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重?难道通教主所在的世界,有三十三重,甚至还有更多重?”

    阴谋之主席尔洛完全被鸿钧道场所在地,惊住了,若是有三十三重,那么通教主所在的世界,该如何广阔,如何强大。

    鸿钧作为通教主的师父,实力又该如何惊人。

    只是走到如今的地步,他别无他法,就是鸿钧是十阶境界的强者,他也要完成和通教主达成的协议

    “分!”

    阴谋之主席尔洛心神一动,直接分出了一丝元神和自己的主神神格,留在了万界楼中,无论计划成功与否,他都要留下后手,保证自己的生命不受到威胁。

    而最安全的地方,就是万界楼,即使他无法完成和通教主的约定,至少待在万界楼可以保住性命。

    “这是紫霄宫所在的位置,你进入原世界中,就可以感知到紫霄宫的存在?!?br />
    通教主也是发现了阴谋之主席尔洛留下了一丝元神和主神神格,不过,他并不在意,这并不影响他的计划。

    “哼!”

    阴谋之主席尔洛冷哼一声,直接进入了封神演义世界。

    现在一想到自己被通教主阴了,他就恨得睚眦欲裂,如果不是打不过通教主,他一定找一个机会偷偷阴死通教主。

    “这方世界的能量,还真是浓郁?!?br />
    进入封神演义世界后,阴谋之主席尔洛感觉到一股不同飞升之后世界的地能量,轻叹道。

    不过,他没有丝毫的逗留,而是直接向着三十三重的紫霄宫飞去。

    他一进入这方世界,就感知到九阶境界的强者不只一人,现在他要去偷袭鸿钧,自然不能让别人知道他的存在。

    他这样的强者,不会无缘无故冒出来,若是被其他九阶境界的发现,他很难脱身。

    如果运气不好,恐怕还会引起这方世界强者的围攻,别偷袭鸿钧,就是自己能够安然无恙退出去都很困难。

    “嗖!”

    阴谋之主席尔洛隐匿了自身气息,仿佛鬼魅般,潜行在虚空中,快速向紫霄宫移动着。

    “阴谋之主席尔洛动手了?!?br />
    关注阴谋之主席尔洛的不仅仅有两个通教主,还有在万界楼休息室内的周阳。

    周阳倒不是为了试探鸿钧的实力,如果,他要是想知道鸿钧的实力境界,完全可以用系统查看鸿钧的个人信息,他只是想看看阴谋之主席尔洛和鸿钧见面时,两人懵逼的表情。

    “你们这方世界的鸿钧,竟然是生灵,还真是特殊?!?br />
    封神演义世界,碧游宫内,佛本是道世界的通教主,摇了摇头道。

    在佛本是道世界,鸿钧是大道的化身,公正无私,维持地大势,他们这些圣人的对手,也只有圣人。

    相比而言,佛本是道世界的圣人,也比封神演义世界的圣人,强大了一点。

    “鸿钧的底细太深了?!?br />
    通教主面色凝重道。

    他之知道鸿钧拥有镇压他们任何一个圣人的实力,否则,如果鸿钧仅仅是他们师父,他们也不会对鸿钧言听计从。

    至于鸿钧的根底,无论是他,还是老子、元始尊都是一点都不知道。

    “好像可以在万界楼购买原世界人物信息的?!?br />
    佛本是道世界的通教主,面色突然一变,嘴角抽搐道,他们完全可以宰了阴谋之主席尔洛,用他换取价值点,然后在万界楼购买鸿钧的个人信息。

    这样一来的话,肯定会有剩余的价值点,他们好像亏大了。

    封神演义世界的通教主,“·······”。

    现在什么也晚了。

    “还是看一看吧,就好像给我们一个十阶境界的信息,也没有太大的作用,信息只是一个数字,鸿钧到底有多强,我们还是亲眼看一看和鸿钧的差距?!?br />
    封神演义世界的通教主深吸了一口气,道。

    如果他用诛仙阵困住阴谋之主席尔洛,他们也能生生磨死阴谋之主席尔洛,现在他想看一看,同一个对手,鸿钧会怎么对付。

    三十三重外,紫霄宫。

    自从鸿钧的两个童子,成为了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后,混沌气流弥漫的紫霄宫内,就只剩下鸿钧一人,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不过,对于活了不知道多久的鸿钧来,除了对大道的追求,再无他物。

    “嗯?有人来了,难道是通不成?”

    紫霄宫内,闭目盘坐,参悟大道的鸿钧,心神微微一动,他发现一道模糊的气息,正在向紫霄宫慢慢地靠近。

    此时,三教已经签押封神榜,而截教人数众多,上榜人数恐怕也是最多,现在这个时候,偷偷摸摸来找他的只可能是通教主。

    “希望鸿钧不要发现我?!?br />
    紫霄宫外,阴谋之主席尔洛非常的紧张,能够让通教主十分忌惮的人,岂会简单。

    随着越靠近紫霄宫,阴谋之主席尔洛的动作越,将自身的气息隐匿到了极致。

    “紫霄宫好像是一个法宝?”

