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提到源流,想必就是要追本溯源吧。

    可是格斗技的源头鬼才知道??!

    如果精确到流派的话说不定还能考证出来,你确认知道格斗的技巧是从什么时代发展而来的?搞不好都能追溯到原始人的时期,毕竟只要有四肢就肯定懂得格斗。

    噗——

    突然,四方形的战场上响起了诡异的声音,虽然不是很想联想到某个方向,但是又不得不往那个方向进行联想,就是从体内排出气体的那种声音……

    正式的名字就不直接拿出来了。

    阿修罗虎全身冒出了白烟,明明以前变小的并不会发出这么奇怪的声音,还是说都是随机的?

    不,还有更加优先的事情要搞明白吧。

    为什么……变小了?

    “疑惑的人请听我说,眼瞎的人就请好好看着!这就是本地的传统——源流格斗!也是难度最高,最为残忍的超硬派格斗!”

    罗刹哈士奇依然保持着自己的节奏,解说的时候并不吵闹而且很吊人胃口。

    “源流啊……”

    柴烈火貌似明白点了什么。

    “没错!在源流格斗的战场上你的力量会被压抑到下限!以最基础,最普通的方式击败对方才是格斗的本源!除了场上规定的武器以外其他都不允许使用!除了一生一死或者两败俱伤以外的结果全都不被认同!这就是源流格斗!”

    罗刹哈士奇似乎有些激动了。

    貌似也并不是无法理解,但是“力量压抑到下限”这种做法,不就是菜鸡互啄……

    意义呢!

    谁要看菜鸡互啄的战斗??!真可惜周围一个活人都没有,如果有的话还真想拎着他的衣领问问到底喜不喜欢,好吧,就算是随机选择的锅,然而一开始为什么会把这种选项放进去!到底要满足什么样的人的奇怪要求,还真想好好调查一下。

    另一边的钢怒鬼竟然也逆向变身了。

    变成了大概有二十多厘米的三头身萌物,不知道大概还会以为是三丽鸥的产品,拿出去卖的话最大的受众应该是小学女生,总之就是这么可爱。

    好吧阿修罗虎也很可爱,二者之间的程度差不多半斤八两。

    就连钢怒鬼头顶那一根杀气腾腾的角也变成了貌似是甜筒的模样,尖锐的地方完全消失了,近未来特征的金属面罩也失去了棱角,一切都非常圆滑。

    “哦,两边的选手已经准备完毕!接下来就是决定生死的残忍战斗,不忍心观战的〇〇请赶快〇〇〇!还有……”

    并不知道在这里加上粗口的意义,说不定是一种语气的助词。

    罗刹哈士奇热血的解说应该承认还是相当不错,柴烈火也听过各种各样的解说,至少在激情上,很少有人会超过它。

    可是,你确定要这么热血的解说?

    又圆又胖得阿修罗虎正在尽量伸展手臂,想要让自己的身体看起来比平时更大,对面,钢怒鬼摆出了类似于发条到了尽头而停止活动的娃娃的模样,意义不明,大概是某种绝招的起手式。

    这俩萌物的战斗……热血地解说?认真的?

    好吧,至少战场上的两个萌物都在认真战斗。

    最先发动攻击的是阿修罗虎。

    “哦哦哦这是何等凶猛的必杀一击,足以撕裂天空令大海沸腾,没想到一上来就是这种疯狂和鲜血同在的恐怖招式!钢怒鬼陷入了极其危险的境地!“

    “……”

    柴烈火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当罗刹哈士奇激情四射地叫完所有台词,阿修罗虎才刚刚跑过了战场的一半。

    好吧,它的确是挥出了拳头,可是能想象到吗?举起拳头,迈开短短的小腿一步步歪歪斜斜地奔跑的样子?

    比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好不了多少,大概也就是在平衡上稍稍强一点……

    啊,摔倒了……

    平衡上都没有更强!

    “这……这真是惊人的反应速度,明明是以防御力引以为傲的钢怒鬼,竟然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避开了阿修罗虎的全力攻击!它们之间真正的战斗即将开始了!”

    你给我等一下!

    那俩萌物之间还隔着十多米的距离,只不过是阿修罗虎摔倒了而已,对面那个钢怒鬼根本就没动地方,你是从哪里看出什么“难以想象的速度”啦!这个一般来说好像应该叫静止才对。

    概念完全反了!

    除了瞪着眼睛说瞎话以外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词语来形容。

    这家伙解说的时候完全不去管现实对吧?或者说拥有从不存在的现实当中脑补出精彩战斗的能力。

    “恐怖!落空的一击激发了阿修罗虎原始的凶性,它现在已经极度的愤怒,愤怒即将化作火焰烧毁一切!”

    是哦,真是原始的凶性,刚才那一拳现在还没打出去呢,还在慢悠悠地跑路。

    也不是说你的解说怎么样,脑补什么的也就忍了,请不要发明战况好吗?你的解说已经超过了现场战斗的时间轴,远远地奔向了未来,给我刹车啊混蛋!

    柴烈火一把抢过纸扇,狠狠地在罗刹哈士奇的头上敲了一下。

    “钢怒鬼正在酝酿绝杀的……疼!喂!你干嘛打我!”

    “拜托给我正视一下现实好吗?你这只知道脑补的白痴二货?!?br />
    柴烈火居高临下地瞪着罗刹哈士奇。

    “哈?就凭你这种〇〇?老子认真的和你讲,身为专业的解说,我说的一切都是……”

    “那就去死吧,反正也就是一瞬间的痛苦,在这之前,给你三秒钟的时间反省一下自己犯下的罪孽?!?br />
    柴烈火一手提起罗刹哈士奇的腿将它倒提起来,另一只手拍了拍小爱。

    小爱立刻变形成了大锤的状态。

    罗刹哈士奇的上下牙开始不断打架。

    ……

    大约一分钟后。

    “对不起——是我太自大了——请原谅我!”

    罗刹哈士奇趴在地上不断地摇着尾巴。

    “给我好好解说??!”

    柴烈火挥手一锤子砸在了身旁的地面上,顿时那里多出了一个大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