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不大,紫竹,假山,池塘,凉亭,精舍等陈设布置巧妙,换一个角度就是一种别样的景色。

    不过黑灯瞎火的晚上,只是灯笼的光芒根本没法看得真切……

    一行人吵吵闹闹来到精舍中。

    “可以上菜了”

    众人安坐,蓝霜吩咐早就侯在一旁的侍女。

    不一会儿各种精致的菜肴流水线般上桌,这些菜肴看上去都是艺术品而不是食物,且不同的菜肴用不同的精致器皿盛放,看着就让人赏心悦目。

    看着如此精致的菜肴,反正白杨是不忍心动手的。

    “大家满饮一杯,为白少接风洗尘”

    蓝霜率先站起来,端起一杯鲜红色的酒说。

    “额,我不会喝酒”

    白杨看着身前的一杯红色酒液心中直发愁,天知道这玩意喝下去会有什么下场,当初喝百果酿他是得到了教训的。

    “白兄再说自己不会喝酒恐怕无法服众”!

    蓝欣拆台,表示白杨说自己不会喝酒是在骗人。

    这妹子记仇,当初白杨明知她是女孩还给她灌醉这事情她算是彻底记住了。

    “少爷真不会喝酒”

    小猫瞪着蓝欣给白杨证明。

    之前蓝欣居然想揍白杨这事儿被小猫记住了,但凡想对自家少爷不利的都是敌人,反正小猫这会儿看蓝欣各种不顺眼……

    “男人哪儿能不会喝酒的”

    ?;ɑㄔ诒呱峡醋虐籽畋墒?,给蓝欣帮腔。

    几个女人一台戏,白杨各种头疼。

    “无妨,既然白少不会喝酒,那我们先干为敬就是”

    蓝霜笑了笑说,一口饮下杯中酒。

    蓝欣和?;ɑㄔ僭趺纯窗籽畈凰饣岫膊换岵桓孀?,分别喝了一杯。

    “这杯子太小了,给我换个碗来”

    牛健冲边上的侍女说,那杯子不比他大拇指大多少,拿都不好拿……

    “少爷,吃这个”

    小猫熟练的用筷子夹起一块喷香的肉放白杨嘴边说,但眼神却是瞪了白杨身边的那个侍女几眼,意思是伺候白杨是我的专利,你站边去!

    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侍女伺候,想吃什么指一下她们就会细心的弄到身前的碗里来,压根就不用他们抬起屁股够着双手去夹菜……

    白杨这边小猫取代了侍女的工作。

    然而这会儿白杨却是看着眼前的精美食物再度发愁,没吃过的东西他不敢吃??!鬼知道自己地球人的体质能不能吃这些不知道什么玩意做的菜肴!

    “小狼崽子也饿,先给它吃”

    白杨顿时就有了主意,把小狼崽抱怀里笑眯眯的说。

    小家伙稚嫩得很,如果它都能吃的东西自己吃了估计也没问题,我简直太机智了!

    好吧,小狼崽眼睛都没睁开呢,就成了白杨试毒的工具……

    至于小狼崽能不能吃吃了能不能消化的问题白杨是不会在意的,很重要吗?

    接下来就古怪了,每一种菜肴白杨都要先喂小狼崽吃,小狼崽吃了没事他才吃,所有人都忍不住看白杨,什么时候这么有爱心了?

    小家伙还小,几十道菜哪怕每种吃一点也给撑得嗷嗷叫,说什么都不吃了!

    ?;ɑǹ床幌氯?,不明白白杨的用意,忍不住讽刺道:

    “那废物都不如的小狼崽是你儿子???什么东西你都先给它吃”!

    ?;ɑū鹂闯さ贸犊ㄍ垡?,但那小嘴特别毒,虽然见面没多久,但就因为白杨那句拐弯抹角说她和牛健长得不像亲兄妹的话就给记仇了……

    “你管我”

    白杨翻了个白眼,不搭理对方,用小狼崽‘试毒’这种事情他是不会说的。

    女人你越理会她就越来劲,这是有科学证明的……

    “我看你和它长得倒是挺像的”

    ?;ɑ绦谜馐露旧?。

    白杨依旧不理,妹子你够了啊。

    小狼崽这会儿被撑得直嗷嗷,小家伙没有了利用价值,白杨丢给侍女抱着,然而小家伙认人似的,眼睛还没睁开的它愣是在侍女怀中向着白杨的方向挣扎,最后白杨无奈接过,于是小家伙趴在白杨的腿上才安静了下来,简直不要太神奇。

    “为何这小狼崽如此亲近白兄呢?难倒……”

    蓝欣也不甘寂寞,在边上拿小狼崽损白杨。

    意思不言而喻,难不成真的是你亲生的?

