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间足足两三百个平方的大厅,从周围的痕迹来看并未建立多久,整体风格尽显豪迈之气!

    好吧,其实就是很简陋了,匪徒窝嘛,也别期待有多么高大上。

    一魁梧中年人闭目立于大厅中间,右臂平伸,抓着一杆近三米长的长枪,长枪通体金属打造,手腕粗,满是斑驳痕迹,显然此人凭借这杆长枪经历过无数厮杀。

    这一杆不下三百斤的金属长枪,中年人只抓住了枪柄末梢一点,整个长枪和他手臂平直,在枪尖上放着一个直径三十厘米左右的金属盆,盆中放着水,水面纹丝不动。

    这臂力是真正的能在胳膊上跑马了!

    听到汇报的声音,魁梧中年睁眼,双目宛如刀锋让人不敢直视,沉声问:

    “对方多少人”?

    “老大,对方两百多人,一半身穿铠甲,一半骑马,全部兵刃在手,虽然带着二十多辆装有疑似货物的牛车,但看上去并不是商客,在红岩山边缘停下,无视吾等在做饭吃……”

    前来汇报的喽啰不敢看老大的眼睛,低头回答,语气有点古怪。

    他喵的,这是拿我们红岩山的哥们不存在啊,居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野炊,还有王法吗?

    老大身躯不动,沉吟片刻冷声道:

    “让老六别玩女人了,带人去,若能将他们宰掉就全部宰掉,把所有东西带回来,无论是兵器铠甲我们都不嫌多,若是无法将那些人宰掉,也要弄明白他们的身份”!

    “好的老大”

    喽啰领命而去,去找六当家的。

    这个匪徒窝足足有几千号人呢,当然不是一个老大就能管得过来的,军师这种必备职业也是存在的,只是今天还早,没有‘活动’,也就没有出现在这里。

    不久后山寨中有三四百凶恶的匪徒下山,为首的六当家是一个身高两米的大个子,扛着一柄门板似的雪亮连环大刀骂骂咧咧。

    “玩个女人都玩不清静,不管山下是什么人,都给老子洗干净脖子等着”!

    ……

    “不知白兄准备何时行动,如何拿下红岩山”?

    丰礼忍不住看着白杨问。

    “等镇守大人把红岩山卖给我的公文下来后就行动,至于什么方式,到时候丰兄就知道了,哟呵?山上有人下来了,正好……”

    白杨笑道。

    红岩山是必须要拿下的,但是你得让我拿到公文再说,白忙活的事情我不干!

    说话的时候看到了红岩山上有人下来,白杨心念一转有了计较,在丰礼愕然的注视下看着牛健说:

    “牛健,正好他们有人下来,你过去告诉他们一声,就说红岩山这个地方,德阳镇镇守大人已经卖给我了,他们在我地盘上做‘生意’不讲究,让他们明天这个时候乖乖下山到这里来投降,要不然后果自负,你自己注意点,别给人杀了啊”!

    牛健目瞪口呆的看了白杨一眼,最后挠挠头说:

    “好的少爷,我这就去告诉他们,放心,他们还杀不了我”

    看着牛健扛着长棍向着山下下来的匪徒而去,丰礼心中纠结得要死,但还是装着平静的看着白杨问:

    “白兄,这样恐怕不妥吧”?

    你让人家投降就投降,你以为你是谁啊,丰礼就差说这句了。

    “没错,就是这样,一帮匪徒而已,用不着对他们客气”

    白杨一副这有什么不对吗的表情说。

    德阳镇镇守几次带人围剿都没有能拿下的红岩山,在白杨这儿仿佛随时都能捏死的蚂蚁一样,这会儿丰礼觉得白杨要么是疯子要么是傻子要么就是妖孽,除了这三样没别的。

    “白兄是否要请来武道高人帮忙?匪徒猖狂,尤其是几个首领身手不弱,加上地势原因,恐怕就是武士强者前去也只能无功而返”!

