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天大雷音寺,大雄宝殿。

    “观音菩萨出事了?”

    如来佛祖一直念叨着观音菩萨,突然间冥冥中感觉到了观音菩萨遭到了大难,虽然没有陨落,但是也被打下凡尘。

    只是观音菩萨具体的下落,他却无法感应到。

    现在的唐僧实力并不比他弱,唐僧本身就能掩盖过去如来佛祖的推演。

    “文殊、普贤你们两人去寻找观世音的踪迹,他可能遭难了?!?br />
    如来佛祖面无表情道。

    西天取经唐僧师徒四人无故达到终点,现在观音菩萨又下落不明,这般诡异的局势,在如来佛祖心中笼罩了一层无形的阴霾。

    “是,世尊?!?br />
    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眉头微皱,缓缓退出了大雄宝殿。

    西天取经是天道大势,三界内的任何实力都知道大雷音寺要兴盛起来,在这个关头,各方势力和大雷音寺交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和大雷音寺交恶?

    而能够压制观音菩萨的强者,无不是三界内的顶尖大能。

    三界内的顶尖大能,数目有限,他们现在对观音菩萨出手,就是违逆天道大势。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谁会去做?

    望着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离去的身影,如来佛祖逐渐的平静下来,他需要推演一下三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唐僧四人为何会来到大雷音寺?”

    如来佛祖对于这个问题,自然十分的关心,或许和观音菩萨惨遭劫难有关。

    “嗯?大雷音寺的气运怎么暴增了?”

    作为大雷音寺的执掌者,如来佛祖却是感觉到了大雷音寺气运的上升。

    这太反常了!

    “难道又有佛祖级强者诞生?”

    一个教派中,再次出现顶尖大能,这个教派的气运自然会上升,若是大雷音寺有菩萨成为佛祖级强者,那么气运上升也很正常。

    “只是气运增加的数目,也太恐怖了?!?br />
    如来佛祖面色惊疑,即使佛教中出现一位佛祖级强者,气运增加也不会增长这么多。

    “难道有人成圣了?”

    如来佛祖被自己这个猜测吓了一跳,若是大雷音寺有人成圣,大雷音寺气运保证也很正常。

    “若是西天取经结束,大雷音寺气运再次暴涨,或许我也可以突破最后的屏障了?!?br />
    一想到西天取经结束后,大雷音寺再次暴增的气运,如来佛祖脸上就不由露出一丝笑意。

    “可是会是谁成圣?未来佛?过去佛?”

    如来佛祖陷入了症结之中,一个个名字在他脑海中快速的闪过,只是很快又一个个被他否定。

    此时,三十三天外的离恨天兜率宫。

    “嘭!”

    正在炼制一炉九转金丹的太上老君,突然面色变得阴沉,一脚踹翻眼前的丹炉,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杀机。

    天机显现的那一刻,太上老君就感觉到了躲在下界不敢上来的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还有被杀死的独角兕大王青牛精。

    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是他的烧火童子,竟然有人公然洗劫他们,独角兕大王青牛精更是他的坐骑,竟然被人打杀了。

    这是有人当着三界众神的面,狠狠扇了他两巴掌。

    “难道我很好欺负吗?”

    太上老君目光森寒无比,他感觉自己在天庭一直与世无争的态度,让别人感觉到了他好欺负,他处事淡然,并不代表他好欺负。

    “嗡~”

    虚空轻颤,太上老君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兜率宫,向着平顶山莲花洞飞去。

    “老爷?!?br />
    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被观音菩萨救出来后,因为被抢走了紫金红葫芦、幌金绳等五件法宝,怕太上老君斥责,躲在了莲花洞中不敢出去。

    此时,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见到面色阴沉的太上老君,连忙跪拜道。

    他们两个还是第一次见太上老君如此恼怒,以为太上老君是来责罚他们,吓得战战兢兢。

    “怎么回事?详细说一遍?!?br />
    太上老君淡漠道。

    “老爷,那唐僧师徒四人太狡猾了,我们兄弟二人在莲花洞中饮酒作乐,并没有招惹唐僧师徒四人,孙悟空却偷袭我们?!?br />
    “甚至我们自报身份,那唐僧还是抢走了我们的法宝?!?br />
    金角大王小心翼翼道,生怕惹得太上老君发怒。

    “随我来!”

    太上老君一挥袖,卷走了地上浑身发抖的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向金兜山金兜洞飞去。

    “大王是被取经人偷袭杀死的?!?br />
    太上老君一行人飞到金兜山金兜洞,也是从残留下的小妖那里打探到消息,太上老君面色阴沉入水。

    孙悟空的实力,他一清二楚,自己坐骑的实力,太上老君也是一清二楚。

    即使是偷袭,孙悟空想要杀死青牛精,也不可能,显然在太上老君心中,孙悟空还是未进入万界楼前的实力。

    “如来,你难道生出了不该有的想法?”

    太上老君神情冷漠,天地大势虽然是佛教兴起,但是他有的是手段让佛教的兴盛,变成衰败。

    当年他能化胡为佛,如今也能分裂佛教的气运。

    “砰!”

    正在和好友品茶论道的南极仙翁,面露怒容,将手中的茶杯扔在了地上,声音略微颤抖道,“佛教安敢如此!”

    南极仙翁作为四御之一,地位崇高,仍在如来佛祖之上,现在自己的坐骑竟然被取经人杀了。

    对于他们这样的强者,早已经长生不死,最注重面皮,现在他的坐骑白鹿精被杀,这是对他对他的挑衅。

    “道友发生了什么事?”

    南极仙翁的几位好友,神情错愕道。

    南极仙翁的脾气一向很好,什么事让他如此暴怒。

    “我的坐骑被大雷音寺的人杀了?!?br />
    南极仙翁并没有隐瞒,因为这事根本瞒不住。

    说完后,南极仙翁就向西天大雷音寺飞去,他需要如来佛祖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死了,死了,都死了·······”

    前去寻找观音菩萨的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脸色略显苍白,死的妖太多了,牵连太多了,他们只知道三界将有一场大风暴。

    “佛祖,太上老君、南极仙翁、托塔李天王、西海龙王·······前来拜访?!?br />
    西天大雷音寺,面色忐忑的如来佛祖,正在等待大雷音寺有人成圣的消息,就见到一位金刚尊者快步跑了进来,禀告道。

    如来佛祖,“·······”。

    难道这些人是来祝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