    小猫瞪瞪着蓝欣说:

    “你知道什么,小狼崽从母狼肚子里出来,一开始谁都没有接触过,是少爷想碰它的时候被它含了一下手指,这是它接触的第一个气息,当然和少爷亲近了”

    白杨一琢磨,还真是这样,小狼崽一开始就被蓝霜用布包着,随后那些丫鬟给它洗刷估计也没被它‘咬’……

    “哈哈,小狼崽把你当娘了”

    ?;ɑㄖ缸虐籽钚Φ煤芸?。

    这妹子怎么就这么不受人待见呢?

    输人不输阵,这会儿她们老是拿小狼打趣,白杨不干了,顶嘴道:

    “哼,我现在对它好点,长大后让它去咬某些除了好看之外一无是处的毒舌女人”!

    “就这小狼崽?长大后也不够我一剑杀的”!

    蓝欣知道白杨说的是她和?;ɑ?,撇嘴表示小狼崽长大了也是废物,说这话的时候貌似是看着白杨的……

    “哼,到时候别哭就是了,我总觉得它有未知的潜力没有开发出来”!

    白杨死鸭子嘴硬道。

    这明摆着睁着眼睛说瞎话呢,金狼这种很常见的动物有个屁的潜力……

    “你说谁除了好看一无是处?有本事出去练练”!

    ?;ɑㄈ滩蛔?,站起来准备动手。

    “这个地方不是我们交手的地方,不过我保证你不会是我的对手,估计我给你来一下子你就得见血”!

    白杨蔑视对方说道。

    他这是欺负这边的人单纯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打不过你也要在言语上占点便宜……

    “花花妹妹,他不知道心中憋着什么坏呢,斗嘴你斗不过他的”

    蓝欣站在?;ɑ潜甙锴?,看白杨眼神就觉得不对劲。

    双方来来往往斗得不亦乐乎,蓝霜和牛健在边上不吭声,对于这样的场面乐见其成,搞不好双方斗着斗着就成事儿了呢……

    “蓝欣姐姐说的是,我不和他计较,哼”

    ?;ɑㄒ幌胍捕?,就此罢战,双方总算是安静下来了。

    “差点把重头戏忘了”

    气氛尴尬的时候,蓝霜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

    重头戏?白杨看向蓝霜,难不成你还想玩点什么刺激的?

    就见蓝霜看向院子的方向说:

    “清荷姑娘了,还请一展琴技”

    还有人在院子?白杨愣神,根本没注意啊,对方貌似完全没有存在感的样子……

    “能为几位少爷抚琴,是清荷的荣幸”

    院子里,幔帐围着的凉亭中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说道。

    还真有人,什么时候出现在哪里的?

    白杨觉得特惊奇,毕竟他也没有耳听八方的本事不是。

    叮咚……

    琴音入耳,白杨一下子愣住了,渐而浑身放松,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那悦耳的琴音,每一个音符都好似能撩拨人的心弦,饶是白杨这个对音律一窍不通的人都忍不住沉醉其中,只觉自己仿佛深处深山空谷,身边清风环绕,天上明月高悬,花香鸟语相伴,泉水叮咚……

    总之一句话,那琴音超好听!

    也别期望白杨能说得出什么好听的赞美之词……

    琴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白杨从那种感觉中摆脱出来,忍不住赞叹道:

    “好听,真好听”!

    “得白少夸奖,小女子不胜荣幸”

    凉亭中只闻其声不见其貌的清荷姑娘回答道。

    “就你也能听得出琴音的好坏”?

    ?;ɑǹ聪虬籽钇沧斓?,一脸的鄙视,白杨一看就是音律小白。

    白杨不搭理她,冲着外面说:

    “那个,清荷姑娘是吧?再来一曲如何”?

    “这是小女子的荣幸”

    对方没有拒绝,接着琴音再度响起。

    乘着他们凝神以待安静听曲的时候,,白杨悄悄的掏出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

    这么好听的音乐,不保存下来简直就是犯罪!

    (求推荐票和收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