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可夫想重新启用徐锐,可是没有想到,徐锐竟然狮子大开口,向朱可夫提出了再给八路军三个师装备的要求。

    朱可夫心中很生气,可是再一想,如果不是自己把徐锐甩到一旁,徐锐也不会这么对自己,现在正是用徐锐的时候,自然不能得罪他,把徐锐的条件上报给斯大林是不可能的,因为自己刚刚给斯大林打了报告,给八路军三个师的装备,现在再打报告,斯大林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可是如果不满足徐锐的要求,以徐锐的态度,怕是他不会出山,到底该怎么办呢?

    朱可夫一咬牙,决心和徐锐讨价还价,口中说道:“苏联刚刚援助八路军三个师的装备,是不可能再援助新的装备的,这样吧,我从多余的库存里面取出一万支步枪和和五百万发子弹,送给八路军,当然,这件事只有你和我知道,我不会上报给斯大林同志,这样可以了吧?!?br />
    徐锐一听一万支步枪,心中很高兴,苏联一个步兵师也就几千支步枪,这一万支步枪完全可以武装一个师,不过徐锐并没有表露出来。

    徐锐口中说道:“还需要一百门迫击炮,二十门大口径步兵炮?!?br />
    朱可夫说:“一百门迫击炮没有问题,不过苏联红军现在自己都缺大口径步兵炮,所以这个没有办法?!?br />
    徐锐心知朱可夫说的是实情,他的底线就是一个师的装备,提出三个师的装备不过是做好了与朱可夫讨价还价的准备。

    见朱可夫答应下来,徐锐心里挺高兴,徐锐就说:“朱可夫同志,你是我们八路军真正的朋友,我代表八路军感谢你的慷慨?!?br />
    朱可夫心中苦笑,这个慷慨可不是自己心甘情愿的,而全是徐锐逼出来的,卫国战争真的少不了徐锐。

    朱可夫就说:“徐锐同志,现在你可以接受装甲突击部队指挥官的任命了吗?”

    徐锐说:“朱可夫同志,我现在是红军的参谋主任,自然是要服从命令,请下命令吧?!?br />
    听徐锐这么一说,朱可夫有一种要吐血的冲动,心说这徐锐变脸比翻书还快,要不是自己给八路军那么多的武器,才无法命令他呢!

    不过打心底,朱可夫却对徐锐却又升起一股由衷的敬佩,徐锐虽然屡次狮子大开口,但是他并不是为了个人,所有的都是为了他的国家,只从这一点上来看,徐锐的行为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毕竟中国太弱了,徐锐要尽可能的为中国争得最大利益。

    徐锐欣然接受了朱可夫的任命,再一次来到了装甲突击部队。

    此时的装甲突击部队,一片愁云惨淡,一场大败后,装甲突击部队刚刚建立起来的必胜信心荡然无存,整个部队都陷于一种悲观的气氛中。

    基里连科此时正与久加诺夫坐在一起,两个人一个劲儿的吸着烟,谁也不说话,显然,他们还没有从昨天晚上的惨败中恢复过来。

    在昨天的战斗中,基里连科的手臂中了一枪,此时用纱布包着左臂,一脸的无奈。

    “真搞不懂,朱可夫同志为什么要临阵换将,勃罗涅夫根本就是一个夸夸其谈的人,打起仗来根本就没有一点的本事,哪比得上徐锐?!被锪票г棺?。

    久加诺夫也说:“是啊,徐锐同志本来指挥的好好的,我们连战连捷,可同样的部队,换了指挥官之后,战斗力就完全不同,看来徐锐同志是真的很厉害呀?!?br />
    “希望朱可夫同志经过这个教训,能让徐锐同志继续来指挥我们?!被锪扑?。

    “久加诺夫、基里连科,你们是不是在说我的坏话?”

    话音落地,徐锐和狄安娜从门外走进来。

    久加诺夫和基里连科一看徐锐,心中都是大喜。狄安娜就说:“朱可夫同志已重新任命徐锐同志为装甲突击部队的指挥官?!?br />
    久加诺夫和基里连科一听,乐得一蹦老高,久加诺夫就说:“太好了,我们就知道徐锐同志一定会回来的!”

    徐锐问:“久加诺夫,基里连科,现在部队的情况怎么样?昨天的损失大吗?”

