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库门口,看着越来越近的一帮执法人员,熊大差点没急得尿裤子,然而听到身后白杨怒气冲冲的一嗓子,整个人一下子懵逼了。

    他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惊悚……

    “老板,你……你说什么”?

    熊大转身看向白杨问,那表情实在是太精彩,语言无法形容。

    “你大爷的,里面连颗老鼠屎都没有,你给我说……的贵重金属呢”?

    白杨走向熊大瞪眼道,故意停顿了一下说道,给熊大一种自己是看到他身后的一帮执法人员才改口的错觉。

    “不可能,我们明明放里面了……”

    熊大浑身一抖说道,接着狗熊一样的身躯异常敏捷的跑向地下室冲了进去!

    “发生什么事情了”?

    十多个人走进仓库,为首一个夹着公文包西装革履的中年人问。

    这估计是个官,至于是多大的官白杨不知道,毕竟人家脸上没写不是。

    在他身后还有一些大盖帽和消防员跟着,一个个都以他马首是瞻的样子。

    “没事,领导,我是这家工厂的法人,一些放在地下室的贵重金属丢了,这不正在找原因的嘛”

    白杨睁着眼睛说瞎话。

    “有这样的事情?看来你们这里的防盗窃措施有待提高啊”

    那中年人打官腔说道,其实压根就不关心这些事情。

    “领导你们先检查,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欢迎提出整改意见,东西丢了我得找工人们查查是什么原因,失陪了,抱歉啊”

    看到强自镇定的熊大走出地下室,白杨敷衍了句转身走向熊大。

    那领导眉头皱了皱,摇摇头对身后的人说道:

    “开始吧,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动作快点,还得去下一个地方”。

    一帮人迅速行动起来,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甚至之前白杨进去过的地下室都有人去了。

    还好我来得及时,要不然被这帮坑货坑得只能跑异界家都回不了……

    心中暗自松口气的同时,白杨等着熊大低声质问道:

    “你说的东西呢?合着你们是吃饱了没事干忽悠我玩的吧”?

    “老板……我……不是,那批‘贵重金属’,真的就放在了地下室里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没了,我刚才看了一下,从一些痕迹上看出明显搬走的时间不久,可每人进去过啊,怎么就没了呢……”?

    熊大纠结道,一点都没有怀疑白杨,表情那叫一个精彩,不解,惊悚,疑惑……

    “我没时间跟你们玩”

    丢下这样一句话,白杨转身就走。

    这里已经安全了,爱谁谁去,大爷没时间在这里墨迹!

    看了看周围旮旯角都不放过的执法人员,熊大纠结了片刻,跟上了白杨的脚步。

    “老板等等”

    “还有什么事儿”?

    白杨转身问。

    “老板,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等他们走了再说可以吗”?

    熊大近乎祈求的说。

    他以为白杨并不知道那些东西才会显得如此无所谓,但那些东西到底有多么严重只有他才知道,如今东西‘丢了’,简直要了命了!

    “好吧”

    白杨无奈道。

    这是何必呢,自己都想和稀泥就这样糊弄过去算了,你却给自己找不自在……

    然后就等呗。

    那帮什么联合执法的人有上百个,整个厂区任何一个旮旯角都没有放过,从白杨来到这里一直一个多小时后才离去。

    完了也没事,就说这里各项措施都合格……

    “他喵的有古怪,检查不像检查,倒是像在找什么东西,这边恰好撞枪口上了……”

    那帮人走后,白杨摸着下巴心中暗道。

    这会儿熊大把所有工厂的人都召集起来,当着白杨的面,双目闪烁摄人的光芒无比严肃的问:

    “大家都是兄弟,多余的话我不说,我们弄的那些东西,放在了地下室里,可现在没有了,谁能给我一个解释?给老板一个交代”?

    交代个毛线,没见我压根没在意吗?你这样上纲上线是要逼我坑你啊,何必呢?

    白杨在边上直翻白眼。

    “熊哥,那些东西放到地下室里后就再没人进去,兄弟们时时刻刻都有人看守……”

    “别给我说那些乱七八糟的,我只想知道东西去哪儿了”!

    有人想说什么,被熊大一声怒吼打断。

    顿时,数十号人鸦雀无声。

    “熊哥,兄弟们以性命担保,没有任何人动过那些东西,那些东西的厉害性谁都知道,如果熊哥不相信我们,我们可以用这条命来证明我们的清白”!

