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来到驾驶舱,控制飞艇下降了一千五百米,但依旧悬停在距离地面一千五百米的高度,不敢再下降,怕再低的话出现什么意外。

    一条长达两千米的绳子丢下去,另一头固定在飞艇上。

    身穿潜水服身背氧气瓶的赵石来到舱门边,固定好卡扣挂钩,带着一个皮实的塑料袋纵身一跃滑了下去!

    这一幕看得白杨胆战心惊,换成他的话,是绝对没有勇气这么下去的!

    不说这足足一千五百米的高度,单单是下方的三个大家伙他就不敢,哪怕那三个家伙已经被mi倒的情况下。

    心理就过不了那一关……

    赵石下去,白杨拿着红外线望远镜观察他的一举一动,除了等待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虽然赵石是从一千五百米的高度顺着绳子下去的,但因为他体重原因,根本就没有出现太大的摆动。

    一分多钟后赵石来到了各种麻/醉/气/体充斥的地面。

    毕竟是足足一千五百米的高度,没法精确的降落到开慧果树边上。

    他身边不远处就是小山似的大猩猩!

    解开绳索后,赵石看着身边小山一样晕迷的大猩猩,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平复下心情,也不管上方的白杨他们是不是看到,冲着上方打了个OK的手势,解开绳索,视死如归的走下山坡往冷热泉而去。

    潜水服包裹着他,又带着防毒面具,自带氧气瓶避免了吸入麻/醉/气/体,他这才能在这里行动自如。

    要不然估计他刚下来就和那哥几个一起睡觉了……

    来到冷热泉边上,这边的水面呈现淡蓝色,他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心道一声好冷,脚踩在地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才发现地面满是冰霜!

    怎么会有这样的鬼地方!

    心中暗骂一声,赵石绕了半圈,靠近水面呈现淡红色的这边,却发现热得难受……

    大自然就是这么神奇,总能造就一些人意想不到的环境。

    巡视一圈,赵石发现岸边距离冷热泉中心开慧果生长的那块大石头至少有三四十米距离,根本没法过去!

    他不笨,岸边都冷热难受,估计自己下水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在岸边局促徘徊,要怎么样过去呢?

    实在是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赵石看向了那条脑袋搭在岸上昏迷的大蟒蛇。

    大蟒蛇脑袋在岸边,身躯在水中,有一段身躯距离冷热泉中心的大石头不足三米!

    “就这么办”!

    一咬牙,赵石决定踩着大蟒蛇的身躯过去!

    这需要很大的勇气和魄力,哪怕明知此时大蟒蛇无害的情况下。

    看着大蟒蛇的脑袋,赵石估计对方张嘴的话,十个自己对方都能一口吞下,那布满冰冷鳞片的身躯都接近三米粗!

    小心翼翼的过去,蟒蛇一动不动,他放心下来,大胆的伸手碰了碰蟒蛇脑袋上狰狞的尖刺,对方依旧没反应。

    “嘿嘿,我老赵也有这一天,可惜没有少爷的那奇怪东西,要不然也‘自拍’一张就好了”

    心中嘀咕,赵石没有忘记正事,爬上大蟒蛇的身躯,走向了冷热泉中心,走到头的时候纵身一跃,跨过几米距离落到了中心那块大石头上。

    “这就是开慧果吗?太神奇了,好漂亮……”

    看着身前这颗十多米高,晶莹剔透仿若翡翠般的果树,赵石忍不住感叹。

    他没忘记正事,三两下爬上树,将一个个果实摘下,小心翼翼的放进事先准备好的袋子里,一个又一个,明目张胆的当着三头不知道守护了开慧果多久的异兽面摘取果实。

    这个过程很快,赵石几分钟就搞定。

    他没有全部摘完,而是留下了十分之一左右,这是白杨吩咐的。

    将装有果实的口袋封好提在手中,下树,横跨几米又跳到蟒蛇身上,迅速跑到岸边,来到山头上将绳子固定好,然后拉了拉……

    “快,到手了,将赵石拉上来”!

    飞艇上,白杨火急火燎的说。

    剩下的九个大个子村民一起用力,将下方的赵石迅速的往上拉。

    虽然一千五百米的高度这个作用力很大,但架不住白杨准备了两组省力的滑轮……

    不久后,赵石安全归来。

    白杨没有第一时间去看开慧果,而是就风风火火的跑驾驶舱,控制飞艇升空,又以他们一百多公里外的营地作为目的地设置自动返航,逐渐远离冷热泉返航……

    “呼……忙活了这么久,准备了这么多,总算是拿到开慧果了,不容易啊,跟他喵唐僧取经似的……”

    远离冷热泉后,白杨脱掉防毒面具这些东西松了口气道。

    “少爷,这是开慧果”

    赵石将一大袋子开慧果递给白杨说。

    这个是重头戏,白杨瞪大眼睛观察袋子中的开慧果,忍不住惊叹,这玩意也就拳头大小,但却如同玻璃球一样透明,里面有白雾一样的东西在翻滚,神奇无比。

    “这就是吃了能开发大脑的开慧果吗?大自然的瑰宝杰作啊”!

    白杨没有打开袋子,隔着透明塑料袋观察,谁知道打开后会不会因为开慧果气息扩散而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赵石在边上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

    “少爷,有一点我不明白,明明属下能将开慧果采摘干净的,可为什么少爷不让全部带走?还有,那三头异兽固然可怕,但已经没有反抗之力了,我们明明能将之杀掉的”!

    白杨一愣,随即抬头笑道:

    “赵哥,你要明白一个道理,凡事不可做尽,否则缘分势必早尽,做人做事留一线,没必要太贪,人最怕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我让你这样做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少爷说的我听不太懂”

    赵石皱眉,摇摇头说。

    白杨笑着耐心的解释道:

    “赵哥你看,开慧果有这么多对吧”?

    赵石看向袋子中的开慧果,不明所以的点点头。

    “那就是了啊,这里足足几百个,我们也就不差那几十个了,为什么还要把事情做绝将所有的都带走”?

    “额……”

    这个问题赵石无法回答。

    “所以说完全没有必要,当然,如果只有一个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白杨笑道。

    “可是……”

    赵石挠挠头,还是有点想不明白。

    “赵哥,你这样理解,如果我们将开慧果全部带走了,让那三头异兽没有了指望,他们会发狂的,不知道会惹出什么样的未知?;?,虽然这只是一种假设,但我们也不能冒险,对吧”?

    “少爷说的对,可是,我们完全可以将它们杀了啊”

    赵石还是不理解。

    “可是赵哥,那种可怕的异兽,真的能杀掉吗?这个险不能冒,再一个,即使能杀掉,可那样必定会惹出新的问题,它们三个的存在,某种意义上必定是平衡了迷河林的某些生态平衡,如果我们将其杀了,破坏了这种平衡,万一牵连到迷河林几十万山民的生存这个责任谁承担得起”?

    白杨的这句话赵石听得似懂非懂。

    “少爷,我大概明白了,但不是很懂,不过少爷一定是对的”

    最后赵石决定不纠结这个问题了……

    (老实说,写这种情节的时候石头也超级纠结……算了,多说无益,惯例求点推荐票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