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我们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蓝霜眉头紧皱,随即摇摇头说。

    “你们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之前还那样的严肃”?

    白杨没好气道,你们这是在忽悠我吧。

    “少爷,蓝霜所说的那种不知道,意思是我们明明对丰礼这个人很熟悉,但一点都看不透他的那种不知道,并非不认识这个人”

    牛健在边上解释。

    “原来是这样,熟悉的陌生人对吧”?

    白杨一副你们三人是不是有基情的样子问。

    “对,就是少爷说的这样,不过少爷你的表情好奇怪”

    牛健点头,看着白杨一脸古怪道。

    “别在意我什么表情,我就问有没有麻烦”?

    白杨摆摆手示意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问道。

    “不知道,应该没有什么麻烦”

    蓝霜想了想不确定的说。

    “那没事了,回去吧,路上你们给我说道说道这个丰礼是什么样的人”

    白杨带头往前走。

    一路上,经过蓝霜和牛健的述说,白杨大致的了解了一下丰礼这个人。

    镇守大人家的三少爷,读书人,没有练过任何武技,对人和善,不招惹是非,甚至经常做善事,文采在德阳镇中堪称第一!

    总结起来,丰礼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得到了蓝霜和牛健一致的‘不知道’评价,就让白杨对这个人有点留心了。

    “信息量太少,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对方的出现绝非偶然,我第一次来这里找清荷,他恰好就出现了,天底下哪儿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回到‘白府’,白杨心中总觉得丰礼的出现并不只是巧合。

    虽然他并没有‘总有刁民想害朕’的心态,但对人对事多留一份心眼总是好的。

    然而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出奇的平静,那天的丰礼出现仿佛真的只是一个巧合一样,对方再没有出现过,包括白杨在内,所有人都没有遇到任何意外事故。

    日子一如既往的平静!

    “无,天元语念‘?’,一切虚无,无论是陈国语还是天元录,都以这个字作为最后的收尾,意味天地一切,最终都会从回虚无状态……,白少,清荷念完了”

    依旧是清荷的闺房中,她合上天元录的最后一页看向白杨说道。

    这边的十‘元’,相当于地球那边的大半个月时间,白杨每天都来找清荷,直到这一天,白杨将陈国语和天元录中的所有文字都学完了!

    两种不同的文字,一共加起来接近六十万字,读写译白杨凭借开慧果二次开发的大脑复制一样的全部掌握,想忘掉都不可能。

    “清荷姑娘,这段时间打扰了”

    白杨起身微微拱手道。

    “能为白少解闷,是清荷的荣幸”

    哪怕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双方堪称朝夕相处,但清荷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说来搞笑,两人这段世间几乎没有什么交流。

    每一天白杨来这里,惯例的打招呼后,就要求清荷给他讲解两本启蒙书籍,完了打个招呼离去,时间一晃到了今天。

    “清荷姑娘,等下我就告辞了,明天或许不会再来,不过我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还是忍不住想问你”

    白杨用字正腔圆的陈国语看着清荷说道。

    “白少请问”。

    “我想问的是,这段时间清荷姑娘你一直带着面纱,无法得见真容,是否清荷姑娘有‘谁要是看了你的脸就必须得娶你,要不然你就会杀人全家’的誓言”?

    白杨一脸古怪的问。

    清荷当即愣住,随即摇摇头说:

    “清荷不曾有这样的誓言,只是习惯罢了,白少需要清荷摘下面纱吗”?

    她依旧不悲不喜的说道。

    太无趣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必了,或许我们都只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见与不见又有什么区别?就此别过”

    白杨轻笑道,旋即离去。

    “这个白少,好豁达的心性,尤其能控制自己的内心,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清荷第再一次出现这样的疑问。

    “少爷,你这见天的来找清荷姑娘,一呆就是一整天,尤其是最后脸色苍白的出来,美人再好,也要注意身体啊”。

    院子门口,牛健看着白杨一脸男人都懂的表情说。

    男人好se正常,但你也要节制点吧……

    “滚蛋,你懂个屁,对了,德阳镇中最大的书店在什么地方”?

    白杨懒得解释。

    “少爷问这个干嘛”?

    蓝霜疑惑道。

    “到书店你说干嘛”?

    白杨翻了个白眼反问。

    “德阳镇中最大的书店就是我家的,少爷要什么书我直接让人送来不就是了”

    蓝霜无语道

    “也行,让人将所有的书都送一本回去,记住,是所有书,不管是地理山川诗词歌赋小说传记人文风情,但凡能找到的书籍都给我送一份回来”

    白杨嘴巴一张吩咐道,一副完全不负责任的心态。

    “少爷要那么多书干嘛?看书好累的”?

    牛健瞪大眼睛问。

    “你管我,走,回家”

    白杨懒得解释,率先往前走。

    “打扰一下,请问是白少,蓝少和牛少吗”?

    就在此时,一个青衣俏丽丫鬟来到他们几米开外小心翼翼的问。

    “什么事”?

    牛健皱眉问,这个清风楼是他家的,或许他不认识的人很多,但不认识他的人估计不存在。

    “我家少爷想请白少过去一叙,不知白少可否移驾”?

    那丫鬟不看蓝霜牛健,而是看向白杨说。

    “你家少爷是”?

    白杨示意两人稍安勿躁,问对方。

    “我家少爷丰礼”

    该来的还是来了,对方酝酿了这么久,不知道最后到底想干什么。

    逃避不是办法,白杨看着丫鬟说:

    “既然是丰三少有情,恭敬不如从命,带路”

    “白少请跟我来”

    丫鬟微微躬身,前面带路。

    “少爷”

    蓝霜皱眉。

    “无妨,我有分寸”

    白杨轻轻摇摇头说。

    三人跟上丫鬟的脚步,离开清风楼,来到边上的湖边,在丫鬟的带领下上了一艘华丽的楼船。

    楼船起航前往湖中心,而白杨也在楼船的二楼再一次见到了丰礼……

    (求推荐票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