    “熊哥,我们以性命担保没有人动过……”!

    “……”

    数十号人看向熊大,一脸你不相信我们就死给你看的样子。

    熊大没招,快哭了,说:

    “可你们谁他娘的告诉我东西去哪儿了啊……”?

    如此情况,白杨内心还是觉得挺对不起熊大的,以后找机会弥补一下吧。

    没有人想过白杨能在半分钟不到将东西弄没了,这事注定没法解释!

    “老板,我动了你留在我这里剩余的近六百万资金,从特殊渠道购买了一些材料,用厂里的设备制造了十个肩扛式火箭筒和五支高射机枪,火箭筒配了两百颗火箭弹,高射机枪子弹有十万发,原本所有的东西都放之前的地下室的,可现在全没了……”

    我的老天,我的神……!

    白杨差点没吓死,你们这帮家伙这是想干嘛?高射机枪,火箭筒都搞出来了,咋不造俩原/子/弹呢?

    “熊大你给我等会儿,东西哪儿去了先不说,我就想知道,你们真用这破厂子里的设备造出了你所说的那些东西?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白杨看着熊大差点把眼睛瞪爆!

    熊大看着很自信的说:

    “是的老板,我只能告诉你,你想象之中想象之外的很多武器,我们这些人比熟悉自己的身体还要熟悉,有原材料,厂里的设备足够了”!

    “坦克飞机会造不”?

    白杨不管那么多,就问这个。

    “额,这个真不会”

    熊大无语道。

    老板,这不是重点好吧?

    “不是,我就纳闷,那么多子弹火箭弹你们就在这地方弄出来的”?

    白杨指了指周围问。

    “那倒不是,火箭弹里的弹药是我们用原材料自己调配的,弄上外壳不比那些制式的差,只是机枪子弹是买的,那么多我们毕竟弄不了,为此,加上原材料以及子弹这些,不但花光了老板你剩下在我这里的近六百万块,还在外面欠下了两千万……”

    熊大解释到,到最后自己都说不下去了,毕竟东西没了,说钱的事情说不过去啊。

    “之前还有点愧疚,合着这帮孙子坑了我两千多万”?

    白杨心中无语道,不过那些东西却是实打实的,也就不纠结了,都在戈多村那边放着呢。

    “那你们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白杨问。

    “接下来无论如何也要找到那些东西,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熊大一脸凶相的咬牙切齿道,随即脸色一跨看着白杨说:“老板,如果东西能找回来,我们交给你,钱你付如何?如果找不到的话……”

    熊大不说了,找不到的话一旦东窗事发所有人都要玩完!

    “这样,欠人的钱我先给你们还了,东西尽量找,一定要找到,找不到所有人都要完蛋这个我懂”!

    白杨装模作样的说,其实心中却说你们估计下辈子也别想找到了……

    熊大在这一瞬间都被白杨感动了,多好的老板啊,那么贵重的东西丢了不但不怪罪,还给补窟窿,是该说这个老板****呢还是说人好?

    “好了,东西你们尽量找,如果事发记得带我跑路,我先走了,钱我等会儿转给你”

    丢下这样一句话,白杨起身就走,这边事情都完了还留下来搞毛?

    “现在动用一切手段挖地三尺也要找到那些东西”!

    熊大沉声道,仿佛要吃人似的!

    老天,那些东西一旦被人用来搞出什么事情熊大不敢想象后果……

    一身轻松的白杨回到布加迪上,刚坐下手机又响起了,拿起来一看,居然是宋一道的,接通后说:

    “宋一刀,酒厂弄好啦”?

    “弄好个蛋蛋,哪儿有那么快,打电话给你,就是想告诉你一声,国外有一个S级通缉犯乘着峰会期间混到了我们省,据可靠消息,估计就隐藏在我们周边这几个市区,总之你自己出门要小心一点,别撞枪口上了,其他没事,我挂了”

    宋一道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小子还真有心,居然专门打电话来提醒,唉不对,难怪要搞什么联合大检查,估计就是在找那哥们,这就对上号了,我说呢,那帮吃多了没事干的家伙怎么会跑这破地方来,还查那么仔细,吓爹一跳”

    挂断电话白杨一拍脑门什么都明白了……

    (惯例求推荐票和收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