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内轻纱幔帐,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气息弥漫,让人心旷神怡。

    “好闻”

    白杨闭上眼睛深吸口气说道。

    前边的清荷身躯微不可查的一顿,继续前行,那一双水润的眸子深邃无波。

    “难倒我说的不对吗”?

    见对方没反应,白杨眼睛睁开一条缝隙继续问。

    他想用这种方式化解陌生的双方单独呆在一起的尴尬,可对方没反应这就无语了。

    清荷转身,看向白杨,那双眸子依旧淡然,轻语道:

    “白少请坐,清荷略备了些酒菜,不若让清荷抚琴一曲为白少以助酒兴如何”?

    对方不接招,这就没法继续下去了。

    暗道一声这个女人好深沉的心性,心中瞬间有了计较。

    白杨再度不按常理出牌,睁眼跟小偷进屋似的,探头探脑的到处乱瞅,还开口问:

    “这就是你的闺房呀”?

    “小女子居所简陋,倒是让白少见笑了”

    清荷依旧是那云淡风轻的语气,白杨心中升起一股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我还就不信了,你这个女人就没有点情绪波动!

    “的确不怎么样,比我住的地方差远了”

    白杨撇撇嘴说,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桌边。

    清荷稍微愕然,白杨一句话说得她反驳不是不反驳也不是。

    “对了,刚才我们说哪儿了”?

    抓住这一丝机会,白杨话锋一转又拐了回来。

    缕了一下耳边的一缕青丝,清荷面纱下的嘴唇勾起一丝古怪的弧度,跟上白杨的思路轻声细语道:

    “白少是否需要清荷抚琴一曲以助酒兴”?

    “不用,我刚吃饭没多久”

    白杨摆摆手示意我不饿就不吃了。

    “白少爷是个很有趣的人呢”

    清荷优雅的坐到白杨对面,古井无波的眸子平静的看着他说。

    你这个女人,别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好不好,你明明看上去又不大……

    没接话茬,白起起身,跑门口探头探脑的张望了一下,啪一声把门关上,转身往回走,心中组织语言要怎么说出自己的目的。

    在清荷没有丝毫好奇的目光中,白杨重新坐下,干脆直接从怀里掏出布包放桌子上,打开将面两的本《陈国语》和《天元录》启蒙书籍拿出,伸手点了点两本书说:

    “这样,我呢,闲来无事,不若清荷姑娘你当着我的面,将这两本书里面的每一个字读写一遍,再细致解释一下每一个字的意思如何”?

    听到没,他这是‘因为无聊’才用这种方式解闷的!

    “这是清荷的荣幸”

    清荷微微有些诧异的看了白杨一眼,但依旧是那一副云淡风轻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回答,虽然好奇但并未在意,仿佛这世间没有什么能引起她的情绪波动一样。

    白杨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大美女轻声细语空谷幽兰般的声音单独辅导,比听陈青云叽哩哇啦的拖沓讲解要舒服多了吧?

    接下来清荷拿出笔墨纸砚,征询了白杨的意见后,翻开陈国语,逐字读写,每一个字的意思细致的讲解一遍……

    白杨在房间中找了一盘水果,咔嚓咔嚓的吃,将清荷的读音,书写文字的比划顺序,以及每个字的意思丝毫不差的记在脑海,堪称复印机一样的吸收这边的文字语言。

    他刻意观察了一下,这边的纸张并非地球那边的那种纸张,而是一种质地颜色都和纸张差不多的雪白木材,被削成了纸张一样的薄片用于书写,效果几乎和纸张一样甚至更利于书写。

    毛笔和砚台都差不多,但墨汁却不是用墨条研磨出来的,而是一种天然的漆黑树汁,还带着淡淡的草木清香……

    毕竟是两个不同的世界,随着文化的传播或许某些东西类似,但很多东西还是不一样的……

    一个读写译,一个认真看认真记忆,时间悄然流逝,渐渐的夜幕降临。

    当白杨脑海中记录了两万八千四百三十一个陈王朝文字的读音,写法和意思后,脸色开始变得苍白,鼻孔两缕鲜血流淌。

    “白少,你没事吧”?

    清荷看到这一幕,稍微有些慌乱的问。

    她再怎么不食人间烟火,一旦白杨在她这里出了丝毫意外,结局恐怕比死还可怕一万倍,容不得她不小心翼翼。

    “无妨,清荷姑娘,今天我们就到这里吧,我明天再来”

    白杨仰头摆摆手说。

    这是大量的记忆后大脑负荷带来的后遗症,白杨清楚这一点。

    然后他就起身告辞离去了。

    “这个白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虽然看似不着调,但那都是不着痕迹掩饰,那眼神中只有好奇没有丝毫欲念却是装不出来的,枯坐半日,竟只为让我为其研读启蒙书籍解闷……”

    白杨离去后,清荷心中无比古怪,她也算是阅人无数了,但却看不透白杨这个人……

    “少爷,你没事吧”?

    院子门口,当白杨出现的时候,蓝霜和牛健已经等候在这里了。

    看到白杨苍白的脸以及脸上淡淡的血迹,蓝霜一瞬间变得无比凌厉的问。

    “我没事,别那么严肃”

    白杨摆摆手说。

    “真没事”?

    蓝霜皱眉。

    白杨懒得搭理。

    “少爷,你这身子太虚弱了,清荷姑娘虽美,但你也要懂得节制啊”

    牛健在边上一副我看穿真相的嘴脸瓮声瓮气的说。

    “你大爷,你才身子虚,你全家都身子虚”!

    白杨没好气道。

    “嘿嘿……俺老牛身子状着呢,之前叫了八个姑娘折腾了一下午,现在屁事没有”

    牛健挠头嘿笑道。

    尼玛,你就不是人,是头只知道耕地的老牛!

    “蓝霜你干嘛”?

    白杨没搭理牛健,但看到蓝霜一瞎子来到自己身前,身上展现出一股生人勿进气息,顿时不解的问。

    “少爷,应该没事,但牛健,你护好少爷”

    蓝霜沉声道。

    “谁敢来清风楼闹事”?

    牛健脸色一变,声音冰冷道。

    “咳咳……&*……¥%……¥”

    轻微的咳嗽声传来,接着是一句白杨听不懂的话语,对方说的是陈王朝官话,白杨才刚开始学,压根听不懂。

    “有女人的地方就有麻烦?难倒我也逃不过这样的魔咒”?

    白杨看着前方心中古怪的自语。

    一个白衣清瘦青年在四个黑衣护卫的簇拥下来到这里,站在距离白杨他们三米开外一脸微笑的说着什么。

    蓝霜和牛健的表情变得很奇怪,看上去是在和对方闲聊,但眉宇间却是压抑着的警惕。

    这个过程很短暂,几分钟时间,那青年就一脸危险的带人离去,完了还冲白杨点点头。

    “怎么回事”?

    白杨第一时间问蓝霜他们。

    “少爷,那是镇守大人家的三少爷丰礼,原本想来听清荷的琴曲,但发现我们在这里,闲聊两句就走了”

    蓝霜皱眉道。

    “那你们一脸严肃的表情是为什么”?

    白杨不解问。

    “那种想意思少爷不了解丰礼这个人”!

    牛健也在边上瓮声瓮气的说。

    “那你们给我说说这个丰礼是个什么样的人”

    白杨眉毛微微一挑问道。

    平静的生活久了总是会起一些波澜吗……?

    (这章写了两个版本,纠结了一晚上,还是将这个版本上传,最后求推荐票收藏和三江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