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中先生,我要先确定一点,你说的方法必须有用,如果没有作用,那么……”说到这里,星野先生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上首中间的十条重国,见他只是脸色难看,并没有呵止他,继续说道,“如果没有作用,那么很抱歉,我不会付那五十亿?!?br />
    “放心,我不会无理要求你现在就交付五十亿,我可以保证你们在一个月之内就有好消息,如果一个月后去医院检查而没有效果,你当然可以拒付五十亿,甚至连一円都不用出?!崩钛Ш浦浪诘P氖裁?,其实一个月还是保守估计了,只要他略施手段,最快半个月就可以检查出来,当然,他没必要说得那么详细。

    见他说得这么肯定,星野先生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他还真的怕这“半神”少年当场跟他要钱,他肯定不会那么傻支付五十亿,但那样一来,无疑会跟“半神”少年闹僵,甚至可能会得罪大先生。

    至于一个月后如果真的有好消息,他不介意支付五十亿,甚至还很期待。

    “那么你的方法是?”星野先生问道,他也想知道,什么方法价值五十亿。

    “这个方法只有我能做到?!崩钛Ш频档?,已经从蒲团站起来的他,朝前轻轻跨出半步。

    人突然消失在了原地,等到出现时,踩下另一个半步,已经到了星野夫妇的面前。

    “嘶——”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将星野夫妇吓了一大跳,两人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刚刚少年明明在那边的,突然一下子就到了他们的面前,完全省略了中间“走”的过程。他是怎么做到的?

    旁边的道袍老人目光剧烈一缩,这种手段……是缩地成寸!虽然他也能施展出这种道术,但绝对无法做到举重若轻,犹如身体的本能那样,如果是他的话,起码也要先有一个准备过程。这种境界,他真的是一个日本少年吗?

    现场唯有十条重国最冷静,因为他见过少年更震惊的能力,那可是连闪电也能操控的神之力。

    “真、真中先生……”星野先生有些哆嗦,他突然相信眼前这个“半神”少年真的能做到了,刚刚那一幕根本就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事情。

    李学浩没有说话,伸出右手,掌心对准夫妇两人,五指微微一收。

    顿时,星野夫妇只觉浑身一紧,似乎身体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完全无法动弹,连话也不能说,眼中不由露出惊恐之色。

    李学浩无视两人的惊恐,他在隔空帮两人疏通体内的经脉,夫妇两人之所以没有子女,那是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过不是普通的身体原因,现代医院里肯定检查不出来。

    只有用修士的手段,改善他们体内的经脉,让他们更容易受孕,而且经过他的刺激,这个受孕的几率将是成千上万倍的增加,基本上只要夫妻两人行了敦伦之事,就可以保证受孕。

    星野夫妇眼里的惊恐渐渐变淡,因为他们并没有察觉到“半神”少年有进一步的恶意,同时感觉身体暖洋洋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体内游动。

    过了几分钟,觉得差不多了,李学浩收回手来。

    星野夫妇重新获得对身体的掌控,两人看向少年,已经带着些敬畏了,或许他真的像大先生所说的,是一个“半神”。

    “一个月后,确定了好消息,把五十亿捐给世界残疾人基金会,我要看到你们的收据?!北扯宰帕饺?,李学浩横跨一步,再次“瞬移”回了自己原先的蒲团上面。

    星野夫妇一愣,明白了他说的意思之后,两人同时恭声说道:“是,真中先生,我们一定会照办的!非常感谢!”夫妇两人已经一扫之前对他的怀疑,现在充满了信心,不仅仅是因为他刚刚那神奇的“瞬移”,更因为两人感受到现在的身体非常好,前所未有的精神,完全没有了平时人到中年的那种疲累,就像回到了20岁的年轻身体一样,让他们从心底里产生了一种自信,这次说不定真的能怀孕成功。

    而且,他们更钦佩的是,五十亿并不是真中先生自己要,而是要捐给世界残疾人基金会,这种慈善的做法,更让他们对之前的怀疑羞愧不已。

    李学浩坐回蒲团上,不再回应夫妇两人。

    “星野先生,星野夫人,如果你无事,就请回吧?!鄙鲜椎氖踔毓淙徊磺宄咛遄隽耸裁?,但想必已经解决了星野夫妇的问题,接下来,自然就没有留下星野夫妇的必要。

    “大先生,非常感激!”星野夫妇也对他表达了谢意,要不是大先生的指点,他们可能会错过这次的机会,两人带着激动的心情出了偏殿。

    没有了普通人在场,十条重国开始郑重地介绍起那位道袍老人:“真中,我来为你介绍,这位是司马先生,就是我跟你提过的那位中国同道朋友?!?br />
    “你好,真中小友?!钡琅劾先怂韭硐壬崴等沼?,而且非常流利,就跟本国的母语一样。

    “你也好,司马先生?!崩钛Ш埔怖衩驳匚屎?,却是以普通话回的。

    然而一口流利的中文,听得十条重国和司马先生都是一惊。

    “真中竟然会说中国话,那太好了?!笔踔毓笮?,这个被他寄予了厚望的少年又给了他一个惊喜。

    司马先生更是目露喜色,似乎从他流利的普通话中确定了什么:“小友刚刚可是‘缩地成寸’?”

    “正是?!崩钛Ш频阃返?,知道在真正的同道面前,根本无需隐瞒,而且他也对司马先生的来历产生了好奇,“不知老先生仙乡何处?”

    “茅山上清,司马氏?!彼韭硐壬嗄碌厮档?。

    “上清?”李学浩听得心中一动,茅山派可不是电影里那看起来小家小气只会捉鬼的小道派,乃是道教上清派的发源地,被道家称为“上清宗坛”,有“第一福地,第八洞天”的美誉,而且对方还复姓司马,让他想到了一个人,“可是白云先生嫡系?”

    听他说起“白云先生”,司马先生更是讶异,这个日本少年给了他太多的惊喜:“小友竟然知道道隐祖师?”

    道隐祖师,就是司马承祯,法号道隐,自号白云子,人称白云先生,是司马懿之弟司马馗的后人,茅山上清派第二代宗师?;蛐砥胀ㄈ硕运挥惺裁从∠?,但说到仙宗十友之一,就会知道他的名气并不弱了,想想其它九友每一个都是声名赫赫,如李白、陈子昂、孟浩然、王维、贺知章等。

    当然,对普通人而言,或许李白等人更出名,但对修士来说,司马承祯无疑是宗师级的名人。

    李学浩之所以会由司马想到司马承祯,那是因为他当初发现的秘密族谱里,就记载了一段关于司马承祯的内容,从那说起来,他和茅山也算有一段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