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德阳镇出去,沿着红岩山的方向,七/八十里内都是一片沃野平地,一些白杨从未见过的农作物生长,农夫在田间忙碌,偶然抬头,羡慕的看他们一眼,继而再度低头劳作。

    八十多里开外,地势开始起伏,出现了丘陵,继续向前,一座座山体拔地而起。

    距离头一天停留地点还有一二十里地左右的时候,白杨看向身后的人群说:

    “山多,开始行动”

    “好的少爷”

    山多是跟白杨来德阳镇的一百人之中的一个,此时听到吩咐后,带着十个身穿钛合金兵甲的村民扛着几个箱子从另外一个方向离开。

    对于白杨的吩咐,无论是牛健蓝霜还是丰礼都没有询问,只是默默的看着。

    他们走得很慢,再度向前五里后,白杨继续吩咐道:

    “亚厦,你们留在路上,缓慢前进”!

    “好的少爷”

    亚厦回答,带着十个村民,带着几个箱子,慢慢悠悠的向前走。

    而这个时候,白杨则是不走大路了,一挥手带人向着边上的山林而去。

    “白兄,你到底在干什么”?

    蓝欣第一个没有忍住开口询问。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白杨笑了笑什么都不说。

    “谁知道他憋着什么坏”!

    ?;ɑㄔ诒呱掀沧?。

    “哼”!

    小猫瞪了?;ɑㄒ谎劾浜咭簧?,反正就是见不得任何人说白杨不好。

    嗷嗷嗷……

    就连跟在白杨身边撒欢的小狼崽这会儿也冲着?;ɑń谢?,但这家伙实在是太小了,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反倒是看上去在卖萌。

    “小家伙乖,别和她见识,等你长大了再帮我咬人”。

    白杨摸了摸小狼崽的脑袋说,至于?;ɑ?,白杨压根就没搭理。

    女人就是这样,你越是搭理她就越和你来劲,这是经过科学证明的……

    对于这样的画面蓝霜牛健已经见怪不怪,丰礼一脸我没看到的样子,而蓝家牛家的几个小弟则是一脸古怪,瞪大眼睛看稀奇。

    山高林密,平时估计也没有什么人来过,路不好走,但难不住白杨一行,逢山开路,一个多小时后,一行人来到一个树木茂密地势很高的山头停下不走了。

    “就这儿了”

    白杨悄悄用带红外线功能的望远镜向着山下瞄了一眼,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说。

    这个望远镜是当初去冷热泉的时候准备的。

    “白兄,我们来这里是做什么”?

    丰礼很纠结,你说你要去搞定红岩山,跑林子里来是要闹哪样,根本风马牛不相及好吧,是以忍不住开口了。

    “吴亚,你们准备”

    白杨先是吩咐了一下身边的村民一声,然后才看向丰礼,指着山下的方向说:

    “丰兄(每次这样叫你我都有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啊,你从这里看下去,是不是这里很高,但一直到最底下坡度都相对平缓”?

    丰礼看了看,点点头,然而还是不解。

    “那就对了,你再看,这个坡度林子很茂密吧?可继续向下三五百米,地面和红岩山的地质差不多,没什么植物了,可相对开阔的一片空地后,再一个起伏之后,又是植物茂密的丘陵,翻过那片丘陵后就是昨天我们停留的地方,看出什么来了吗”?

    白杨指着山下问。

    “那里没有虫鸣鸟叫,必定有大批人手潜伏在丘陵之中”!

    丰礼不是笨蛋,白杨一说他就明白了,说话的时候惊讶的看了白杨一眼。

    “是的,红岩山的匪徒估计已经知道我了,必定会认为我是一个极度自负的人,一定会去昨天‘约定’的地方,就必定会事先埋伏在那里周围”

    “那个地方正好处于一个山坳里面,对面悬崖峭壁堪称绝路,所以白兄分别让人绕道到另一边包抄,以及德阳镇的方向有人前往那里,我们再守住这边,将他们牢牢包围”?

    丰礼稍微一琢磨就明白了,一脸古怪的看着白杨问。

    “对,就是这样”!

    白杨一拍巴掌笑道。

    “白兄,你确定你睡醒了吗?就算你说的对,红岩山的匪徒就在那片丘陵里埋伏着,可我们百十来人你还让他们分散几个方向,这有用吗”?

    这句话是边上的蓝欣说的,看着白杨超级鄙视,跟看傻子没什么区别。

    “到时候就知道了,人多不一定有用”!

    白杨一脸你们没见过市面的表情说。

    蓝欣无语,都懒得和白杨说话了,她严重怀疑自己等人跟来纯粹是来找刺激的,不知道会不会被白杨坑死。

    “白兄,万一红岩山的匪徒没有埋伏在那里的话怎么办”?

    丰礼没有去质疑白杨的安排,反而问这个。

    “那就更好办了,两个办法,一是引他们进入包围圈,不过这个可以省省,二是他们不下山更好,直接关门打狗将红岩山一锅端了”!

    白杨笑了笑说。

    丰礼点头,不再说什么,静待事情发展就是。

    “我们会?;ず媚愕摹?br />
    ?;ɑㄆ擦税籽钜谎鬯?,她并没有丰礼的眼光和心性。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匪徒穷凶极恶,你这样的小妞他们最爱了,小心把你抢回去当压寨夫人,还有啊,他们估计还吃人,你这细皮嫩肉的可得小心了,烤来吃估计味道不错”

    白杨吓唬?;ɑ?。

    “哼,我可不是好惹的”

    ?;ɑㄏ掳鸵惶Р慌?。

    白杨不搭理他们,冲准备好的村民说道:

    “开始行动”!

    “好的少爷”

    吴亚回答,招招手,带着准备好的三十个村民沿着斜坡下去,原地留下二十来个村民?;ぐ籽?。

    除了默不作声的丰礼,其他人都觉得白杨估计是疯了,不足一百人去包围红岩山匪徒?就算他们已经在包围圈了,可这有什么卵用?

    吴亚带着人悄悄出现在斜坡下,接近空白地带后传来了已经准备好的信息,白杨好整以暇的让人搬来一张椅子坐下,吩咐道:

    “给我把眼前的这些大树砍了,它们挡我视线”!

    噼里啪啦,不一会儿周围的树木被清空。

    视野开阔了,白杨清了清嗓子大声说:

    “山下红岩山的匪徒,你们已经被包围啦,还不快快投降”!

    因为下边是一个山坳,白杨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来回回荡不止。

    白杨的举动连丰礼都忍不住嘴角抽搐了。

    无论怎么看都是以一种正确的方式在作死??!

    “等下?;ず蒙僖?br />
    蓝霜牛健对视一眼,读懂了对方眼中的意思,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看好白杨的行为。

    山下的丘陵里,茂密的林子中足足三千号穷凶极恶的匪徒屏住呼吸埋伏,就等着白杨等人自投罗网他们好一锅端呢。

    “怎么还没有来?距离昨天‘约定’好的时间都快到了”

    家老六忍不住嘀咕。

    “别急,对方一定会来,能计划颠覆车家的人,必定会来,虽然不知道对方会以什么方式对付我们,但我们这里足足三千人,占据地利优势,不管他有什么手段都必定有来无回”!

    血毕一脸从容的说。

    “不对啊老大,后面的山上好像有砍树的声音”?

    五当家此时愕然的说。

    然后他们所有人都听到了白杨吼的那一嗓子……

    (继续求推荐票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