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说完了天,接下来再说地……这是地的写法……,然后地的读音是‘?’……,大地,孕育万物,包容一切,大地仁厚无私……我们读书人应该要有大地一样的胸怀胸襟……”

    “人,万物灵长,创造文明,建立秩序,传遍理德,划分时辰节气,为世间主宰……”

    “神,至高无上的神秘存在,掌控莫测威能,有不可思议的神秘手段,这里有个说法,之所以人在前神在后,相传人乃神之本,世间没有了人,自然也就没有了神……”!

    “气,空空蒙蒙,贯穿天地万物,天地之始,混沌无光,气动而量生,量生而天地成,天地灵气,万物生气,人之精气……莫不与气之一字息息相关……”

    “鱼,一切依托水方能生方能存方能长之存在,鱼乃为这一类生物的总称……”

    “虫……”

    “花……”

    “……”

    一个字一个字的讲解,陈青云从日上树梢的时候一直讲到日上中天,总算是将陈国语的第一页的二十个字讲解完。

    最后说道:

    “这二十个字,将世间万物大体划分,是以才重点讲解,让大家一开始就对于我们所在的世间有一个大致了解……,现在我来讲解一下每一个字的写法诀要,你们下去之后,一定要勤加练习,下一堂课我会提问……,现在下课,下午讲天元录……”

    人都散了,白杨一脸纠结的坐在一边发呆。

    “少爷怎么了”?

    小猫过来关切问。

    看了一眼边上厚厚的两本‘启蒙书籍’,白杨叹息道:

    “二十个字就讲了一个早上,这厚厚的两本得学到什么时候去”?

    “那简单呀,少爷让陈先生讲快点就是了,反正陈先生无论讲多少讲多快我们都能记住”。

    小猫来到白杨身后给他捏肩,眉开眼笑的说。

    那倒是,经过开慧果二次开发的大脑,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开慧果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大的价值了。

    可自己的情况和山民们不一样啊,他们可以说是一张白纸,一切都得从头再来,而自己并不欠缺常识理论,只是不知道这边文字的读写意而已……

    心头琢磨,白杨眼睛一亮,有了计较,仰头看向小猫说:

    “猫儿啊,下午你继续和赵石他们一起听陈先生讲课,我出去散散心”!

    “哦,好的少爷”

    接下来吃东西,吃完东西午休,在这边下午的时候,小猫和赵石他们去听陈青云讲课,白杨听了一下,天元录的第一页也和陈国语一样是那二十个字,只是读写不一样而已,意思都差不多。

    离开陈青云讲课的地方,白杨纠结了很久,最后找到了蓝霜,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

    “少爷什么找我什么事儿”?

    蓝霜看着一脸古怪的白杨好奇问。

    “咳……蓝霜啊,那什么,你知道不知道德阳镇中最大的娱乐场所在什么地方”?

    白杨干咳一声用相对文雅的方式说道。

    “娱乐场所”?

    蓝霜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那种’玩乐的地方”

    白杨脖子一梗说道。

    “哦,少爷是想去青/楼吧?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哪个男人没有去过,寻/欢/作/乐人之常情……”

    “嘘嘘嘘,你给我小声点”!

    白杨那个尴尬,老子连大宝剑都‘没有听说过’,你如此大张旗鼓的说去青/楼/寻/欢/作/乐让我多不好意思……

    “少爷现在就想去吗?可是现在天色还早啊”

    蓝霜递给白杨一个我懂的表情,看了看天色说。

    “走起,现在就去……等等,我拿点东西”

    白杨略微尴尬,跑回卧室,带上一个布包放怀里,然后又跑回来。

    “少爷,我也去,嘿嘿,老早就想和少爷一起去青/楼了”。

    不知道哪儿得到风声的牛健这个时候出现嘿嘿笑道。

    尼玛,白杨无语,合着你们这边逛青/楼是时尚是吧……?

    “走走走,说那么多干嘛,咳咳,对了,我们要去那种清静文雅的地方……”

    白杨没好气的催促。

    “我们家的清风楼是德阳镇中最大的青/楼,里面的姑娘是最漂亮的,环境也是最好的,对了,清荷姑娘就是清风楼的头牌,等下我就让他来接待少爷,虽说她是卖艺不卖身,但那也得看谁,换成少爷的话,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吩咐一声就好,嘿嘿……”

    五大三粗的牛健冲着白杨挤眉弄眼的说。

    “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嘿……这个好,听说清荷姑娘不但琴技出众,文采也是一流,正合我意”!

    白杨眼睛一亮,你大爷,说得我有点迫不及待了哇……

    三个人离开‘白府’,在喧闹的德阳镇中穿行,不久后来到了一座紧邻漂亮湖泊的庄园。

    到地儿一看,这是青/楼?说好的一群袒/胸/露/乳的妹子甩着手帕大爷大爷的娇嗔呢?这分明就是一座清静的度假山庄好吧,半个妹子都木有看到啊。

    清风楼门口,白杨心中忍不住吐槽。

    有牛健这么个少东家带着,没有人敢上来打扰,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最深处,途中牛健找了个下人嘀咕几句后,就带着白杨直接来到了清风楼的一座清静院落。

    “少爷,清荷姑娘已经在里面等候了,我和蓝兄就不进去了,嘿嘿,玩得开心,至于少爷的安全请放心,绝对不会有半点差错”

    院子门口,三人停下,牛健冲白杨挤眉弄眼的说。

    “那你们呢”?

    白杨一脸‘那多不好意思’的表情问。

    “少爷别管我们,我们自有去处,就不打扰少爷了,对了少爷,清荷姑娘还是处子之身,保管少爷满意……”

    牛健冲着白杨挤眉弄眼一番,拉着蓝霜离去。

    深吸口气,收拾下心情,白杨勇往直前的走进院子。

    “见过白少,清荷姐姐已经准备好了,请跟我来”

    刚踏进院子,就有一个俏丽的青衣小丫鬟来到白杨身边说道。

    “咳……,带路”

    白杨略微尴尬的说。

    木办法,特么来大宝剑这种地方还是头一次啊,虽然自己‘动机不纯’,但来这种地方这不没经验嘛,要怎么才能显得我是老司机的样子呢……?

    在丫鬟的带领下,白杨来到了一座精致的阁楼前,丫鬟在门口停下,推开门站在门边说:

    “白少请进,清荷姐姐在二楼”

    “你想说什么”?

    白杨看着丫鬟咬着嘴唇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问。

    “奴婢求白少疼惜清荷姐姐”

    小丫鬟红着脸小声说了这样一句话迈着小碎步走开了。

    你们要不要这样几次三番的提醒我?想不犯罪都不行??!

    进入阁楼,一股沁人心脾的淡淡清香扑面而来,踩着华丽的地毯,白杨顺着楼梯来到了二楼。

    “清荷见过白少”

    刚到二楼,一席白衣轻纱蒙面的清荷就站在香闺门口冲着白杨屈膝细语道。

    “清荷姑娘,我们这是第二次见面了吧”?

    白杨笑着打招呼。

    上次见她的时候是晚上,黑灯瞎火加上距离有点远压根就没看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贞子出没呢……

    此番近距离观察清荷,白杨只能用‘这个女人仿佛天边的云彩一样不可捉摸’来形容,一举一动如风云相舞,近在咫尺却触不可及。

    “得见白少是奴家的福气,白少里面请”

    清荷点头轻语,引白杨进屋……

    (最后惯例求推荐票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