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你想干什么?”

    虚空中,两道身影遥遥相对,仿佛两个星辰相互的牵引着,元始天尊一双黑色的眼眸中透露着无比冷冽的寒光,声音充斥着无尽的冷漠。

    阐教弟子惨败在截教弟子手中,这个始料未及的结果,已经让元始天尊愤怒不已。

    现在通天教主竟然拦住他,不让他亲手宰了这些扁毛畜生,他如何甘心。

    “我还能干什么?老师吩咐我们三人签订封神榜的时候,切莫出手干预,你是怎么做的?”

    通天教主也是面带怒色,他脸上的怒气,有一半是装的,另一半是他真的恼怒。

    他实在没有想到元始天尊会这么无耻,不问原因,不分是非,一出手就要灭杀截教弟子。

    两教弟子公平大战,阐教弟子败在截教弟子手中,是技不如人,更何况签订封神榜的时候,元始天尊还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他们三人不能干预封神大战。

    想不到最坚持的元始天尊,第一个违背了三人的协定。

    “殷商当灭,西周当兴,这是天地大势,你想违背不成?”

    元始天尊也只是自己在这方面无法占理,转而说道。

    “我何时有过违背?”

    通天教主一副看白痴的模样,冷冷道,“阐教三代弟子扶周灭商,我截教可能干预?”

    “你们阐教弟子三代弟子多少人出手,我不管,但是,你竟然无耻的让广成子偷袭闻仲,你还有一点长辈的脸面吗?”

    “你们阐教不是最注重礼仪吗?你元始天尊的脸,还在否?”

    通天教主没有丝毫的退让,他站在有理的一方,师出有名,是阐教不顾同门之谊,没有丝毫长辈的风度。

    “我只是像教训一下闻仲,根本不曾下死手?”

    广成子面色惨白,他的身体被金灵圣母用龙虎玉如意击中了两次,身受重伤,此时站出来,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平静道。

    “元始,这就是你的弟子吗?长辈在说话,他就冒然插嘴,一点规矩都不懂,饮血茹毛之辈?!?br />
    通天教主根本没有搭理广成子,一双充满蔑视的目光,不断扫视着元始天尊,仿佛在说,一个饮血茹毛之辈的师父,能有什么威仪可言。

    元始天尊目光冰冷无比,扫视了一眼还想继续反驳的广成子,而后目光再次转向了通天教主,“广成子只是打算教训一下闻仲,你们截教弟子却是以多欺少,围杀我阐教弟子,你还有理?”

    “当初我就劝你不要收这些披毛带甲之辈,不通礼仪,杀性太大,这些人必须交由我处理?!?br />
    “哼!元始天尊你说我截教以多欺少,你看看哪一边的人数多?”

    通天教主嘴角勾勒出一丝玩味的笑意,三霄就可以吊打阐教十二金仙,他的四大亲传大弟子,可以匹敌燃灯道人和南极仙翁,他根本不需要派那么多人。

    截教弟子,“········”。

    阐教弟子,“········”。

    元始天尊,“·········”。

    截教好像是以少压多!

    “至于你说我截教弟子先下杀手,元始你还要面皮吗?”

    通天教主大声嘶吼道,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长耳定光仙被我派去北伯侯崇侯虎的领土,杀死祸乱百姓的妖魔,慈航和普贤却斩杀了长耳定光仙,把他送上了封神榜,你还有脸说我?”

    “长耳定光仙是我最为倚重的弟子之一,悟性绝佳,福缘深厚,就这么被你们阐教的人杀了,你怎么不把慈航和普度交给我处置?”

    通天教主的声音,不断在天空上回荡,仿佛一个个巴掌狠狠甩在元始天尊脸上。

    不要说女娲、接引、准提,就是站在元始天尊一边的老子,也是感觉阐教有些蛮横了。

    “元始只要你向我截教道歉,看在同门的份上,我既往不咎,放了阐教的弟子?!?br />
    通天教主咬了咬牙,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脸上尽是无奈之色。

    “不可能,今日我们还是做过一场?!?br />
    元始天尊一张脸阴沉的可怕,变得铁青,甚至他头上方圆数万里的天空,也因为他的心情,变得乌黑压抑,没有一丝光亮。

    “元始,当真我怕你?我只是看在同门之谊放你一马,你竟然不知好歹,那我也不再手下留情?!?br />
    通天教主一声轻喝,漂浮在元始天尊周围的四柄杀剑,泛起奇异的目光,交错连横在一起,瞬间形成了一片特殊空间,封禁了元始天尊。

    “通天,今日我就叫你知道,诛仙阵不过尔尔,非四圣不可破只是一句笑话?!?br />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元始天尊也知道这一战只能以实力定胜负,他右手持盘古幡,神态自若,目光不断扫视着诛仙阵的阵法脉络,想要找到薄弱处。

    如果他破了诛仙阵,胜了通天教主,截教弟子全部要上封神榜。

    至于输?他从来没有把通天教主放在眼里,他手中的盘古幡才是天地第一至宝,攻伐无匹,岂是诛仙阵可以困???

