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上次进入德阳镇是夜晚,黑灯瞎火的,再加上他是睡着了被抬进去的,是以对德阳镇他还停留在一个几乎为零的认知上。

    “看什么看?信不信我一把捏爆你的蛋蛋”!

    路上行人只是多看了他们一行几眼,跟在白杨身边的牛健眼睛一瞪,再这么嚷嚷一句,全都迅速扭头避开。

    牛家老大牛健在德阳镇中那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一旦招惹堪称倒了八辈子血霉,他这一亮相,和净街鼓没啥区别了。

    “他们好像很怕你”?

    白杨看着牛健笑道。

    “少爷,他们是畏惧我”!

    牛健固执的这样认为。

    这他喵的有区别吗?

    德阳镇墙高二十米左右,斑驳的痕迹怕不下千年岁月,居然能保存如此完好,可见这里并非遭遇过太大兵灾。

    底层人士大多穿桑麻植物纤维之类的粗布衣服,神情并非麻木,顾盼间隐含凶历,生活应该并非艰苦,且民风彪悍。

    九成九以上说的是和戈多村村民们一样的语言,极少数腔调古怪的话依稀能听出这种土语的影子,估计应该是所谓陈王朝官话了。

    城门口官差衙役能对底层人士呼喝怒骂而无人反驳手,想来社会等级森严且相对混乱……

    从码头到城门,短短千米距离,白杨悄无声息的吸收沿途所见所闻的一切信息,在脑海中加以整理,一副古时封建王朝的立体画面清晰呈现在他的脑海中。

    “牛少蓝少,你们回来啦,这位爷是……?”

    城门口,身穿黑衣腰挂长刀的官差微微拱手看向白杨一行问。

    “这位是白少”

    蓝霜随意应付了一句,点点头带着白杨等人进城。

    来自地球‘人人平等’的社会,进城的时候白杨对于这些守门的底层人员抱以友好的微笑,同样也得到了对方善意的回应。

    人与人之间相处,其实从来都没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看不顺眼,没有谁的人生是除了砍人仇杀之外就是在砍人仇杀的路上,那样的日子就没法过。

    城中又是另外一番画面。

    楼宇林立,建筑多以石质和木质组合建设,结构丝毫不显粗糙。

    茶楼,饭店,酒馆,青/楼,赌/场,医馆,当铺,商铺等比比皆是,路上行人络绎不绝,喧闹而自然,那种想象中鸡飞狗跳的混乱画面白杨是没有看到的。

    “少爷,我们是先回府还是逛一逛”?

    蓝霜在白杨身边问。

    “先回去吧”

    白杨将思绪拉回来说道,德阳镇就在这里,又不会跑了,有的是时间了解。

    一行人回到‘白府’,下人早已扫撒完毕恭候,白杨让赵石他们将带来的东西都放到府邸的最深处院落,且让人时时刻刻看管。

    安顿下来后,他才发现好像少了点什么,看着蓝霜和牛健问:

    “对了,你们俩的妹子呢”?

    “蓝欣去查账去了,迷河林山民的交易,少爷你是有分红的,?;ɑㄔ诹肺?,近期估计有所突破”

    牛健瓮声瓮气的回答。

    “那行,把陈青云叫来一下”

    白杨点头没说什么,他就随意那么一问。

    明显因为生活质量提高而变得精神了很多的陈青云很快过来,看到白杨微微拱手道:

    “见过白少,多日招待,不胜感激”。

    “无妨,陈兄,我的事情已经忙完,你看教授我的护卫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随时可以”

    “那好,我让他们准备一下,还是上次那个院子”。

    “……”

    你们才刚回来好吧?陈青云稍显无语,吃人嘴短,没办法,这是他的工作,推卸不得。

    依旧是上次那个院子,换下兵甲的赵石等人排排坐,鸦雀无声的看着前方的陈青云,就差学前班的小朋友那样背着双手了。

    “咳,上次我给你们讲了人为什么要读书,到现在你们谁还记得”?

    站在最前方,陈青云背着手咳嗽一声来了个开场白。

    百十号猛男面面相窥,然后一起看向陈青云说:

    “陈先生,我们都记得”

    陈青云眉头一皱,原本和煦的表情出现了一丝怒容,沉声道:

    “读书人讲究诚信礼仪,最忌说谎,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如若你们现在就开始说谎,以后不知道的问题是否依旧用这样的心态敷衍我?如此最终你们只会落下一个知而不知的下场”!

    “陈先生,我们真的记得,你上次说,读书可以明理明心明志……”

    虎子挠挠头站起来打断陈青云噼里啪啦的开口,将他上次说的话一字不落的说了一遍。

    “是啊陈先生,我们都记得的,你说一个个的文字构成了我们认知的一切……”

    柱子也不甘寂寞的站起来重复一遍。

    陈青云:“……”

    他此时是懵逼的,你们记得就记得吧,记那么清楚让我情何以堪,我自己说的话也没能记那么清楚……

    反应过来后的陈青云,看向一众大块头,很正式的弯下了他那仿佛永远挺直的身躯,朗声道:

    “我事先不知道就下结论,冤枉了你们,是我不对,在此我向你们道歉”!

    一番道歉,丝毫不做作。

    “陈先生使不得……”

    这就是陈青云再次开课后出现的画面。

    白杨在边上憋得好幸苦,这脸打得啪啪响哇,如今你考他们的记忆力,这个让我还能说什么?

    尴尬氛围后,陈青云从新开始,拿起两本‘启蒙书籍’说:

    “你们记住,这本是《陈国语》,这本是《天元录》,陈国语中记载了我们大陈国所有的文字,基本的地里山川,风土人情,历史典故,作为启蒙,你们在学习我们大陈国语言文字的时候,是需要浅显了解这些东西的,未来随着你们学习深入,再细致了解,天元录中记载了天元帝国的所有文字之外,还有这世间的大致脉络,这些都是你们需要基础了解的东西,从今天开始,每天前半天我会给你们讲解陈国语,后半段我给你们讲解天元录,会一直到你们学完这两本启蒙书籍为止”

    白杨在边上那个无语,是不是所有的老师都这么啰嗦?你倒是开始啊,我这儿还等着从你这儿‘偷学’文字语言呢。

    “下面大家翻开陈国语第一页,看到了吗,这一页一共有二十个字,分别是‘天地人神气,鱼虫花鸟兽,文修礼仪信,忠孝仁义德’,你们别看这只是短短的二十个字,却将我们整个世间的大体框架给勾勒了出来,接下来我将从这二十个字开始,为你们逐步讲解每一个字的读写意”。

    陈青云唠唠叨叨半天,总算是正式开始了……

    (惯例求推荐票收藏和三江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