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教主难道也和我一般,练成了分身秘术?”

    老子打量了一眼‘通天教主’,又扫视了一眼身后的通天教主,心中暗暗道。

    他自己练成了一气化三清之法,通天教主练成了分身之术,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难道他们发现了什么吗?”

    老子目光又扫视了一眼,神情惊愕的元始天尊,心中暗道。

    其实在他、元始天尊、通天教主成为圣人的那一刻,他们三人的法力,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若论实力强弱的话,谁的法宝多,谁的法宝强,谁的实力就强一点。

    这样的情况,给人的感觉,仿佛圣人是天地间最强的,已经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不死不灭。

    只是每一次站在鸿钧的面前,他们都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鸿钧就仿佛巍峨的一座神山站在他们面前,深不可测。

    “为什么圣人的实力达到了顶端,鸿钧的实力,却给我们带来无形的威压?”

    这是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心中都有的疑惑,他们曾经旁敲侧击询问了几次才能变得更强,都被鸿钧拒绝了。

    “鸿钧一定隐瞒了什么!”

    老子心中十分的肯定,特别是在他创出一气化三清之法的时候,他不仅可以化出三个分身,同时,他的法力也是增长了少。

    自身的变化,让他明白圣人并不是终点。

    可是,鸿钧却在无形之中,给他们造成了一种圣人才是最强者的潜意识。

    若是说,鸿钧没有隐瞒什么,老子是万万不信的。

    “东方的水太深了?!?br />
    接引和准提面色更加的凄苦,‘通天教主’拿着元始天尊的盘古幡,在和鸿钧大战,其中若是没有什么因由,打死他们也不信。

    同时,他们心中也是十分的好奇,什么样的因由,能够是鸿钧师徒反目成仇。

    他们感觉好像踏入了一个漩涡之中,接触到了无法想象的秘闻。

    “我还是在一旁划水吧?!?br />
    女娲娘娘心中忐忑,现在情况不明,还是不要表明立场,更何况她最擅长划水,等形势明朗再出手。

    “嗡~”

    就在这一刻,紫霄宫内的众人,再次感觉到了一股天地至宝波动的能量。

    “元始天尊难道也要动手了?”

    几乎是在一瞬间,众人都感觉出天地至宝的波动,出现在元始天尊身上。

    老子、接引、准提、女娲娘娘,“········”。

    这绝逼有大阴谋!

    可是,当他们的目光,望向元始天尊时,全部都愣住了。

    元始天尊拿出来的也是盘古幡,人可以分身,难道天地至宝也可以分身?

    “老师,我的盘古幡在此,是通天诬陷我?!?br />
    元始天尊毫不犹豫的撇清了自己的关系,把锅甩在通天教主的身上。

    鸿钧,“········”。

    他执掌盘古幡无尽的岁月,若是论对盘古幡的熟悉,他自认为胜元始天尊十倍。

    虽然只是和盘古幡碰了一下,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了盘古幡上面的攻伐之力。

    “难道元始天尊也要偷袭我?”

    鸿钧暗暗警惕,心中十分的疑惑,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究竟知道了什么,竟然想要联合一起对付他。

    阴谋之主席尔洛,“·······”。

    这是什么套路?

    为什么又有一个盘古幡出现?

    “老师他是假的,让我帮你杀了他?!?br />
    通天教主目光锐利,特别是喊杀字的时候,语气微重。

    “哼!”

    感觉到通天教主杀人的目光,阴谋之主席尔洛也是解除了变身,他对于重伤鸿钧并没有什么把握。

    若是无法完成任务,那么按照他和通天教主的协议,他会受到惩罚,连掉三阶,成为六阶境界的强者。

    如果他把通天教主得罪死了,那么他一辈子恐怕只能打在万界楼中了。

    “什么?”

    阴谋之主席尔洛解除了变身,无论是鸿钧,还是老子他们,都是瞬间运转了神目,双目有清光流动,想要把通天教主看个透彻。

    “这才是他的本体,这是元始天尊在诬陷我,盘古幡是真的?!?br />
    元始天尊对他落井下石,通天教主也是毫不犹豫的往元始天尊身上泼脏水。

    “我手中才是真的盘古幡,他手中是假的?!?br />
    元始天尊见鸿钧投过来的怀疑目光,连忙双手把盘古幡递了过去。

    鸿钧接过小心翼翼接过盘古幡,发现自己手中的盘古幡也是真的,眼前的假通天教主,他手中的盘古幡也是真的啊。

    鸿钧,“········”。

    难道天地至宝也会分身之术?

    老子、女娲娘娘、接引、准提,“········”。

    水好像更深了。

    刚刚来了一个真假通天教主,现在又来一个真假盘古幡。

    “抓去他一切都明了了?!?br />
    鸿钧目光扫视了周围众人一圈,瞬间又停留在了阴谋之主席尔洛身上,只要抓住阴谋之主席尔洛,他心中的一切疑惑,就可以解开了。

    “鸿钧你为什么这么强,你不给我活路,我也不让你好过?!?br />
    阴谋之主席尔洛面色铁青,金属般的声音,带着一丝颤音。

    他体内的神力,轰然流动了起来,仿佛沸腾的岩浆,充满了毁灭气息,身体仿佛一道流光向鸿钧冲了过去。

    “不好!”

    老子他们以为阴谋之主席尔洛要准备什么秘术,通天教主却是明白,阴谋之主席尔洛根本没有什么秘术,若是真有什么秘术,被他困在诛仙阵中的时候,就用出来了。

    这种充满毁灭气息的危险,只有一个可能,阴谋之主席尔洛要自爆。

    不过,发现自己站在老子和元始天尊身后,通天教主强自镇定了下来,这时候逃跑,肯定会引起鸿钧的怀疑。

    任谁也不会相信,一个‘圣人’会自爆,他若是逃走,岂不是说明他知道阴谋之主席尔洛要自爆。

    “嘭!”

    一声巨响,宛如天崩地裂,声震云霄,三界生灵都感觉身体仿佛遭到重击,好像要崩碎。

    若不是阴谋之主席尔洛在紫霄宫内自爆,封神演义世界恐怕要在巨大的毁灭之力中,十不存一。

    “咳咳咳········”

    良久后,紫霄宫内的恐怖毁灭风暴散去,恢复了平静,鸿钧面色微白,神情惊愕,不知道有没有受伤。

    老子等人面色惨白,脸上还残留着难以置信的表情,浑身是伤,鲜血仿佛不要钱的从嘴中咳出。

    尼玛,这td的套路不对,为什么一出手就自爆,怎么一点脸皮不要。

    若是他们反应快,躲到了老子的身后,至少要被恐怖的能量,炸的缺胳膊少腿。

    “那人好像死了!”

    准提扫视了一眼掉落在不远处的盘古幡和东皇钟,刚想偷偷顺走,却发现天地之间完全失去了阴谋之主席尔洛的气息。

    老子等人闻言,心头猛地一跳,他们也是发现阴谋之主席尔洛的气息,全完消失,仿佛不存在。

    老子等人的目光,不由望向了鸿钧,“······”。

    圣人不是不死不灭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