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鸿遍野,哭喊震天,山下的情况让所有人都浑身发毛。

    “白兄,那是什么?怎生如此……歹毒”?

    丰礼不着痕迹的远离了白杨一步,指着山下浑身不自在的说。

    虽然在场的一个个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可白杨挥手间‘灭’掉几千匪徒也太过惊悚了点,而且手段还如此‘毒辣’!

    “歹毒?只是让他们吃点苦头,又死不了人的,对这些穷凶极恶的匪徒来说,我这已经很仁慈了好吧”?

    白杨撇嘴说。

    “死不了人”?

    丰礼下意识问,他们都那么难受了还死不了?他有点不信。

    “我要的是活口,弄死他们干嘛”

    白杨耸耸肩说,然后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这也叫仁慈……”

    ?;ɑㄔ诒呱喜蛔匀坏泥洁炝司?,下意识的远离白杨,一贯的‘嚣张’气焰都弱了好多。

    将几千号人整得生不如死的手段,想想都让人毛骨悚然。

    “少爷,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看着突然不说话了的白杨,边上蓝霜开口问。

    “我只准备了制/服匪徒的东西,一时忘了准备控制匪徒的东西了”

    白杨稍微有点尴尬的说。

    当然,这都不是大事,匪徒被制/服了,控制的手段多的是。

    “这个简单,就让我也尽一点绵薄之力吧”

    边上的丰礼笑道。

    “那多不好意思”

    说这句话的时候,白杨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就等着他这句话呢。

    其实白杨是故意的,他想了解一下这边的人都是怎么控制人的,再一个,你也不能光看戏不做点贡献不是,看电影还买票呢……

    丰礼也不知道看没看穿白杨的心思,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对身边自己的手下嘀咕了几句,然后对方迅速离开。

    “那我们下去看看?既然那些匪徒死不了,免得等下他们跑了”

    蓝欣在边上提议道。

    “蓝兄如果想下去的话就赶快,要不然那些东西都飘没了,说不定你还能切身感受一下匪徒此时的心情”。

    白杨看着蓝欣不怀好意的说,下面的魔鬼椒粉末还没有散尽呢。

    一看白杨就没好事,蓝欣顿时不说话了。

    等了半个小时左右,下方的魔鬼椒粉末被自然风吹散,一行人下山和吴亚他们回合。

    到了山下,那个场面别提了,跟进入了修罗场差不多。

    有个别心理素质差的匪徒承受不了魔鬼椒带来的刺激感直接自杀,一部分人干脆昏了过去,更多的身上则是自己把自己挠得血肉模糊。

    反正有一个算一个,脸上手上但凡没有遮挡的皮肤都起满了燎泡,那场面没法看。

    此时白杨安排的从德阳镇方向缓慢过来的亚厦等人来到了这里。

    “少爷,我们一路来到这里,并没有遇到任何人”

    亚厦回复白杨。

    “好事,证明这里的匪徒被我们一网打尽了”!

    白杨打了个不响的响指说,转身看向丰礼问:

    “你的人还要准备多久”?

    “很快,白兄莫急”

    丰礼笑道。

    快个毛线,一个多小时后才从德阳镇方向过来了几十号人,赶着几十辆马车而来,带来了很多东西。

    那些人在丰礼的安排下开始忙碌。

    “长见识了”

    看到那些人控制没有反抗之力的匪徒白杨心中赞叹。

    简单的说,就是丰礼给每一个匪徒准备了一个圆形项圈,这种项圈冷冰冰黑漆漆,不知道是何种金属打造,坚固异常。

    重点是这种项圈内部一圈,是锋利的利刃,十个项圈被锁链连在一起,戴在匪徒脖子上,稍微有点松垮但没有钥匙取不下来,可若其中任何一个人动作稍微大点的话,搞不好自己连同其他人的脖子都要被利刃割开!

    “娘的,太歹毒了,这样一来谁都跑不了啊”

    白杨心中无语,同时对想出这个办法的人表示佩服。

    “这是特制的刑具,我陈王朝疆域辽阔,匪徒众多,剿匪的时候若是抓到活口一般都会带上这样的项圈防止他们反抗或者逃走,这种是专门给武者以下的人准备的,给武者或者更强的高手还有另外的控制手段”。

    丰礼在边上稍微解释道。

    带上这种特制的项圈后,几千号匪徒压根就不可能跑了,而且如此一来,哪怕魔鬼椒的效果还没有过去,不想死的话浑身再难受也得给我忍着。

    想死你就动一个试试,这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不好,白兄,我们在这里耽误这么久,逃回去的那人恐怕已经回到红岩山了”!

    给所有匪徒套上项圈后,丰礼才一脸‘我刚想起’的表情看着白杨提醒道。

    个心机婊,还给我玩这套,我故意在这里耽误时间的,不让逃回去的那什么血某把红岩山上的人手都组织好,我怎么把他们一网打???

    白杨心中鄙视丰礼,脸上却无所谓的说:

    “没事,等下就过去将红岩山搞定,对了丰兄,那两个是逼问出来的红岩山的五当家和六当家,噫……都没个人形了,就交给你了,听牛健说他俩都是厉害的武者,可别让他们跑了啊”。

    “他们跑不了,多谢白兄了”

    丰礼拱手道。

    对这两个人,丰礼明显要谨慎得多,不但给他们带上了项圈,还给他们喂了一种白杨不知道的东西。

    “少爷,丰礼给他们喂的是化血散,能散掉好不容易修炼出来的血气,那两人从此就废了”!

    蓝霜在边上给白杨解释。

    “唉……”

    牛健叹息一声,那个昨天还虎虎生风和自己过招的家老六,这个时候浑身燎泡血肉模糊死狗一样的躺地上,哪儿还有昨天那种天老大他老二的样子?

    “化血散?这个东西以后得备点在身上”!

    心中嘀咕,接着白杨留下十个村民在这里看守几千号匪徒,其他人出发前往红岩山。

    收缴了兵刃,带上那种特制的项圈,匪徒压根就别想跑,而且经过魔鬼椒的折磨,半天之内这帮家伙估计跟废人没什么两样,十来个村民看守足够了。

    “水,给我水”!

    红岩山上,丢下一帮兄弟没节操跑路的血毕回到这里火急火燎的吩咐。

    他呼吸了魔鬼椒粉末,体内跟灌了滚烫铁水一样难受,皮肤火烧火燎都起泡了,眼睛疼得睁不开,看东西都看不清楚。

    一个武道狠人,就这么被折磨得不成个人样。

    “这是大当家?大家快来,大当家回来了”!

    顿时,呼啦啦一群小弟就围了上来。

    “老大怎么了,其他人呢”?

    二当家看着凄惨的血毕惊骇道。

    “我们中了对方的计,其他人估计是回不来了,我好像中了对方的奇毒,燥热难耐,快给我准备水”!

    血毕双目通红咬牙切齿的说……

    (求推荐票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