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狼现在很乖很聪明的……对了少爷,我们现在就启程去德阳镇吗”?

    小猫蹲下,摸了摸在白杨身边撒欢打转的小狼脑袋,仰头看着白杨问。

    这种姿势,白杨看得心头微微一跳。

    抬头看了看天色,白晃晃的大太阳已经‘西’陲,低头看向小猫说:

    “今天我们就不去德阳镇了,忙了这么些天,休息一晚明天再过去”

    “好的少爷,我去给你烧水洗澡”

    小猫笑得很开心,放开小狼欢快的离去。

    嗷嗷嗷……

    小狼冲着白杨嗷嗷叫,小狗似的摇尾巴,也不知道哪儿学的,居然还会打滚卖萌……

    “小家伙,也算是你的造化,虽先天不足,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以后就跟着我吧”

    白杨蹲下摸了摸小狼的脑袋嘀咕道。

    出生没有‘几天’的小狼,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开慧果的原因,聪明得很,都会伸舌头舔白杨的手以示讨好。

    “走吧……”

    白杨起身,背手渡步在村里闲逛,小狼在他身后摇尾巴跟着,看到村里那些体形比他大几十倍的狗居然还会抬起下巴嗷一嗓子!

    这算是狐假虎威吧?白杨心头无语,都他娘成精了……

    一圈下来白杨回到树屋,小猫已经麻利的烧好了一大锅热水,正往大木桶里面提,边添凉水调试温度。

    “少爷,我弄好了,你快洗洗”

    看到白杨进来,小猫放下水桶来白杨身边说。

    白杨笑了笑,接着低头看着脚边的小狼说:

    “门外守着去”

    小狼貌似听不懂,只得亲手提着小狼的脖子将其放在门外,完了将房门一关,走到小猫身边,搂着她的腰肢说:

    “猫儿啊,我们一起洗”

    “少爷……”

    小猫羞红了脸,没有拒绝……

    一番胡天胡地,啪啪啪啪,洗澡水都打湿了屋子,反正战况很激烈,完了两人楼一起躺床上休息。

    “哎呀,少爷回来还没有吃东西,一定又饿又累吧,我去给少爷做吃的”

    小猫想到这茬,起身穿衣服。

    “猫儿啊,休息下吧,你这整天忙来忙去的”

    白杨搂着她不让起。

    “小猫就是想伺候好少爷呀,我很笨的,帮不了少爷什么,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小猫低头说。

    “呵……,你呀……”

    白杨拍了拍她屁股,摇头不知道说什么。

    最终小猫还是去给他做吃的去了。

    想了想,白杨冲厨房的方向说:

    “小猫,东西多做点,越多越好,去拿最好的熊肉老虎肉做,我有用”。

    厨房的小猫动作顿了一下,脸上出现一丝‘我就知道’的笑容回答:

    “少爷,我知道了”

    然后跑去仓库搬了一两百斤各种新鲜的肉开始忙活。

    小猫不笨,她只是将一颗心都系在了白杨身上而已……

    一两个小时后,白杨在小猫伺候下吃了一顿烤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脑开发后思考需要能量增加的原因,反正他的饭量比之以前翻了两倍,而且饿得也快。

    “小狼过来”

    饭后,白杨冲门口的小狼崽招手。

    小家伙摇着尾巴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起身回屋,出来的时候白杨将四个开慧果放地上冲小狼说

    “把这些吃了”

    小家伙真心快成精了,先是冲着白杨讨好似的摇摇尾巴,然后才低头咔咔将几个开慧果吃掉。

    “少爷,你偷偷藏起来啦”?

    小猫在边上看着,眼睛眯成月牙,抿着嘴唇有些小狡黠的低声问。

    “嘘,谁都不能告诉哦”

    白杨竖起手指说。

    小猫一脸微笑使劲点头。

    “猫儿,你再受累点,弄点肉把这小家伙喂饱,我先去办点事情,会尽早回来的”

    最后,白杨来到小猫准备的超大食盒边上说。

    “好的,少爷早点回来,我等你”

    微微一愣,白杨笑着点头。

    “就为这一句等你,你对我不离不弃,我亦还你生死白头”!

