢,没法反抗啊……

    “早就让你投降,你偏偏不听,还害死了你仅剩的十多个兄弟,何必呢”

    赵石摇头,让人给他闻了闻‘玻璃瓶’,弄晕带走,顺着密道返回红岩山……

    红岩山上,白杨等人畅通无阻的来到山寨,当看到成片成片倒地昏迷的匪徒时,除了白杨和已经习惯了的戈多村村民外,所有人目瞪口呆。

    “白兄,你是怎么办到的”?

    丰礼艰难的看着白杨说,眼神深处闪过一丝忌惮。

    “这个是秘密,大家别闲着,丰兄,又要麻烦你的人给这些匪徒带上‘项圈’了,只是不知道你带来的项圈够不够”。

    白杨笑了笑说道,然后看向蓝霜牛健他们说:

    “你们去四处搜查一下,凡事总有例外,虽然我很相信自己的手段,但万一有几个运气好的呢?比如那边水里面就憋着个人,都快憋不住了……”

    (求推荐票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