    “这倒是一次好好观察通天和元始实力的好机会?!?br />
    娲皇天,女娲宫,女娲娘娘面带笑意,一双狭长的凤目中,透露着浓浓的兴趣。

    圣人之间的大战,太少了,上一次圣人交战,不知道是多少亿年前了,对于其他圣人的实力变化,她是一点都不清楚。

    现在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陷入暴怒的状态,大战起来,恐怕不会留手,是一次了解对手的绝佳机会。

    西方教的接引、准提,玄都天的老子,甚至紫霄宫的鸿钧,也是将目光投向了诛仙阵,显然他们也和女娲的心思相仿,想要了解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的实力变化。

    “定!”

    通天教主见元始天尊拿出了盘古幡,眼神中闪过一丝精光,而后就见诛仙阵的阵法,瞬间变化,由杀阵变换成了困阵。

    四柄杀剑仿佛变成了四道金锁,有金光斗射而出,向着元始天尊手中的盘古幡飞掠而去。

    “通天区区诛仙阵也想困住盘古幡?”

    元始天尊见诛仙阵竟然变成了一个困阵,想要困住盘古幡,脸上不由露出嘲弄之色,盘古幡能破开混沌,岂会破不开诛仙阵?

    “嗖!”

    通天教主面色如常,仿佛没有听到元始天尊的嘲弄,化作一道虹光,向着元始天尊冲了过去,手中的青萍剑向元始天尊挑去,,剑光仿佛一挂银河,遮天蔽日。

    诛仙阵虽然定住了盘古幡,但是,并不能断绝盘古幡和元始天尊的联系。

    “哼!”

    元始天尊见通天教主攻来,不由冷哼一声,如果说通天教主手中有诛仙阵,他还会忌惮一二,现在通天教主竟然舍去诛仙阵他和斗法,太自不量力。

    三宝玉如意从元始天尊的体内飞出,漫天的霞光,冲天而已,宛如滚滚怒涛,向剑光席卷过去。

    “轰隆??!”

    圣人的交手,足以开天辟地,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一交手,就形成恐怖的景象,黑色的雷霆闪烁,布满苍穹,天空仿佛被撕裂,大地在剧烈的抖动,露出一道道深不见底的沟壑。

    “收!”

    通天教主手中的青萍剑再次向元始天尊胸口刺去,快如闪电,动若雷霆,瞬息而至。

    不过,此时通天教主却是分出了一丝心神,沟通自己的一方世界。

    神墓大世界的灭天之战,辰战为了支付灭天之战世界任务的价值点,把自己的一方世界交易了。

    而这方世界则被通天教主购买走了。

    无论是元始天尊,还是其他关注大战的圣人,心神都被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激烈的交战吸引了过去,根本没有人在关注一旁交缠在一起的诛仙阵和盘古幡。

    一个巨大的黑洞,瞬间出现在诛仙阵和盘古幡的上空,庞大的吸引瞬间笼罩过去,吞噬了正在对抗的诛仙阵和盘古幡。

    盘古幡消失的一瞬间,正在和通天教主大战的元始天尊,面色大变,他竟然感应不到盘古幡的存在了,仿佛盘古幡中的元神,被人抹去。

    “交易!”

    通天教主一剑拦住想要离开的元始天尊,心中默念道。

    他现在并没有和佛本是道世界的通天教主合体,想要一边压制元始天尊,一边抹去元始天尊的元神,根本不可能。

    盘古幡虽然被他收进自己的世界,但是,盘古幡内还有元始天尊的元神,元始天尊若是使用秘法感应,还是能够透过世界感应到盘古幡的存在。

    所以,通天教主毫不犹豫的把盘古幡交易了,已经交易过一个盘古幡和东皇钟,因此,再次交易盘古幡,通天教主没有因为盘古幡是天地至宝,有任何的迟疑。

    “通天你使用了什么邪术,断绝了我和盘古幡的联系?”

    元始天尊面色激动,元神传音道。

    若是失去了盘古幡,那么他将成为所有圣人中,最弱的一个。

    上一次盘古幡被鸿钧收走,虽然后来鸿钧又给了他,但是,那一段时间,元始天尊明显感觉到没有盘古幡的忐忑感觉。

    “元始,你还是想想怎么破我的诛仙阵吧?”

    将盘古幡交易给万界楼后,诛仙阵破空而出,落在了元始天尊四周,散发着冷冽的杀机。

    没有了天地至宝,他倒要看看元始天尊怎么破诛仙阵?

    元始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