    将那一份突如其来的感触埋在心底,他看着身边超大的食盒纠结道:

    “额……猫儿啊,帮我提卧室去一下”

    食盒太重了他搬不动……

    帮白杨把食盒提卧室后,小猫识趣的退出,还关上了门,卧室内,白杨抓着食盒闪身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如此宝物,天生地养,毁了怕是要遭天谴,不知道当时丢过来的时候他们没有看出什么……,就这样放冰箱里,这边谁能想到,这种玻璃球一样的东西居然是能开发大脑的逆天神物”?

    地球这边,租住的别墅卧室内,白杨放开食盒,捡起地上装有开慧果的袋子走向厨房,嘴里自语道。

    数了数,开慧果一共还有一百八十二个,取出十二个用塑料袋装上,其他的丢冷藏室,关上冰箱门,来到卧室看着那超大的食盒发愁。

    提不动啊……

    最后只得分几次将食盒里的东西搬奔驰皮卡上,带着十二个开慧果往家的方向而去。

    途中接了个电话,是4S店打来的,两个问题,他的布加迪修好了,再一个是奔驰皮卡的车牌和保险下来了。

    有钱好办事,直接让对方送租住的别墅来等着!

    然而他刚回到自家楼下,电话又响起了,拿起来一看,又是那‘阴魂不散’的宋一道。

    “干嘛”?

    接通后白杨问,嘴里依然不着调,但表情却很平静。

    “你大爷,你说干嘛?我说你是被索马里海盗绑架了还是被女儿国抓去当人种去了?老是玩失踪有意思吗……”?

    “说重点,我很忙的”!

    白杨嘴角含笑,一句话给对方顶了回去。

    “妈蛋,你忙个锤子,我发现你才是大爷,老子一个超级二代成给你跑腿的了……,那什么,酒厂快弄好了,你准备的原浆呢?好家伙,马上要投入生产了你这个大老板给我玩失踪……”

    拿下手机,白杨看了看时间,再次贴耳朵上说道:

    “六个小时后,让人到我租住的别墅来取,第一批我给你十坛,少生产一点,我们走精品高端路线,不是要去冲击这个世界的酒业招恨,我知道你有些能量,但这个世界我们惹不起的人太多,先期低调点”

    “这个我还要你教?真以为我是脑残二代呢,先说好啊,第一批次至少有三分之一得拿出去送人,这种事情你懂的,不把某些人的嘴堵住以后会麻烦不断,还有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想要安稳的赚钱,必须得先吃点亏,拿出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我运作一下,保管以后这种酒畅销全国都不会有人来找麻烦,懂?如果不懂的话这事儿就没法搞”!

    “我不是笨蛋,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而已,相比起这些,免去麻烦后能安稳赚到的钱才是大头,我懂,就这样,我挂了”

    委屈吗?白杨一点都不觉得!

    仔细算一笔帐的话,还是他赚了。

    被命名为‘草还丹’的酒一旦上市,必定引起轰动,到那个时候,各种各样的麻烦必将接踵而至!

    但拿出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不一样了,宋一道这样的二代找的‘股东’能量必定不小,有那些人为这种酒保驾护航免去后顾之忧何乐不为?

    再一个,有了那些股东在,估计一般商业或者官方的麻烦都省了,而且到时候电视网络上打广告什么的恐怕也能省一大笔!

    如此一来,相比起死拽着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招人恨,能够畅通无阻的大赚特赚岂不更好?

    “不过很多时候有些东西也不是那么好拿的,嘿……等有时间想个办法,换种方式让你们主动的把这部分钱给我送兜里来”!

    低声轻语,然后下车回家。

    这会儿才下午四点过,父母不在家,白杨将车上的东西搬进屋,安静的躺沙发上等……

    (仁者见仁,很多人就是眼睛里面揉不得沙子,一叶障目看不到真正的利益,生在这个世界上要明白一个道理,在人类这个群体社会,吃独食是大忌,最后求推荐票和收藏,咦?差点忘了还有三江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