    久加诺夫一听徐锐的话,脸色一黯,口中说道:“徐锐同志,我们的损失很大,本来我们有二百辆新的坦克加入,总数达到了四百辆,可是经过昨晚的战斗,我们的坦克损失了大半,现在有战斗力的只剩下一百二十多辆坦克?!?br />
    “我的团损失也很严重,三千多士兵,现在只剩下了一半儿,二百辆卡车只剩下不到一百辆?!被锪扑?。

    徐锐眉头一皱,心说看来昨天晚上的损失是非常大的,勃罗涅夫一个晚上就将这支装甲突击部队的老本儿扔了一大半儿,把这个烂摊子留给自己。

    就在这时,费克连科走进来,口中说道:“徐锐同志,刚刚传来消息,德国人在南线集结了大量的装甲部队,正准备向莫斯科我军阵地进攻,德国人的攻势必然很猛烈,朱可夫同志要求你立即迎战?!?br />
    “知道了?!?br />
    徐锐眉头一皱,心说德国人的动作真的很快,这么快就集中了装甲力量发动进攻。

    “徐锐同志,全莫斯科的坦克都在我们这里,我们立即行动吧?!本眉优捣蛩?。

    徐锐摇了摇头,说道:“德国人的坦克质量优于我们的坦克,而且在数量上也占据绝对优势,让我们的坦克与德国人的坦克硬拼,那无疑是自寻死路,昨天晚上的失败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br />
    久加诺夫就说:“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徐锐说:“德国人的坦克虽多,但他们却犯了几个大忌,一是白天进攻,这样使坦克的进攻失去了突然性,二是德军前进的道路多为街道,在城市巷战中,坦克的作用并不是太过重要,而且因为移动慢,目标大,反而容易成为靶子,只要我们有足够的火箭筒,依靠大楼内的工事节节抵抗,德军的进攻并不是不可以阻挡?!?br />
    “有道理?!本眉优捣蛴牖锪屏阃?。

    “费克连科,你立即向朱可夫同志说,要想阻止德军的进攻,必须要大量的火箭筒,步兵层层抵抗,我想这个并不困难?!?br />
    费克连科说:“好的,徐锐同志,我会把你的意见转告给朱可夫同志,不过你的装甲突击部队要什么时候出战呢?”

    徐锐就说:“等天黑吧?!?br />
    “天黑后你们去迎击德国的坦克部队?”

    “不,正面与德军的坦克部队交手,我们根本就不是对手,反而白白消耗坦克,与其如此,我们不如他打他的,我打我的?!?br />
    “什么意思?”费克连科问。

    徐锐说:“就是说,我们不与德国的坦克部队纠缠,让我们的步兵用火箭筒去缠住德国人的坦克,在城市作战中大量杀伤德国人,而我们的坦克却去袭击德国人的后方,特别是德国人的油库,只要干掉了德国人的油库,那么德国人的坦克将无法行动,最终成为一堆废铁?!?br />
    费克连科说:“好主意?!?br />
    徐锐说:“你这就去和朱可夫说吧,今天晚上,我要去捅德国人的**儿!”

    “徐锐同志,你这句话很有趣,虽不文雅,但却很生动形象,我这就去和朱可夫同志说?!狈芽肆扑低暌膊煌A?,转身而去。

    久加诺夫和基里连科听了徐锐的话后,都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徐锐就说:“你们和战士们说,好好休息,这一次我们的坦克和人数虽然比以前少了,但都是经过大战的精锐,胜利一定会属于我们?!?br />
    在听说徐锐再一次成为部队的指挥后,这些基层的指战员士气大涨,徐锐指挥他们的时间虽不长,但每一次出击都能取得重大的胜利,所有人都相信,跟着徐锐,一定可以取得最后的胜利。

    伊万是一名坦克驾驶员,在之前的三天中,伊万经历了很多,先是在徐锐的领导下节节胜利,然后是在勃罗涅夫的带领下遭遇惨败。

    幸运的是,伊万凭借着良好的驾驶技术,成功的从德军的包围中突围而出,把坦克开回来,不过伊万的好友列夫就没有那么幸运,列夫的坦克被德国人的坦克击毁,列夫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被困在变了形的坦克里被烧成了焦炭。

    伊万想,为什么同样的部队,在徐锐的带领下就能节节胜利,而在勃罗涅夫的带领下就会遭遇惨败呢?列夫死的太过惨烈,如果由勃罗涅夫继续指挥,说不上什么时候,自己也会遭到与列夫一样的命运。

    所以,当伊万得知徐锐再一次指挥装甲突击部队时,心中很是兴奋,他相信,徐锐一定可以带领他们走向胜利。

    新兵马克西姆看着兴奋的伊万心中很是不解,马克西姆是今天刚刚被抽调进入的装甲突击部队,以弥补人员的损失,在这里,马克西姆遇到了自己的老乡伊万,在马克西姆的强烈要求下,他和伊万分到了同一辆坦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