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向通天教主攻击而去的元始天尊,姜子牙脑海仿佛遭到了一块巨石的重击,昏昏沉沉的,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元始天尊联合老子,还有西方教的两个圣人,围攻通天教主,一点没有给截教留活路。

    姜子牙却是知道,元始天尊现在下手越狠,他只会越倒霉,万界楼中足足有五位堪比圣人的存在,时刻准备进入原世界,帮助通天教主。

    如果这些强者无法压制元始天尊等人,通天教主还可以从万界楼连通的其他世界,继续找更多的强者,而元始天尊如何和万千世界的强者抗衡?

    从一开始,封神之战的结局已经注定,根本不是元始天尊他们可以扭转的。

    “怎么办?”

    姜子牙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也是阐教的人,通天教主会不会杀红了眼,把阐教的人,全部做掉。

    他虽然进入了万界楼,但是,通天教主也进入了万界楼,通天教主要是想杀他,完全可以追杀到万界楼,把他的行动范围,完全控制在万界楼内,根本不是他可以匹敌的。

    “唉~”

    姜子牙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语气充满了无奈,他知道现在的大战不是他能够插手的了,只能静静地等待结果。

    “嗖!嗖!嗖!·······”

    通天教主面对元始天尊的攻击,面色淡然,他的心神一动,八柄杀剑宛如八道流光瞬间包围住了元始天尊、老子、接引道人和准提道人。

    “怎么回事?”

    冲在最前面的元始天尊,面色铁青,就在刚才,他的心头微颤,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对于自尊心强大的元始天尊来说,这股本能的危险,仿佛在证明自己的实力不如通天教主,而且,还是自身的证明。

    这样的耻辱,他如何接受?

    “诛仙阵这么强?”

    元始天尊身后,老子瞳孔微微一缩,四柄杀剑的时候,他头顶天地玄黄玲珑宝塔,手持乾坤图,脚踏太极图,可以在诛仙阵中,自由的穿梭。

    眼前八柄杀剑组成的诛仙阵,仿佛一个完整的杀戮世界,里面充满了浓郁的煞气,圣人级以下的强者,进入诛仙阵中,无论多少,恐怕都会瞬间陨落。

    老子甚至心头有些忐忑,特别是望着阵眼中,带着两个翡翠色耳环的通天教主,他感觉自己看不透通天教主了,甚至有一点面对鸿钧的感觉。

    这个可怕的感觉,让老子神情恍惚,自己联手元始天尊压制通天教主,这个做法真的对吗?

    老子很清楚,通天教主虽然为人冲动,意气用事,但是,对于他这个大师兄却是很尊重。

    不过,一想到通天教主手中诛仙阵的威力,还有截教数量庞大的门人弟子,老子知道自己必须消减通天教主的势力,否则,通天教主会威胁到他的地位。

    “师兄,这一战不容易啊?!?br />
    接引道人和准提道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眼神中带着一丝凝重,他们本打算趁着东方内乱,从东方渡化一些跟脚不错的修士,增加西方教的底蕴。

    通天教主八柄杀剑摆出的诛仙阵,带来的压抑感,让他们明白,这一战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定!”

    通天教主目光扫视着诛仙阵内的四人,心神一动,瞬间变化诛仙阵的阵法,一杀一封。

    “嗡~”

    诛仙阵的杀阵,爆发璀璨的红色光芒,无尽的红光宛如滚滚浪涛涌向老子、接引道人、准提道人三人,逼迫他们不得不往后退。

    诛仙阵的封阵,混沌色气流翻腾滚动,仿佛一条条怒龙咆哮腾飞,向元始天尊爆掠而去,形成惊人的波动,有肉眼看见的能量风暴,荡起一层层可怕的涟漪。

    能量涟漪泛起的惊人波动,足以把一个准圣打的灰飞烟灭。

    “哼!”

    元始天尊见到向他席卷而来的混沌色气流,不由冷哼一声,眼神中却是带着一丝凝重。

    四柄杀剑的诛仙阵,他已经亲身体验过,完全可以压制他,现在又成为了八柄杀剑组成诛仙阵的主要攻击对象,元始天尊心中的压力可想而知。

    “必须尽快破掉诛仙阵,防止被通天各个击破?!?br />
    老子扫视了一眼周围,心中越发不安,元始天尊不知所踪,一时间破不了诛仙阵,不由提醒道。

    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都是轻轻点了点头,两人头上有舍利子浮现,绽放七彩光霞,垂落缕缕金光,护住已身。

    老子头顶的天地玄黄玲珑宝塔也是绽璀璨金光,好似一轮太阳,灼灼夺目,让人无法直视。

    “再分!”

    通天教主见老子、接引道人、准提道人三人并没有强行破阵,心中不由大定,这样下去,诛仙阵中就可以解决所有的战斗。

    缠住元始天尊的封阵,再次变化,有金光闪现,有红芒漫天,金光向元始天尊手中的三宝玉如意斗射而去,漫天虹光宛如一把把利剑,向元始天尊飞掠而去。

    “又是这个阵法!”

    元始天尊见此面露不屑,心中不由升起一丝轻视。

    一个阵法怎么可能让他栽倒两次,他的头顶再次浮现一个太极符印,太极符印绽放缕缕清光,在元始天尊的周身形成一层能量?;ふ?,抵挡外面的红芒。

    同时,元始天尊手持三宝玉如意迎向暴射而来的金光,想要破开金光的禁锢。

    “嗖!”

