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堆东西,装上准备好的一二十辆牛车,一行人出发。

    值得一提的是,这边的牛体格也很大,差不多比地球那边的牛体形大了一倍,跟他娘的吃了激素变异似的……

    当白杨一行人来到德阳镇前往红岩山方向的门口时,丰礼已经等候在这里了。

    除了丰礼自己外,他还带了百十来个携带兵刃的手下,那些人一看就不是好东……额,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三少爷,想来他们身上穿的那种兵甲,就是蓝家牛家占据压倒性优势灭掉车家的东西了”!

    当远远看到白杨一行后,丰礼身边的老人微微低声道。

    “如此看来,白杨就是幕后策划车家覆灭的那个人了,在他出现之前,这种兵甲从未在德阳镇出现过”!

    丰礼微微点头道,表情平静,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

    “丰兄,久等啦”!

    双方靠近后白杨打招呼,一点都没有迟到后不好意思的样子。

    “我也是刚来,只是,白兄这样估计不利于出行”

    丰礼不去看赵石他们身上的兵甲,也不去看牛车上大大小小的木箱,反而看坐在‘敞篷’轿子上的白杨一脸古怪说。

    丰礼是骑马的,一匹漆黑如墨的马,油光水滑肌肉线条很好看,一看就是宝马。

    “只是去看看而已,没必要那么严肃”

    白杨摆摆手不以为意的说,心道你骑马算个求,哥们我搞辆摩托车过来你和我比比速度……

    你只是去看看那还准备那么多东西干嘛?

    虽然心中这样想,但丰礼没有说,只是笑道:

    “我们这就出发”?

    “当然,到了地儿后我们野炊,你看我东西都准备好了”

    白杨指着身后大大小小的牛车说。

    合着你这是准备的吃的?丰礼嘴角抽搐,当然是没有相信白杨的鬼话。

    蓝霜和牛健惯例不怎么说话,只是稍微和丰礼打了个招呼而已。

    百十里路并不是很远,一行人晃晃悠悠也就两三个小时就快到了,这还是在白杨故意拖后退的前提下。

    嗯,他不时的要停下欣赏一下沿途风景……

    路有尽时,当远远的看着连片赤红色的山体时,白杨心中发亮。

    那些赤红色的山上并非没有草木,只是草木稀疏,相比起其他地方茂密的样子可以忽略不计!

    “白兄请看,前面就是红岩山”!

    远远的,丰礼指着指着红岩山的方向说。

    我都看到了还用你说?白杨心中撇嘴,但嘴上却是点头道:

    “好地方啊”!

    “的确是好地方,周围悬崖峭壁不利于攀爬,唯有一条小路上山,只要山上的匪徒将小路一堵,下方的人就无法轻易的攻上山去,为此,至少有上千人葬生在那里”

    丰礼摇头叹息道。

    “的确,这样的地形,堪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白杨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白兄所言极是”。

    丰礼微微诧异道。

    极是个求,我是借用的比喻,白杨也不解释,指着山上若有若无的炊烟说:

    “估计山上的匪徒在做饭,我们也停下先搞点吃的”?

    “也好,我们此来并非与匪徒交战,前方也不必再过去,就此停下吧”

    丰礼点头回应。

    生火做饭这样的事情自然是用不到白杨他们动手的,他只顾和丰礼远远的打量红岩山,指指点点的嘀咕分析地形,最后丰礼问白杨:

    “白兄觉得如何?能否有把握能拿下红岩山剿灭山上的匪徒”?

    “我再分析分析,吃东西先”

    白杨笑而不答,顾左言他。

    那就吃东西,丰礼也不以为意。

    “少爷你看,你让我们把一块赤红色石头丢火堆里,最后变成这样了”

    吃东西的时候,蓝霜拿出一些颗粒状粗糙金属递给白杨说。

    “还真是赤铁矿,含铁量如此高,而且还是露天的……”

    白杨心中惊讶,随手抛了抛手中的粗糙金属块,丢进了火堆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然后吃吃喝喝。

    一定要弄到手,山上的匪徒们,不好意思,你们挡住我的路了!

    饭后,白杨找到丰礼,想了想说:

    “丰兄,和你商量个事情呗”

    “白兄有话但说无妨”

    丰礼古怪的看着白杨说。

    白杨站起来,指了指红岩山说:

    “丰兄,我也觉得这个地方不错,这样,我想办法将山上的匪徒搞定,不用你们出一兵一卒,然后你给你父亲镇守大人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将这一片红岩山卖给我”?

    “白兄这是想取代匪徒”?

    丰礼诧异的问。

    “不不不,我可不想当匪徒,我就是觉得这个地方不错,把他铲平了盖一座庄园挺好的,你觉得呢”?

    白杨赶紧摇头道。

    你管我干嘛,只要到了我手中,我盖厕所你管得着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只要剿灭了匪徒,将这一片卖给白兄也不过家父一纸公文契约的事情”。

    丰礼平静的说道,但心中却是无比古怪,这个白杨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那就这么说定了,这里我来负责搞定,丰兄帮我弄来契约公文,弄好了我就着手剿匪,对了,如果活捉了匪徒的话,一般怎么处理”?

    白杨笑问。

    “契约的事情简单,不过这些恶贯满盈的匪徒,当然是能杀就杀了”

    丰礼想都不想的说。

    “不如这样,丰兄,到时候如果能活捉匪徒的话,主要头目交给镇守大人发落,其他的喽啰交给我如何?别误会,我不是想取代匪徒首领占据这里另立山头,我就是觉得,要挖掉这片山头,人手估计需要不少,到时候给他们锁上琵琶骨当苦力,就当为他们犯下的罪孽赎罪了”!

    白杨再次忽悠道。

    “白兄说得合情合理,如此就说定了”

    丰礼平静的说。

    不管白杨到底想做什么,丰礼相信最后自己都能知道答案!

    你一定想知道我想干嘛吧?就不告诉你,慢慢去猜,猜到我想干什么我给你写一个服字!

    ……

    “老大,山下远远的来了一伙人,看上去并不是商旅”

    红岩山上建筑成群,一个赤膊大汉来到深处的大厅大声汇报。

    (求推荐收藏三江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