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果已经不再那么明显,至少减半”!

    吃下第二枚开慧果,白杨闭目感受脑海中的清凉,心中自语。

    没逃过再次暴饮暴食一翻下场,只是吃的东西也比之前明显减半。

    既然有效果的话……

    他拿起了第三枚开慧果……然后第四枚……第五枚……

    “效果减半减半再减半……到第五枚的时候,效果已经几乎为零,开慧果作用于人体的效果已经到极限……”!

    吃下五枚开慧果白杨停下,再吃就是纯粹的浪费。

    “来,小猫,把它吃了”

    接着他拿出一枚开慧果递给小猫说。

    “谢谢少爷”

    小猫这次没有拒绝,接过吃下,依旧是一翻暴饮暴食的下场,然后白杨给了她第二枚,第三枚……

    最后,小猫也吃下了五枚开慧果,再看其他村民,每人都已经吃下了自己的那一枚,带回来的猎物也差不多被吃光!

    扫了一眼袋子中的开慧果,白杨发现至少还有两百枚左右。

    “少爷,此等宝物,得一枚已经是我等山民几世修来的福分,再多我怕我们无福消受……”

    边上的赵石微微摇头道。

    在吃下开慧果后,他明显变得更加沉稳,以往眼神中的刻板消失不见。

    白杨点点头,明白他的意思,没有说什么,提着装有开慧果的袋子一步一步走向了火堆。

    “少爷……”

    小猫皱眉想要说什么,但边上的赵石却是摇头阻止了她。

    白杨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摆摆手,站稳后,背对所有人将手中装有开慧果的袋子丢进了火堆……!

    “这种东西,带出去就是祸根,就是灾害,我们不曾得到过开慧果,也没有见过开慧果,明白吗”?

    白杨转身看向所有人说。

    “少爷,我们明白,我们只是进山狩猎而已”!

    赵石点头笑道,其他村民在这个时候也是一脸茫然的摇摇头,表示根本就不知道白杨在说什么。

    呵,本来就不是笨蛋,吃下开慧果后一个个都特么快变人精了……

    “收拾一下,我们回村”

    撇撇嘴,白杨摇头笑道。

    站在老鹰崖顶端,在他们收拾的时候,白杨看着德阳镇的方向,脑海中千百念头闪烁,最终定格,脸上出现一丝莫名的笑容。

    “大脑开发居然如此神奇,联想能力计算能力简直可怕……这边所谓的神道,最有可能就是……”

    这些话在他的脑海,并没有说出来,根据种种道听途说以及自己此时的分析,他对于这边虚无缥缈的所谓神道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猜测!

    随后,他的脑海中再次千百念头瞬息闪过,弯腰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比划,一条条记忆中的线条被勾勒出来,最终在地面形成了一个杂乱无章的图案。

    用脚抹掉地上的图案,他转身看向迷河林深处自语道:

    “迷河林,果然不简单,总有一天,我会揭开你的神秘面纱”!

    下一刻,白杨身躯微微摇晃,脸色苍白,两个鼻孔鲜血直流。

    “少爷,你怎么了”?

    小猫一声惊叫,来到白杨身边紧张的关切道。

    白杨若无其事的抹了一把流下的鼻血笑道:

    “小猫别担心,没事,只是吃下开慧果后的一点后遗症而已”

    “后遗症?,可是我们为什么没有流鼻血”?

    小猫不信,觉得白杨在骗她。

    吃下开慧果的小猫记忆力学习能力以及反应能力都有了长足的提升,但有些东西和聪明与否无关,纯粹是认知的问题,不明白也在情理之中。

    “因为你们体质好,想得少”

    白杨笑道,摸了摸她的脑袋示意不用担心自己,并没有过多解释什么。

    “哦,那少爷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话,一定要告诉小猫”

    “会的”

    白杨点头。

    身体素质太差,大脑运算速度过快,血液供氧供养能力不足,才导致用脑过度出现流鼻血和轻微晕厥的情况,这点是白杨分析得很透彻。

    “这算不算是坑了自己?所谓有得必有一失,万幸的是弥补起来很简单,只是……纠结啊……”

    心中叹息,估计那种得过且过的日子离自己一去不复返了!

    东西收拾完毕,一行人下了老鹰崖,在密林中穿行,往戈多村而去。

    戈多村,自从白杨等人深入迷河林后,老村长大部分时间都一脸忧虑的看着迷河林深处的方向,若没有其他必要的事情,他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当白杨等人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后,他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气,转身,又如以往一般神采奕奕的在村子里安排各种繁杂的事宜。

    他不去过问白杨等人过程以及结果,只要人回来了就比什么都重要!

    “爷爷,我们回来了”

    小猫第一时间跑老村长身边说。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老村长笑得很开心,但却眼圈微红。

    “让村长爷爷担心了”

    白杨来到老村长身边深深弯腰说道。

    无论如何,一个老人肯为你担惊受怕忐忑不安,这样的人永远都值得尊重。

    “回来就好”

    老村长依旧是这句话,谁都没有提那关键的东西,仿佛双方都遗忘了一般。

    “变化很大”!

    和老村长并肩走在戈多村,听着周围嘈杂的声音,白杨感叹道,短短‘几天’时间,戈多村周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码头已经建好,蓝家和牛家的交易渠道已经正式启用,他们和山民们交易的货物,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要比曾经车家的好几倍,这是白小哥的功劳,迷河林数十万山民无不对你感恩戴德”!

    老村长由衷的高兴道。

    “我只是做了我觉得应该做的事情”

    白杨不以为意的笑道。

    说着话,三人来到老村长的屋子。

    沉默片刻,老村长主动看向白杨说道:

    “白小哥,你本来就不属于这里,外面更加广阔的天地才是你的舞台”!

    点点头,白杨起身,在老村长面前放下一物,看向小猫说:

    “小猫,我们走吧”

    手中抓着一枚晶莹剔透的开慧果,老村长看着白杨和小猫离去的背影,很惆怅的叹息一声,看了看不远处小猫父母的牌位,沉默很久才将开慧果吃掉……

    “少爷……”

    小猫在白杨身边欲言又止。

    “很多东西,存在和不存在的区别很大,赵石以及村长爷爷他们都看得很透彻……,小猫,到德阳镇后,我们和赵石他们一起去听陈青云的讲课”!

    白杨捏了捏小猫的脸笑道。

    “少爷,我是不是很笨啊”

    小猫苦恼道。

    她想不明白,明明白杨已经将剩下的开慧果毁掉了,可这会儿又拿出一枚……

    “现在谁敢说我的猫儿笨?你只是很多东西不懂而已,如今弥补起来很快的,乖啦,别说我的猫儿了,就是小狼崽都比外面的大多数人聪明……这撒尿画地盘的臭德性是哪儿学的”?

    白杨安慰小猫,但看到摇着尾巴撒欢到处边跑边撒尿画地盘的小狼崽顿时无语……

    (求推荐票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