    金光陡然加速,超出了元始天尊的预料,瞬间缠绕在三宝玉如意的身上,向着诛仙阵的阵眼中拉去。

    合体后的通天教主,和封神演义世界的通天教主,两者的实力变化,有着巨大的实力变化。

    阵眼出,漫天的红芒形成红色的海洋,看起来美轮美奂,但是杀伤力,足以让圣人心生忌惮。

    舍弃三宝玉如意,还是进入阵眼?

    元始天尊迟疑了一下,就面色铁青的松开了三宝玉如意,他知道阵法中,通天教主最恼怒的就是他。

    若是他为了三宝玉如意,进入阵眼,谁知道通天教主会不会为了报复他,调动整个诛仙阵的威力,给他来一个狠的。

    “嗖!”

    元始天尊身影爆退,想要突破阵法的束缚,可是很快元始天尊身形停了下来,他感觉到悬浮在头顶的太极符印再次失去了控制,被禁锢了起来,他的脸色都快阴沉的滴出了水。

    因为,他头顶的太极符印也被金光束缚住。

    这一次元始天尊没有任何的迟疑,瞬间舍弃了太极符印,他一个让人面对通天教主的诛仙阵,没有丝毫破阵的把握。

    “轰!”

    见到元始天尊手中没有了法宝,封阵大变,瞬息发转,变成了一座杀阵,混沌色气流消失不见,只有漫天的红光,形成红色海洋向他砸来。

    元始天尊面色一会白,一会青,不由拿出一个黑色的宝盒,横亘前方,黑色宝盒遇到红芒,瞬间绽放万丈乌光,护住元始天尊的周围。

    “嗖!”

    金光再次出现,缠绕住元始天尊身前的黑色宝盒。

    黑色宝盒再次被禁锢住,元始天尊只能再次舍弃黑色宝盒。

    元始天尊,“·······”。

    还没等元始天尊发怒,漫天的红光再次袭来。

    通天教主又再次拿出一个琉璃瓶,琉璃瓶也没有逃脱被禁锢的命运,再次被通天教主强夺过去。

    元始天尊,“········”。

    九龙沉香辇被夺!

    阴阳炉被夺!

    无极镯被夺!

    ·······

    一连十几件法宝被夺,元始天尊气的浑身都直哆嗦,如果不是没有丝毫把握打赢通天教主,元始天尊早就和通天教主拼命了。

    终于,元始天尊的一把扇形法宝,被通天教主强夺过去,元始天尊身上彻底的空空如也,只有头上的诸天庆云在苦苦的坚持着。

    “通天你到底想干什么?是不是想不死不休?”

    元始天尊面色狰狞,大声咆哮声,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声音带着巨大的颤音,还有些嘶哑。

    通天教主仿佛在侮辱他一般,一件件剥离他手中的法宝,竟然把他身上所有的法宝,全部都抢夺走了。

    若是被其他人知道这件事,他恐怕会成为三界的笑话,还怎么执掌阐教,还怎么统御万仙。

    “你怎么对我,我现在只是如数奉还而已?!?br />
    通天教主神情淡漠,并没有因为元始天尊的愤怒,有任何的心绪波澜。

    他已经很手下留情了,只收走了元始天尊的法宝,如果他真的狠心,凭借他会员卡上的灵点,完全可以发出一个世界任务,斩杀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闻言,本就铁青的面色,变成了黑紫色,他什么话也没有说,一头扎进诛仙阵中,漫天的红芒也是无法阻挡元始天尊。

    凭借着不要命的打法,元始天尊洞开了和老子三人之间的阵法隔离。

    老子、接引道人、准提道人三人合力抵抗着不断冲击而来的红芒,游刃有余,只是三人面色越是越来越凝重,这么久的时间,元始天尊竟然还没有和他们汇合。

    “轰!”

    随着一声巨响,诛仙阵内的混沌色气流荡起了千层巨浪,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

    老子三人望着面色微白,浑身血淋淋的元始天尊,都是不由惊骇道。

    “元始你没事吧?”

    “道兄,你怎么受这么重的伤?”

    元始天尊身上的伤太重了,比上一次元始天尊单独对敌四柄杀剑的诛仙阵,还要严重。

    这一次的诛仙阵,虽然是八柄杀剑组成,但是,通天教主是在压制他们三个的同时,和元始天尊大战。

    八柄杀剑组成的诛仙阵,部分威能就可以把元始天尊伤成如此模样,若是和一个圣人对敌,岂不是可以斩杀?

    这个难以置信的猜测,让老子四人心头都笼罩着一股阴霾和无尽的压抑,通天教主的实力,竟然和他们不是一个等级的了。

    元始天尊四人不由靠拢在一起,不敢再分离开来,怕被通天教主各个击破,特别是受伤的元始天尊被?;ぴ谥屑?。

    “我本来不想告诉你们事实的残酷性,但是,你们不配合,不要怪我了?!?br />
    “狠人道友、菩提道友、独孤道友、方云道友麻烦你们了?!?br />
    通天教主扫视了一眼,聚拢在一起的元始天尊四人,眉头微皱,他知道自己失去了各个击破的机会,不由心神一动,通知万界楼整装待发的狠人大帝四人。

    元始天尊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