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白杨走后,白建军问甄国萍,那个不靠谱老爸的样子消失无踪

    “我听说‘隔壁’江市长前任秘书因为手脚不干净被拿下了,这个空缺我想去填上”!

    甄国萍敲了敲桌面说。

    “给人当秘书”?

    白建军眉头一皱。

    “江市长是女的,而且年龄比我还小”

    甄国萍看穿了白建军什么鬼心思,撇撇嘴白了他一眼。

    “嘿,那我们不是要经常分居啦”

    白建军嘿笑一声,丝毫不觉尴尬,还腆着脸凑近甄国萍伸手去搂/腰。

    “又不是很远,开车个把小时就能回家了”

    甄国萍打了白建军的手一下没好气道。

    “好吧,但想填上那个职位不容易吧”?

    白建军皱眉道。

    “以前不容易,现在很简单,我听说江市长是我们学校老校长得意门生,我只需要拿到老校长的推荐信就好了,老校长偏好围棋,你觉得他现在能下得过我吗?所以推荐信很简单,至于其他的竞争对手不足为虑”!

    甄国萍一副智珠在握的表情说。

    “嘿,咱家臭小子一看就是个不安生的主,我们做父母的也不能拖后腿,若不是为了他谁操那份心纳”

    白建军摇摇头笑道。

    “唉……姓白的你干嘛”

    感受到白建军的手越来越不老实,甄国萍脸色一红嗔道。

    “你说呢,儿子又不在”。

    白建军奸笑道,抱着甄国萍就往卧室去……

    回租住的别墅路上,白杨一只手开车,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手指不停的点按,看都不看屏幕一眼。

    半个小时时间屏幕上已经被他写了上万字,不过最后被他全部删掉了,如今根本就不需要借助工具记录信息!

    这时前方一辆出租车突然横在了路中间,虽然事发突然,但白杨还是从容的避免了奔驰皮卡怼上前面出租车的腰身。

    瞄了一眼,哟呵,居然是碰瓷的,遇到活的了。

    “这年头做什么都不容易,碰瓷的也是,大半晚上的还出来工作,也够敬业的”

    白杨深感生活艰辛,没下车,就在驾驶室撑着下巴瞅,当看戏打发无聊的时间。

    话说遇到这种事情,出租车大都有行车记录仪的,不至于扯皮太久,可前方那碰瓷的哥们是个赖皮货,不赔钱死活不走,也不去医院,的哥想打电话报警吧,那哥们各种‘巧合’动作让对方打不成电话……

    “嘿,那不是上次送我到仓库去的的哥嘛,遇到我活该你走运”

    借着路灯看到前方扯皮的俩人,白杨笑了。

    然后手脚麻利的发动奔驰皮卡,拐了个弯径直向两人撞了过去。

    的哥吓了一跳,麻溜跑开,碰瓷的哥们硬气,往地上一躺不动,一副有本事撞我啊,看我不讹死你的嘴脸。

    吱……

    奔驰皮卡距离碰瓷的哥们不足半米停下来,差那么一丢丢就给碾碰瓷哥们身上了,在那哥们吓得脸色苍白中伸出脑袋说:

    “虽然我很佩服你的敬业精神,但你挡住我路了,麻烦让让,要不然我直接压过去大小也不过百十来万的事情”!

    看了一眼极具冲击眼球的六轮奔驰皮卡,那哥们识货,知道遇到硬茬子了,麻溜滚蛋。

    接着白杨冲着边上懵逼的的哥笑了笑扬长而去。

    “好像在哪儿见过……跑路要紧”!

    的哥愣了两秒,抓住机会上车跑路,留下碰瓷的风中凌乱。

    “别跑,你还没给钱呢,哎卧槽,我的腰”!

    碰瓷小哥反应过来,觉得这单生意不能黄了,想追出租车,结果猛不丁摔倒在地,这会儿是真受伤了……

    回到租住的别墅,把途中的插曲抛之脑后,洗了个澡,穿上一套干净衣服,白杨再度闪身回到了戈多村卧室。

    “是少爷回来了吗”?

    听到点动静的小猫在门外问。

    “猫儿,是我,进来吧,外面睡着不舒服”

    “好的少爷”

    小猫推门进来,借着月光看到白杨,眼睛眯成月牙笑得很开心。

    “猫儿,久等了吧”

    白杨将其搂在怀中,脑袋枕在她肩膀上说。

    “能每天看到少爷,小猫就很开心了”

    小猫特依恋的靠在白杨身上闭眼道。

    “猫儿啊,等时机成熟后我带你去见见我父母”!

    温存片刻,白杨说道。

    所谓的时机成熟自然是要等小猫学会地球那边的常识,以小猫如今的头脑,学会简直轻而易举。

    “少爷要带小猫去见老爷和夫人吗”?

    小猫身躯一抖,很是不知所措。

    “知道就好,不过我们哪里可不兴称呼老爷和夫人,到时候要叫叔叔阿姨,好啦,现在睡觉”

    白杨刮了下她的鼻子说。

    “叔叔阿姨”?

    地球这边的‘拗口发音’小猫居然一下子就记住了,还能字正腔圆的说出来,但不理解意思。

    白杨笑了笑没解释,小猫要学习的东西还多着呢,慢慢来吧,现在睡觉要紧……

    第二天一早,白杨在小猫的伺候下吃了一顿分量十足的早餐,完了找到赵石他们吩咐道:

    “把我们带去迷河林深处的那些东西都带上,接下来回德阳镇”

    “好的少爷”

    ……

    乘船再度前往德阳镇的时候,白杨一直站在船头,经过的每一条河道他都刻意观察了一下,这些杂乱无章的河道在脑海中组合勾勒,逐渐形成一副复杂的图案一角!

    “大无边际的迷河林……”

    白杨口中轻语,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嗷嗷嗷……

    路过上次蓝霜击杀母金狼的地方,小狼崽在白杨脚边无缘无故的叫了起来,仿佛它能感觉到自己是在这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自己的母亲也是在这里被杀的一样!

    “小家伙,命运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鱿嘁?,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白杨蹲下,摸了摸明显大了两圈的小狼崽轻语。

    别说,小狼崽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小脑袋蹭白杨的手。

    德阳镇的码头已经没有了当初那人来人往的画面,交易场地换到戈多村那边之后,这里变得萧条了很多。

    不过此时码头上却有上百人严阵以待。

    “来了”!

    牛高马大的牛健看着迷河林方向瓮声瓮气的说。

    碧波河上,白杨他们乘坐的船只已经出现在了视线中。

    每天都有大量往返于戈多村的交易船只,白杨他们回来的消息早已传了回来。

    “少爷好像变化不小”!

    随着白杨他们越来越近,蓝霜作为武者的感官还是很敏锐的,有些惊讶的说道。

    牛健不搭理他,在白杨等人的船只靠岸后就迎了上去。

    “让人把东西带上,别磕碰了啊,精贵得很”

    下船后白杨吩咐道,然后打量了一下蓝霜和牛健,眉毛一挑说:

    “你俩几天不见变化不小”。

    开慧果二次开发大脑的白杨也不是吃素的!

    “还要感谢少爷的指点,我们虽然血气未能更进一步,可战力方面却有了长足的进步”

    蓝霜微微躬身道。

    “那就好,走吧,对了,陈青云还在吧”?

    白杨向前边走边问。

    “没走,估计赶都赶不走了,每天好吃好喝的,人都胖了一圈”

    牛健在边上咧嘴道。

    “那就好”

    白杨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陈青云了……

    (惯例求推荐票收藏和三江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