    丰礼看了边上的蓝霜一眼若有所指的说,就差明着说就别指望蓝家牛家家主了,没用的。

    “就我们这些人足够了”!

    白杨伸手指了指赵石他们一百来号人说。

    就你们一百来号人拿下红岩山?哪怕你们身穿那种坚固的兵甲也没用!

    天上没有牛在飞啊,丰礼无语到极点。

    “今天就这样,收拾一下我们就回去了,对了,丰兄记得回去找令尊弄红岩山的买卖契文,多少钱到时候到我家来拿或者我让人送去”。

    白杨提醒道。

    “少爷,万一不行的话,让爷爷找迷河林里的山民帮忙,多少人都有,拿下红岩山不是问题”。

    小猫有点不放心,在白杨身边小声说。

    “猫儿啊,不用,拿下这里简单得很”。

    白杨摸了摸小猫的脑袋说。

    “好吧”

    小猫乖乖点头不说什么了,她相信白杨既然敢说就做得到。

    丰礼在试探白杨,白杨又何尝不是在试探对方?不但是在试探丰礼,还在试探这边的某些秩序底线,唯有知道了这些他才能对以后做出相应的举措!

    另一边,牛健来到红岩山唯一下山的那条路的路口,两三百米的上方,一群匪徒吆五喝六的迎面下来。

    目光与山上下来的匪徒六当家对视上,他忍不住眯着眼睛握紧了手中的长棍。

    武者的直觉告诉他对方身手不弱,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遇到这样的人牛健手痒了,很想和对方干一架,但想到了白杨交代的话他还是忍住了。

    “哟,这不是德阳镇牛家大少爷牛健嘛,怎么,自己一个人跑来送死了”?

    走在匪徒前方的家老六扛着大刀,看着山下的牛健咧嘴大声道。

    六当家姓家,在山寨排行老六,兄弟们称他连环大刀六爷,至于本名估计他自己都忘了。

    对方认识自己,但自己却不认识对方,对于这个问题想法很简单的牛健并没有在意,自顾自的说道:

    “我家少爷让我来通知你们红岩山的匪徒一声,红岩山这个地方,德阳镇镇守大人已经卖给我家少爷了,你们在我家少爷的地盘上做生意不讲究,明天的这个时候到那边,也就是我家少爷这会儿呆的地方去投降,要不然后果自负”!

    完完整整的交代了白杨的话之后,牛健扛着棍子转身就走,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投降?好大的口气,你家少爷以为自己是谁?哪怕碧波县的县令来了也只能望而却步……!想走?听闻牛家大少武艺高强,既然来了,我们过两招再走不迟”!

    说半天牛健压根不搭理,家老六那个气,脾气一上来扛着大刀就冲向了牛健。

    双方已经相距五十米不到,家老六迈开大步快速奔向牛健,手中连环大刀挥舞,划破空气发出呜呜的声音,那大刀都舞得看不清影子,只能看到明晃晃一片冰冷锋芒!

    背对家老六的牛健,脚步一顿,转身,手握长棍,管你大刀舞得多么好看,他只管暴力一棍砸过去。

    咣……

    一声刺耳的巨响,火花四溅,牛健忍不住后退了三步,而家老六却蹬蹬蹬后退了五六步,握着大刀的手都在轻微抖动,看向牛健,目光闪烁不定。

    “我只管传递我家少爷的话,你想打架,下次再说”!

    牛健丢下这样一句话,再度转身大步离去。

    “六当家的,要不要大家伙上去砍他?其实用几十张大弓就能轻易的弄死他”!

    一个喽啰在家老六身边问。

    “我们杀不了他的,现在跟我回去”

    家老六沉声到,还没能彻底下山,这就转身往回走。

    他必须将情况汇报给老大,德阳镇牛家大少爷居然称呼一个人为少爷,‘这不科学’,他口中的少爷是谁?

    虽然作为匪徒,但家老六并不是没有脑子的人,没把握的事情他才不干……

    (惯例求推荐票收藏三江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