    就在阴谋之主席尔洛刚想掏出盘古幡和东皇钟,隔着紫霄宫偷袭偷袭的时候,他才发现紫霄宫表面彩霞滚动,混沌灵气弥漫,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宝。

    偷袭只有一次机会,若是无法成功,只能和鸿钧硬碰硬。

    阴谋之主席尔洛犹豫了一下,眼神突然一亮,只见他身形一变,几乎和通教主一般无二。

    他和通教主的契约中,并没有对他如何偷袭鸿钧有什么具体要求。

    也就是,自己完全可以变成通教主的模样,迷惑鸿钧。

    这样的话,或许可以放松鸿钧的警惕心,加大偷袭成功的几率。

    “通进来吧?!?br />
    紫霄宫内,鸿钧眼眸缓缓睁开,直接透过了紫霄宫,见到了在门外犹豫不决的‘通教主’。

    ‘通教主’瞳孔猛地一缩,满脸惊愕,踌躇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即使鸿钧发现了他的身份,也没有关系,他把自己的元神和主神神格,留在了万界楼,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通有什么事?”

    鸿钧显然没有想到有人敢在他面前假冒通教主,因此,并没有看出阴谋之主席尔洛的变化之术。

    阴谋之主席尔洛,“·······”。

    “可是为封神榜之事而来?”

    鸿钧见‘通教主’不开口,还以为通教主不好意思求情,继续道,“此乃数,不可违逆,只要尔等弟子在洞府潜心修行,自可保不入封神榜?!?br />
    阴谋之主席尔洛,“·······”。

    阴谋之主席尔洛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他不知道通教主平时在鸿钧面前,是什么性格,现在接连两次没有回答鸿钧的问题,可能会让鸿钧产生怀疑,错过偷袭的最佳机会。

    “定!”

    一道金光从阴谋之主席尔洛身上飞出,化作一个金黄色的巨钟,飞落在鸿钧的头顶,垂落时空之力,禁锢鸿钧周身。

    同时,盘古幡出现在阴谋之主席尔洛的右手,庞大的神力,涌入盘古幡中,泛起惊人的乌光,向着鸿钧劈了过去。

    鸿钧,“········”。

    通教主是不是脑袋坏了,人变傻了?

    难道他忘了手中的法宝,是谁给他的,竟然用他赐予的法宝,来偷袭他。

    “通教主你干什么?”

    鸿钧一声暴喝,双目寒光闪烁,惊人的气息,在他的周围荡漾而来,紫霄宫外,方圆数万里的七色彩霞和混沌气流,仿佛被冻结,停止了流动。

    与此同时,整个封神演义世界的圣人,也是在一瞬间感知到三十三重外的一道强大气息。

    “是谁惹怒了老师?”

    昆仑山,元始尊面如寒霜,不知道是忌惮三十重外压抑的力量,还是生气有人惹怒了鸿钧。

    “还差这么多?!?br />
    大罗山八景宫,老子面无表情,仿佛并没有因为三十三重外惊人的气息涌动,有任何的惊诧,只是他正在炼制的一炉九转金丹,却是化为了废丹。

    “阿弥陀佛?!?br />
    西方教,准提和接引都是一脸愁苦之色,仿佛有人欠了他们几百万西方教弟子,心中发苦,东方的强者这么强,他们怎么去东方传教。

    “还是去看看吧?!?br />
    娲皇宫,女娲娘娘感知到三十三重外的惊人气息,眉头紧蹙,飞出了宫殿,向着紫霄宫飞去。

    几乎在鸿钧爆发气息的一瞬间,封神演义世界的圣人,都向紫霄宫飞去,有人皱眉,有人冷漠,有人面无表情。

    也只有通教主一人,面色肃穆,心中却是兴奋。

    “你·······去死!”

    阴谋之主席尔洛也是被鸿钧陡然爆发的惊人气息,吓了一跳,不过,并没有影响他对鸿钧的偷袭。

    东皇钟禁锢鸿钧,盘古幡向鸿钧杀伐过去。

    “锵!”

    平时被鸿钧用来拄着走路的竹杖,仿佛一道光剑,向着盘古幡抽了过去,一击便打退了盘古幡。

    竹杖抽退盘古幡后,再次一挑,禁锢鸿钧头顶的东皇钟,也是被挑开。

    对于阴谋之主席尔洛的偷袭,鸿钧轻而易举便化解了,不过,他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目光微冷的打量着‘通教主’。

    “老师怎么了?”

    老子等人都是圣人境界,感知到鸿钧的气息后,瞬息而至,便达到了紫霄宫,老子连忙询问道。

    只是当老子等人进入紫霄宫内后,望着‘通教主,’还有‘通教主’手中的盘古幡,全部愣住了。

    老子、女娲娘娘、接引、准提,“·······”。

    这有一个大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