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

    听到声音,红岩山匪徒老大血毕一惊,抓着长枪看向声音的来源惊疑道。

    “不知道啊老大”

    周围的人茫然,鬼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们来了,老大你看,在那里”!

    五当家伸手一指后面最高的一处山头说。

    “他们怎么跑我们后面去了”?

    家老六愕然道。

    “好手段,只是不知道对方埋伏了多少人”!

    血毕目光凝重沉声道,他想过了各种可能,唯独没有想到这茬,毕竟这里是红岩山地盘,谁他喵的能想到对方能无声无息的把自己包围了?

    敢号称包围我们,人数一定很多吧?可为什么压根没有动静?

    他们不知道白杨他们拢共也就一百多人,而且红岩山周围的岗哨早就被昨晚白杨弄清楚了,避开他们行动起来简单得很!

    这叫什么,用地球话来说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边估计没有这句话……

    “老大,怎么办”?

    周围所有人这个时候都看着血毕等他拿主意。

    沉吟片刻,血毕直接看向白杨所在的方向吐气开声说:

    “白少果好手段,血某佩服,只是血某不知何处得罪过白少,要如此针对我红岩山”?

    一天时间,足够红岩山的人打听到白杨的姓名了。

    “老大这是怕了”?

    家老六在边上小声说。

    “笨蛋,老大这是在试探对方的虚实”!

    五当家这个妖娆的女人鄙视的看着家老六说道。

    山上,白杨揉了揉喉咙,娘的,忘了弄个喇叭过来,之前那一嗓子差点没喊破喉咙……

    “牛健,你嗓门大,直接告诉对方,现在红岩山是我的了,让他们投降”

    白杨对边上的牛健说。

    “少爷,为什么不是让他们滚蛋”?

    牛健不解的问。

    “哪儿来那么多废话,让他们滚蛋我上哪儿找那么多免费劳动力去?快说”

    白杨没好气道。

    边上的人一脸古怪的看戏,就差说‘喂喂你够了啊,还真以为一百来人就能拿下红岩山了’?

    尤其是丰礼最无语,如果真的那么简单的话,他爹早就把红岩山夷为平地了。

    “我们少爷说,红岩山是他的,让你们乖乖投降”!

    牛健粗着嗓门冲山下大喊。

    “笑话,红岩山什么时候成你们的了”?

    山下血毕差点气乐,无语道。

    “我家少爷有德阳镇镇守大人的买卖契文”!

    牛健根据白杨的指点和对方隔空喊话。

    红岩山还真是人家的?血毕那个无语别提了……

    “白兄,你真的要凭借百十人拿下红岩山”?

    丰礼真心忍不住了,看向白杨一脸古怪的问,你这玩笑开大了啊。

    “对啊,而且说了让他们在那儿投降就得让他们投降,动刀子都不算我的本事”!

    白杨一脸‘这有什么不对吗’的表情说。

    丰礼心头一惊,他哪儿来的自信能凭借百十来人兵不刃血的拿下红岩山?

    此时白杨在他心中越发的显得高深莫测起来。

    “他们是在虚张声势”!

    山下的丘陵上,血毕沉声说道。

    和上方的牛健你来我往吼了一会儿,这点时间足够他们搞清楚山上并没有多少人了。

    “那然后呢”?

    家老六一副听老大的话准没错的嘴脸问。

    “还等什么?让兄弟们上,冲上去将他们乱刀砍死”!

    血毕踢了家老六一脚没好气道。

    说话的时候,血毕已经抓着长枪如同一头猛虎一样冲了出去。

    “兄弟们,冲”!

    家老六大吼一声,手持连环大刀跟上血毕的步伐。

    话说红岩山七个当家的就来了三个,毕竟还得留人看家不是,万一全部跑出来被对方端了老窝那特么多尴尬……

    “少爷,他们出来了,好多人”

    一身量身打造钛合金铠甲的小猫站在白杨身边,抽出同样材质的阔?;ぴ诎籽钌砬暗S堑?。

    “我知道,他们等会儿就跪地投降了,小猫乖,站我身边,好戏就要开场了”

    白杨满不在乎的把小猫拉到身边,然后亲自冲着下方的吴亚等人说:

    “吴亚,给我动手”!

    对方都已经出来了,没有什么好客气的。

    “好的少爷”

    吴亚在下方回答。

    丘陵和这边山相隔上千米,此时一群匪徒已经出现在中间的空地上了,血毕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

    然而当血毕看到对面的树林里一字排开走出二十来个身穿钛合金铠甲的人后,却是停下了脚步冲着山上怒道:

    “白少也太看不起血某了吧?区区二十个人,纵然坚甲利器,也不够血某一个人杀的”!

    他们几千号人呢,你就让二十个人出来,这简直就是在侮辱人……

    二十个从林子里出来的山民相隔十米左右一字排开,人手提着一个布口袋,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伸手从布口袋里面掏出一个个装着红色粉末的玻璃瓶,没头没脑的冲着一群匪徒丢了过去。

    “小心暗器”!

    血毕目光一凝大声提醒道。

    “这也叫暗器?兄弟们,将暗器射掉”

    家老六看着那些歪歪扭扭飞过来的‘暗器’不屑道,双方相隔还远呢,那些‘暗器’飞得歪歪扭扭的又不快。

    唰唰唰,一片箭矢升空,一个个玻璃瓶临空被箭矢撕碎。

    然而对面的吴亚等人却在这个时候戴上了这帮匪徒看不懂的防毒面具……

    啪啪啪……

    每一个玻璃瓶爆开都有红色粉末迎风飘扬,几百个红色玻璃瓶粉碎,洋洋洒洒的红色粉末升腾,跟火烧云似的将所有的匪徒笼罩!

    红色粉末极细,肉眼难辨,但凡皮肤沾染到一点就火辣辣的痛,呼吸一口整个人都好像要燃烧起来了一样!

    “不好,有毒,剧毒”!

    “我的眼睛看不到了,好痛啊”!

    “我无法呼吸了,啊……”

    “给我解药,我不想死……”

    “投降,我投降了……”

    顷刻间,一群从林子冲冲出的匪徒丢盔卸甲滚了一滴,抓心挠肺哭天抢地的求饶投降了……

    “姓白的,你居然用如此下作的手段,我与你势不两立”!

    血毕只觉得浑身火烧火燎的痛,眼睛疼得睁不开,呼吸一口整个人都好似要炸了一样,那种滋味比杀了他还难受,此时一身本事百分之一都使不出来了。

    心知自己中了‘剧毒’的血毕大吼一声,然后,然后他喵的居然跑了……

    丢下几千号兄弟,强忍着‘中毒’的状态跑得那叫一个快!

    “他喵的,节操呢”?

    白杨在山上无语。

    不过其他人有一个算一个,连跑的离力气都没有了,全部扑街哀嚎不止!

    看到山下哭天抢地的场面,除了白杨之外所有人都是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情况?

    白杨咧嘴不说话,自己此时都浑身不自在。

    艾玛,看着都辣眼睛,印度魔鬼椒磨成奶粉一样的粉末没头没脑的罩下你们还不得跪?

    皮肤沾上就跟火烧似的,白杨无法想象那些身处魔鬼椒粉末中的匪徒是什么滋味!

    想想都好可怕!

    “说让他们投降他们就得投降,看到没,他们全部跪了”!

    白杨指着山下那些哭天抢地的匪徒笑道。

    为了这玩意昨天白杨还专门跑了一趟地球那边呢,很多大超市都有,并不难搞……

    (咳……和你们想的估计不大一样哈,石头就是这么不按套路出牌,哈哈,最后继续求推荐票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