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降临。

    湖边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下,十数人簇拥中的丰礼看着楼船离去,对身边一灰青袍老人微微躬身问:

    “先生,白杨此人,你怎么看”?

    老人原本一副下人打扮,但此时却直起腰板,眼神闪烁老于世故的神色,缕了缕胡须缓缓说道:

    “白杨此人,思维反应极快,只是生性跳脱,估计难成大事,若能静下心来打磨一番,也不失为一块良材”!

    听了老人对白杨的评价,丰礼先是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说:

    “先生说得对,但又不对”!

    “哦?何为对又不对”?

    老人微笑问。

    “此人聪慧异常这是对的,但说他生性跳脱却不对”!

    丰礼摇摇头轻笑道。

    “何解”?

    老人表情不变。

    “此人生性跳脱是装出来的,他将自己隐藏的极深”!

    丰礼一脸看穿一切的表情说。

    “何以见得”

    老人再问。

    “我观察后发现,此人警惕性很强,哪怕是他身边的牛健和蓝霜他都没有完全信任,恐怕此人除了自己之外,不会彻底的相信任何一个人,试问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一个生性跳脱的人”?

    丰礼笑道。

    “听你这样一说,倒也是这样”!

    老人想了想点点头。

    “从一些细节就能看出来,言谈举止,他看似随意,但却始终都和蓝霜牛健他们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而且他之前和我之间的位置也很有趣,始终都处于一个蓝霜牛健随时能护住他的角度!呵……,不过说到底,这个人还真是有趣,看似没脸没皮的顺杆子往上爬,其实是一种极其豁达的态度,我自愧不如”

    最后丰礼摇头轻笑道。

    “论学问,或许你还不如我,但论看人的眼光,我却不如你了,此人插科打诨的手段不但让人不会感到讨厌,反而能很快的拉近彼此的距离,此人,我看不透”

    老人最后无奈摇头。

    “先生,这个人真的能帮家父解决红岩山的麻烦吗”?

    丰礼话锋一转提到这事,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平静,不知道内心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如果他真的是背后策划车家覆灭的那个人,就一定可以办到”!

    老人很肯定的说。

    “那我们就静观其变吧”

    ……

    “牛健啊,将楼船??吭谀忝羌仪宸缏サ暮呗胪飞?,让人好生打理,一应用度找蓝欣报销,以后出去装……额,出去游玩的时候我们乘坐这艘楼船出去就要气派多了”

    从丰礼哪里忽悠来的楼船??亢煤?,白杨看向身边的牛健说。

    丰礼好人啊,真土豪不解释,而且还很大方,简直太好了,超级想多和这样的人做朋友……

    “少爷,打理一艘楼船花费不了多少,不用你出钱”

    牛健挠挠头说,一脸我们都这么熟了说钱多伤感情的样子。

    “奇怪……奇怪……”

    蓝霜这个时候在边上眉头紧皱的嘀咕。

    “奇怪什么”?

    牛健看着他问。

    “老牛,你没有发现吗?今天的丰礼和我们以前认识的丰礼完全不一样”!

    蓝霜皱眉一脸不解的说。

    “有什么不一样的,没变化啊”

    牛健疑惑道。

    算了,这种事情就不能和这个除了长肌肉就不长脑子的家伙讨论。

    “没什么好奇怪的,那家伙只是在演戏而已,人生在世全是演技,他距离及格只差一丢丢了”

    白杨在边上来了这么一句。

    “还请少爷明示”

    蓝霜也没听明白,看着白杨问。

    “简单的说,那家伙是装的,再说明白点,以你们的脑袋能理解的程度就是,其实这个人极度自我,自以为隐藏得很深,但在我看来也就那样,他今天安排这一出只是处于某种测试,真正的目的还没有显露出来”!

    白杨撇撇嘴说。

    都是千年狐狸你给我装什么妖,行为心理学表演心理学看过没?演戏谁不会?我本色演出估计你这会儿不知道怎么瞎猜呢!

    然而白杨说这么清楚牛健和蓝霜一个比一个没明白。

    “算了,我们回去,明天有得忙的”

    白杨懒得再解释,都说这么清楚了你们还不理解怪我咯?

    回到白府,白杨找到陈青云准备交代一声明天要带赵石他们去办点事情不上课,然而陈青云却已是喝得酩酊大醉。

    “陈青云怎么回事”?

    白杨问负责打理陈青云生活的丫鬟。

    “少爷,奴婢不知道呀,这短时间,陈先生教授完他们课业之后就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劝都劝不住”

    丫鬟小心翼翼的回答。

    “那没事了,你去忙吧”

    打发走丫鬟,白杨看着喝醉了叽里咕噜也不知道嘟囔什么的陈青云说:

    “陈兄啊,明天我要带赵石他们出去办点事情,你就不用上课了,你好吃好喝的爱干嘛干嘛,就这样,自个休息吧”

    管你听到没听到,反正我已经说了,嗯,这是态度问题。

    “白少”

    然而就在白杨抬腿准备离开的时候,却传来了陈青云很清醒的声音。

    “咦?你没醉”?

    白杨转身古怪的问,这又是玩哪一出儿?。

    “白少,请善待清荷姑娘,她是个好姑娘……呼噜……”

    陈青云就清醒了几秒钟,说完这句话又趴下睡着了。

    “啧……,这到底是醉了呢还是没醉呢”?

    白杨耸耸肩无语,转身离去。

    看到没,这位也在演戏,只是演技太烂了……

    这段时间白杨忙着找清荷学习语言,都没注意到陈青云,估计是这家伙知道了自己‘被’挖了墙角,发现白杨和他心仪的清荷‘朝夕相处’‘你侬我侬’,完了伤心之下借酒消愁呢……

    稍微一琢磨白杨就明白了陈青云是个什么情况。

    懒得解释,自己和清荷清白得如同小白花似的,你要是真心喜欢她,连这点都看不破的话活该单身一辈子……!

    接着他又找到了赵石,先关心一下下属的进度,问:

    “你们学得如何了”?

    “回少爷,用陈先生的话来说,我们启蒙已经完成了二十分之一了,这个进度他很吃惊,言道当初他学完启蒙书籍足足花了一‘元’时间”

    赵石老实回答。

    “他当初那是脑子没开窍,和你们没法比,对了,明天你们放假一天,和我出去办点事情,到时候把‘那些东西’全部带上”

    白杨交代了这么一句离开。

    合着白杨家的放假其实是去干活儿……

    完了白杨又饿了,没办法,想的事情太多。

    在小猫的伺候下吃了一份比他曾经多了几倍的食物,洗了个澡,又和能解锁所有姿势的小猫没羞没燥啪啪啪了个把小时消耗下精力,最后才睡觉……

    第二天一早,白杨惯例回地球那边去瞄了一眼,发现没自己什么事儿又跑回来了。

    “走,出发去镇子门口和丰礼他们汇合”

    站在人群前方白杨挥手道。

    如果红岩山真的和想象中一样,白杨就费点脑子拿下弄到手,如果不是呢爱谁谁去,就当旅游了……

    (惯例求推荐票收藏和三江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