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收拾,白杨等人貌似来这里打了一圈酱油又往回走。

    “蓝霜啊,听说你们家就有铸造兵器的作坊,而且还挺大的”?

    ‘敞篷’轿子上,白杨脑袋枕着小猫的大腿,问轿子边走路的蓝霜。

    “是的少爷,你需要什么兵器吗”?

    蓝霜回答。

    这家伙是练武练傻了吧,难倒这个时候你不应该问我为什么那红岩山的石块能烧成金属吗?

    你不好奇我还好奇呢,你们这边的人难倒不知道铁矿?白杨琢磨了下问:

    “那你家打造兵器的金属原材料是从哪儿来的”?

    “当然是买的”。

    蓝霜理所当然的说道。

    劳资……,你特么这不是废话么……

    “但那些金属又是怎么来的”?

    白杨再问,你家既然有兵器作坊,难倒就不知道铁矿可以炼铁?

    “隐约听说过,金属都是通过矿山采集而来,具体不清楚”。

    蓝霜想了想,摇摇头说道。

    白杨不问了,知道问了估计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所以说还是要多看书,整天只知道练武活得懵懵懂懂有意思吗?

    “估计这边的世界,如果有冶炼金属这样的技术,恐怕也掌握在极少数人手中,再一个,万一这边的金属不是从原矿里面冶炼出来的呢”?

    这毕竟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你不能用地球的标准来衡量这个世界,万一这个世界的金属都特么树上长出来的呢,是吧?

    慢慢来,总能搞明白的。

    牛健此时大步回来,赶上了白杨一行人,来到轿子边说:

    “少爷,我都按照你的吩咐告诉对方了,一字不差”。

    “嗯,那对方什么反应”?

    白杨好奇的问。

    就自己交代的那些话,估计是个人听到都得炸毛吧。

    “少爷,对方听了很生气,为首一人和我过了一招,他打不过我,随后他们回去,估计是商量投降的事情”

    牛健挠挠头说道。

    对方生气很正常,然而投降你个蛋蛋,如果世界上真有那么简单的事情就好了……

    另一边,丰礼纠结得要死,心中抓肝挠肺似的,无论如何他都想不通白杨到底想干什么,用什么方式拿下红岩山。

    “三少不必烦恼,我们静观其变就是”

    一直伪装成下人打扮的老人在丰礼身边小声安慰道。

    “也只能如此了……,白杨这个人,越是接触就越是发现他……”

    “很邪性”!

    那老头在丰礼纠结中用这三个字来总结。

    “对,就是邪性,好似永远都猜不到他下一步会干什么”!

    丰礼点点头,他觉得用这两个字形容白杨再合适不过了。

    回到德阳镇,各回各家,丰礼得去弄将红岩山卖给白杨的契文,要不然白杨不干事啊。

    而白杨也得准备一下。

    “白兄果然大忙人,整天留恋于青/楼之地,玩腻了又四处游玩,当真潇洒”。

    白杨刚回到白府门口,久不冒泡的蓝欣就出现在这里,看着他目无表情的鄙视道。

    这会儿蓝欣一副男装打扮,好像是刚从外面回来。

    “‘蓝兄’,瞧你说的,我这不是有正事儿嘛”

    白杨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很随意的打招呼。

    君子坦蛋蛋,我真的是在办正事,还怕别人怎么说?

    你办正事?到青/楼去和一个女子单独呆在一个屋子里,还一呆就是一整天,连续十来天你告诉我你是在办正事?嗯,估计事情很‘正’吧……

    “白兄,账目已经整理清楚,你现有钱财一千三百四十八万四千钱,这座府邸以及府邸内的一切不算,另外每一‘元’你有大概八百万钱的分红进账,在生意保持不变的情况下”!

    蓝欣说完,下巴微微一抬,好看的脖子露出一丢丢,一副快夸我的表情。

    一‘元’进账八百万,合计一下就是年收入两百多万,已经很牛了呢。

    然而什么破帐你需要算这么久?就这么点钱貌似很穷啊,我在地球那边分分钟几千万上下的……

    虽然心中这么想,但白杨却是一点诚意都没有的感谢道:

    “蓝兄幸苦了幸苦了,要不我请你吃饭”?

    “那倒不用,我还有事先走了”

    得到‘夸奖’,蓝欣背着手离开了。

    正好我只是客套一下,这会儿哪儿有功夫搭理你,耶?别说,蓝兄背手那个动作,貌似显得胸脯很大嘛……

    白杨心中嘀咕,看着边上的蓝霜问:

    “你看到你妹子都不打招呼的”?

    “每天都看到,用不着打招呼”

    “算我没说,对了,你家的人把书籍送来没有”?

    白杨撇撇嘴问。

    “应该送来了吧,等下我给少爷问问”

    蓝霜依旧没有太多表情。

    “行,如果送来了,你让他们先挑出关于德阳镇以及周边的风土人情山川地里的书籍送我的院子去”

    交代了蓝霜这么一句,白杨又看向赵石他们说:

    “把东西搬后院去,你们也跟我来”

    在白府的时候,白杨的安全不用怎么操心,一般情况下白杨没有吩咐的话,蓝霜他们都不会去打扰白杨,此时各自分开。

    白杨带着赵石等一百来个山民来到后院,指着装有高机以及肩扛式火箭筒的木箱说:

    “把这些箱子打开,他喵的,这些破玩意貌似应该能用得上了”。

    箱子打开后,好奇心贼重的虎子看着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忍不住问:

    “少爷,这些是什么”?

    “别乱动,好东西,别问,我先来琢磨一下”

    白杨敷衍了句,先来到高机跟前,闭目沉思片刻,拿起一个个零件开始组装,虽然他没有玩过这些东西,但以他现在的大脑,想要搞清楚并不难。

    对于白杨能弄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赵石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一点都不觉得惊讶,最后看结果就是。

    半个小时后,一挺差不多两米长的高射机枪被他组装好,娘的还挺重,只能放地上,上好弹链,一拉枪栓,反正这里是自己家,也没什么顾及,冲着院子里几十米外的一个石桌就开始射击。

    砰……

    只一枪,额,那么大的石桌没打着,十多米外的墙上反而崩开了大碗那个大一个洞,白杨龇牙咧嘴的倒地上揉肩膀!

    尼玛,后坐力太大了,他根本玩不转,差点没把自己给震散架……

    “少爷你没事吧”?

    小猫扶起白杨关切的问。

    “我没事,赵石,你们都看懂了吗?像我刚才一样把剩余的组装起来,记住,这样上好弹链,这样瞄准,这样射击……”

    白杨递给小猫一个我没事的笑脸,然后教赵石他们高机的用法……

    “少爷,这是何种‘神器’,居然如此可怕”!

    学会高机用法,以如今赵石他们的脑袋来说并不难,试射了一梭子子弹,不愧是常年练武的,没多久就掌握了要领,以他们的块头,后坐力可以忽略,端上高级堪称移动炮台!

    看到已经成为一堆碎石的石桌,赵石瞪大眼睛看着白杨惊骇问。

    “别管这是什么玩意,有了这东西,红岩山不是问题了吧”?

    白杨笑道。

    “那是当然,别说红岩山匪徒,恐怕就是传说中的武士强者来了也要当场饮恨”!

    赵石狠狠点头道。

    这就对了,那边还有一堆更狠的大家伙呢……

    (惯例求推荐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