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上山的路?难怪镇守大人一时半会儿拿这里没办法”!

    红岩山山脚下,白杨看了看上山的路对一边的丰礼说。

    上山的路在一个滑梯一样山坳中,只要对方在两边的山上布满人手,滚木垒石弓箭居高临下招呼,来多少人都得跪,压根别想攻上去。

    “若不是这样家父早就拿下红岩山了,不知白兄有何良策”?

    丰礼苦笑摇头后期待的看着白杨问。

    能上山才是关键,上不去一切都是空谈。

    “少爷,我们绕到大路的另一边,一路过来,没有遇到任何人”!

    这时半道上和白杨等人分开的山多带着其他九个村民从另一边回来汇报道。

    “如此说来,逃走的那个家伙已经回去了,正好能一网打尽”

    白杨点头道,然后才指着红岩山上山的路回答丰礼的问题说:

    “要拿下这里,依旧很简单”!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丰礼点头笑道。

    周围的人再没有人质疑白杨的话,毕竟不久前才被打过脸不是,如若白杨搞不定红岩山再喷不迟……

    看来得出大招了,还好之前有所准备,如此的话,不但能能兵不刃血的迅速拿下红岩山,还能看看这些人到底是什么反应,接受能力是不是如同戈多村的村民一样强!

    心中权衡,白杨说道:

    “等我一会儿”!

    说完他单独走到一个避开众人目光的地方,闪身消失。

    这样的情况戈多村的村民见怪不怪,挡住白杨过去的方向,不过其他人却是一脸不解,都这个时候了白杨跑哪儿去了?

    半个多小时后白杨回来,在蓝霜丰礼他们不明所以的目光中让村民们去搬东西。

    红岩山不是上不去吗?那老子就飞上去!

    是的,白杨再度动用了放在地球那边仓库的飞艇。

    对这玩意村民们已经不再陌生,白杨指点,很快就组装好,十来个村民上到飞艇,大脑得到开发的他们按照白杨教授的操作方式按部就班的操作,飞艇升空,越来越高,到了一定的高度后才向着红岩山飞去。

    “……”

    “……”

    “……”

    除了戈多村的村民,无论是蓝家牛家丰礼等人还是红岩山上的匪徒,此时都一脸懵逼的看着升空的飞艇。

    “这是浮空飞舟!原来白兄准备了这样的东西,难怪敢断言拿下红岩山,只是白兄,上去的人是不是太少……额……”

    震惊过后,丰礼一脸叹服的看着白杨说,可是想到白杨用二十个人就搞定了几千个匪徒,后面的话说不下去了。

    此时其他人看白杨见跟见鬼差不多,这样的东西都能搞来,白杨到底什么身份?

    然而白杨目光一闪,问丰礼:

    “哦?丰兄在何处见过浮空飞舟”?

    他喵的,这个世界也有飞艇?不对,这他娘的是玄幻世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郡城就有,每三天飞一次州府,白兄不知道吗?只是我看白兄的这艘飞舟和我见过的有些不大一样……”

    丰礼看着白杨目光闪烁道。

    “原来是郡城,难怪”

    白杨一脸恍然的说,给丰礼一种你早说啊其实我知道的错觉。

    其实他知道个毛线,这边他根本就不熟。

    与此同时,白杨看了周围一圈人震惊过后平复下来的目光,心中明白,他们吃惊的不止是飞艇本身,更多的是自己居然能弄来这样的东西。

    ‘对飞艇都能接受,看来自己弄出再出格的事情这边的人都能接受了’!

    至于飞艇样式不一样的问题白杨没有回答,估计说了他们这些‘乡下人’也不懂,自己也解释不清……

    山上,一个大院里,几十号人围在一起。

    中心一个装满水的大木桶中,只穿着一条兜裆布的血毕身躯浸泡在山泉水中,双拳紧握,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一声声压抑到极点的闷哼从他喉咙挤出,如同狂暴的野兽,周围一圈人看得心惊肉跳。

    血毕这个倒霉催的,此时根本就没个人形。

    脑袋像猪头,紧闭的双眼红肿得跟桃子一样,皮肤通红,还布满一个个珍珠似的水泡,要多恐怖有多恐怖,体内如火烧刀绞,无比痛苦。

    但即使是这样,血毕也以绝强的意志力控制自己不去挠身上,浑身肌肉鼓胀好似要爆炸,皮下仿佛有小耗子在穿行一样跳动不止,可见他忍得有多么痛苦。

    印度魔鬼椒啊,某些个自认为吃辣很牛叉的家伙作死去尝试,哪怕半个,不管是谁都要痛苦的在地上滚几个小时,可见魔鬼椒有多恐怖。

    而血毕呢,当时站在人群前方,浑身被魔鬼椒粉末笼罩,直接吸了一口不说,磨得跟奶粉似的辣椒粉沾染在皮肤上,直接进入毛孔……

    艾玛我去,那酸爽!

    “这到底是什么毒,怎么会如此狠辣,让人生不如死啊”

    周围的人浑身发麻,妈呀,还好早上没有和老大一起出去,要不然下场……

    至于那些没有回来的兄弟,只能心中默哀几秒钟了,死道友不死贫道。

    这些个穷凶极恶的匪徒你也别想他们有多少良心。

    兄弟之情?狗屁,过了今天明天能不能活都不知道,要兄弟之情有毛用!

    “大哥,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二当家看着猪头一样的血毕强忍心中的恶心问。

    “对方人数极少,让兄弟们都准备好,严守红岩山,依靠地利人数优势,我不信他们还能飞上来不成”!

    血毕强忍浑身的痛楚艰难的说出这番话。

    “也只能这样了,可是大哥,你的身上的毒……”

    二当家迟疑道。

    “哼,我能感觉到,这种毒毒不死人,只是让人无比痛楚而已”!

    血毕肿得跟桃子一样的眼睛努力瞪大一个缝隙,内中血红色的眼球看了一眼二当家的位置。

    这是在告诉周围的人,老子死不了,乘早收起你们的小心思。

    “军师,现在是你出注意的时候了”!

    二当家转身看着在边上几乎没什么存在感的军师说。

    “我们都太小看那个人了,原本只是以为对方智计无双,此番看来那人还是心狠手辣之辈”!

    军师低头身躯颤抖道。

    “别说这些没用的,你他娘的到底有没有办法”?

    四当家抓着军师的衣领怒道。

    “诸位当家的,不能下山和对方硬拼,他们肯定有后手,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依靠地里优势和对方周旋了”。

    军师一脸害怕的说道。

    “哼,和老大说的一样,说了等于没说,废物”!

    四当家一把将军师丢地上踢了一脚骂道。

    “诸位当家的快看天上……”

    一声惊恐的大喊惊醒所有人,一个个抬头看天,就见一艘梭型飞艇悬停在红岩山上方的高空。

    “各位当家的,不好了,山下的人居然有浮空飞艇……额……你们都知道啦”?

    这个时候,率先看到飞艇升空的红岩山岗哨跑才来汇报。

    这里毕竟没有对讲机没有电话,通讯基本靠吼……

    “快看,什么东西掉下来了”

    一声惊叫再度响起。

    然后一个个褐色的玻璃瓶掉落在红岩山山寨各处,噼里啪啦的声音中,刺鼻的雾气升腾,随风飘向各处,快速笼罩整个红岩山……。

    “不好,对方又在放毒,红岩山完了”!

    惊恐的叫声响起,匪徒几乎绝望。

    “啊啊啊啊……”

    水桶中的血毕气得站起来仰天大吼,然而他声音沙哑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求推荐票收藏,重头戏才开始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