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席白衣的丰礼立于楼船三楼平台上,听到动静,转身看向白杨等人拱手笑道:

    “各位来了,冒昧相邀,请坐”

    平台上已经准备好了一座酒菜,几个丫鬟在一边恭候。

    “看到没,人家这船比那天你们去接我的船可气派多了”

    白杨低声在蓝霜身边说。

    蓝霜尴尬不已,这个时候回答不是不回答也不是。

    同样听到这句话的丰礼笑道:

    “这位应该就是白少了,我就称你一声白兄,如果白兄喜欢这艘楼船的话,送你就是”

    “那多不好意思”

    白杨嘴里这样客套,却转身对牛健说道:

    “等下记得找他们的人接收一下,以后咱到碧波河上游玩就用这个”

    管你什么目的,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先这样确定下来再说。

    “好的少爷”

    牛健咧嘴笑道。

    蓝霜把脸转向一边,他是真的不想认识白杨啊。

    “哈哈,白少性情中人,难得难得,那我就借贵地一用宴请各位了”?

    丰礼嘴角抽搐,就没见过这样的人,你听不出来我是客套话吗?但话已经出口,收回已经来不及,只能因为一句客套话就将这艘足足三层的华丽楼船拱手让给白杨了。

    “多谢多谢,不知丰兄(这个称呼……)让我们来有什么事情”?

    白杨坐下,看着对方开门见山的问,弯弯绕绕的什么最麻烦了。

    估计丰礼从未见过这样的人,一时居然不知道怎么说了。

    “没事,我们边吃边聊”

    白杨大大咧咧的说道,拿起准备好的筷子就开吃。

    他这一番不着调的插科打诨,一下子就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了。

    玩心计?谁有功夫和你玩心计,我技术碾压看你怎么接招!

    “呵……,只是近来听说德阳镇中出现了一位人杰,连牛家蓝家大少爷都甘愿跟随左右,是以想要结交一番”

    丰礼好不容易跟上白杨的节奏说。

    “一来就送华丽楼船这样的礼物,你这样的朋友我很喜欢”

    白杨竖起大拇指说。

    土豪,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我是不会客气的……

    “白兄性情中人,直来直往丝毫不做作,这样的朋友我交定了,些许身外之物不足挂齿,来,白兄,我敬你一杯”

    丰礼端起酒杯一脸古怪的笑道。

    孙子,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你继续给我玩心计看我不坑死你!

    “哈哈,丰兄见笑,我只是觉得如果对人太客气的话会伤了对方的心”

    白杨端起酒杯笑道,将酒杯中的百果酿一饮而尽。

    嘿,你堂堂镇守大人家的三少爷,却用迷河林中山民的百果酿来招待我,意思不言而喻了,我的所作所为估计你这段时间都搞清楚了,看你想玩什么花样……

    “白兄的话深得我心,既然我们是朋友了,那么我也不藏着掖着,最近遇到了一件麻烦事情,一时拿不定主意,想听听白兄的意见”

    丰礼放下酒杯看向白杨说道。

    他喵的,丰礼也不是省油的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他算是看出来了,和白杨这样的人相处,你就不能和他客气。

    “说说看,先说好,帮不上忙你可别说我收了礼物不讲究”

    白杨一句话就把对方的后路堵死。

    “我相信白兄一定能帮上忙的”

    丰礼一脸我看好你的样子说,完了认真道:

    “事情是这样的,最近阳镇百里外的红岩山上出现了一伙穷凶极恶的匪徒,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几次围剿损兵折将都未能成功,家父已是焦头烂额,生为人子,看到家父如此也倍感难受,奈何自身能力有限无法为家父分忧,不知道白兄可否为我指点一二”?

    这就是摆明车马了。

    “有这事儿”?

    白杨看向边上的蓝霜问。

    蓝霜想了想,点头道:

    “倒是听说最近不太平,想来应该指的就是这件事情了”

    白杨点点头,看来这事儿不假,不是对方故意搞出来的烟雾弹,表示了解,完了看向丰礼说:

    “为何不向上官请示,派人前来剿灭匪徒”?

    “如果这样的话,问题倒是能解决,但却会让家父摊上一个无能的名声,这镇守之位也算是做到头了”

    丰礼无奈道。

    “倒是这样,只是我对那什么红岩山的匪徒一点都不了解,估计这个忙我帮不了”

    白杨拿了好处就想不买账。

    糖衣炮弹糖衣炮弹,糖衣我给你吃了炮弹给你丢回去。

    “无妨,我先给白兄说说红岩山的局势白兄就清楚了”

    丰礼笑道。

    你大爷的,果然是有备而来,看来东西不好拿啊……

    接着一个青衣下人过来,摊开了一张平面地图,丰礼走过去,指着一个方块的地方说:

    “这里是德阳镇”

    然后他的手指顺着一个线条向前比划一丢丢说:

    “这里就是红岩山,这里山势陡峭易守难攻,盘踞着数千穷凶极恶的匪徒,家父曾带人几次围剿,但因为地势原因都无奈败退,还请白兄能够指点一二……”

    这是赖上老子了吧?白杨心中超级无语,随便忽悠道:

    “既然那里山势陡峭,攻不上去,那就把下山的路给围住,这样一来匪徒也下不来了,没有了补给,匪徒自然不攻自破”!

    “有道理,但是白兄,万一匪徒有秘密退路呢”?

    丰礼点点头再问。

    “那就把他们的退路找出路堵死”

    白杨再次随意应付。

    “可如果他们补给充足,短时间拿不下来呢”?

    丰礼又紧随其后提出了这种可能。

    “这样啊,那就换一个办法,放/火烧山,把他们全都给烧死就解决了”!

    反正白杨办法多的是。

    “白兄,红岩山地质特殊,周围几乎没有植被,恐怕烧不起来”

    丰礼苦笑道。

    “等等,丰兄,那什么红岩山,颜色是不是红色的”?

    白杨微微一愣,然后眉毛一挑问。

    “的确如此”

    丰礼稍微诧异的点点头道。

    白杨心头一跳,卧槽,这特么是要发啊,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

    “丰兄,这样,对于红岩山我并不了解,可否带我去看一看”?

    管你什么匪徒,管你丰礼有什么目的,反正白杨是看到发达的机会了,如果和猜想的一样,那什么红岩山一定要弄到自己手中来!

    “额,倒是可以,只是现在天色已晚……”

    丰礼愕然道,他想不明白,明明之前还满不在乎的白杨为什么会如此上心。

    “那好办,明天一早我们就去看看”

    白杨立即拍板道。

    如果有利可图的话,白杨会想方设法的搞掉红岩山上的匪徒,谁也别想拦着大爷发财,如果和猜想的不一样的话,白杨就不会那么上心了,到时候敷衍几下了事……

    (求推荐票收藏和三江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