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族长,我有罪,我该死,我不是人·······”

    萧家族人中,萧宁浑身颤抖,额头上有豆大的冷汗滚落,双目惊惧,望着药尊者手中半死不活的丹皇韩枫,噗通一声跪倒在萧焱的面前,双手啪啪的扇着自己的脸。

    尼玛,那两个斗王只是说和丹皇韩枫,关系匪浅,没有任何查证,谁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关系。

    更何况,丹皇韩枫和打压萧家这件事绝对没有关系,结果萧焱的老师,听到丹皇韩枫和铁血佣兵团可能有关联,就爆发出惊天怒火。

    在萧宁想来,药尊者的做法,应该是为了斩草除根。

    即使这根草,可能只是路边的一根野草,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成为萧焱未来的敌人

    “萧焱的老师,太护短了?!?br />
    萧宁每一巴掌都用尽全力,萧焱成为废柴的三年,他不知道欺负多少次萧焱。

    要是被萧焱的老师知道,他会不会被丢到空间通道中,湮灭在虚无空间中,连尸体都不会留下。

    萧宁的突然动作,也让萧家其他的一些族人,脸上的喜色瞬间凝固,变得没有一丝血色。

    欺负萧焱的人,绝对不只萧宁一个。

    或许更明确的说,萧宁是欺负萧焱的领头人,其他人是萧宁的狗腿子。

    从丹皇韩枫凄惨的表情下,沾点关系都逃脱不了凄惨的下场,更何况直接参与人。

    一时间,萧家众人脸上兴奋的表情,变为忐忑不安和惶恐。

    甚至萧战的眼神中,也带着一丝复杂的意味。

    萧焱有一个非?;ざ痰睦鲜?,他这个做父亲的当然开心。

    可是,他也清楚萧焱废柴的三年,萧家也有不少人奚落萧焱,会不会被萧焱的老师,全部人道毁灭了。

    “萧宁表哥,我们是一家人,那些事情我已经忘记了?!?br />
    萧焱也被萧宁突然的忏悔,搞的糊涂了,不过萧焱还是很大方的原谅了萧宁。

    一方面是因为血缘关系,都是萧家人。

    另一方面则是他现在的实力,已经是斗王,而萧宁还只是一个斗者。

    两者已经不在一个层面,他没有必要再追究过往的事情。

    “多谢少族长,多谢少族长·······”

    萧宁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小心翼翼的站起来,同时眼角微微打量着目光森寒的药尊者,差点又吓得瘫倒在地。

    在经过一番打量后,发现药尊者的目光,并没有注意在他身上,才狠狠松了一口气。

    “老师,你没事吧?”

    萧焱向药尊者走了过去,瞥一眼战战兢兢、惶恐不安的丹皇韩枫,对药尊者关切道。

    “没事?!?br />
    药尊者双目中夹杂着复杂的感情,一会寒意涌动,一会悲痛莫名,一会黯然伤神,声音微颤道。

    “店主,我想休息一下?!?br />
    药尊者转头向周阳,道。

    周阳点了点头,他现在又不急着考察苍穹大世界。

    更何况药尊者现在复杂的心情,根本做不了导游。

    “萧焱这是你父亲吧?”

    只有在药尊者发怒的时候,神情微微一动的烛坤,突然双目泛着精光,盯着萧战。

    他上次想向药尊者请教怎么关心孩子,结果药尊者没有孩子。

    眼前的萧战,不就是一个父亲吗,从他的身上应该能够学到点经验。

    “焱儿?这位是?”

    萧战被烛坤热切的目光,盯着有些不自然,向萧焱询问道。

    这里的人,他还不知道任何一人的姓名和身份。

    他很清楚萧焱带回来的人,没有一个简单的。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

    刚刚药尊者释放灵魂力的时候,萧战没有注意到林动和洪易,能不能承受住灵魂威压。

    但是在药尊者撤回灵魂力后,萧家的所有人脸上还残留着几丝惨白,而林动和洪易,却是面色如常。

    “父亲,这位是店主、这位是太虚古龙一族的龙皇、这位是小貂、林动,还有洪易?!?br />
    萧焱把所有人都介绍了一下。

    萧战朝着周阳和善的点了点头,才转身面向烛坤,面色恭敬道,“不知道龙皇有什么事情吗?”

    萧焱的简短介绍顺序,结合之前发生的事情,萧战已经看出来这些人以周阳为首,甚至萧焱的老师,也要听从周阳的意见。

    斗气大陆强者为尊,那么周阳也就是一行人中实力最强大的。

    至于太虚古龙的名头,萧战从来没有听说过。

    不过,他很清楚太虚古龙是魔兽,一头化形的魔兽,或者是一头有钱买的起七品化形丹的魔兽,不管哪一种,烛坤的实力,都必定强大无比。

    因此,萧战并没有认为自己有一个天赋出众的儿子,或者自己儿子有一个牛逼的石师父,就感觉超人一等,气势凌人。

    “我们这边说?!?br />
    烛坤直接拉着萧战进入了一间房间,顺手在房间外,布置了空间结界。

    对于自己的丢人事情,自然越少人知道越好。

    “大长老,把两个斗王捆绑起来,如果反抗,你可以随意处置?!?br />
    “我会留一个分身坐镇萧家?!?br />
    萧焱分出一个分身,而后向萧家大长老吩咐道。

    “是,少族长?!?br />
    萧家大长老连忙回道,萧焱的话在他的心中就是圣旨,他已经决定亲自带人捆绑那两个斗王。

    “店主、小貂、林动、洪易,我现在去坊市看看如何?”

    萧焱拉着古熏一只手,建议道。

    周阳几人自然点了点头。

    至于萧焱牵着古熏的目的,周**本不用想,就知道的一清二楚。

    萧焱带着古熏,当然是想着把古熏拉入万界楼。

    萧焱带着众人走的是后门,而且一出门,就变成了另一个模样,,连古熏的模样,萧焱都帮他稍稍改变了变化。

    不然,凭借着萧焱之前的大出风头,他们一行人上街,恐怕会被围观,哪还有时间游览乌坦城。

    “这是我们世界的独特物品,魔兽的魔核,一颗二阶木系魔核?!?br />
    冷前的坊市中,一个小摊前,萧焱指了指一颗二绿色的魔核,介绍道。

    “二阶魔核?”

    小貂弯腰拿起那颗魔核,在商贩老板和古熏,目瞪口呆的表情下,直接咽进肚中。

    “那个魔核我不要了,你们快走?!?br />
    商贩老板一脸惊恐,这是哪里来的土包子,竟然把魔核咽下去了。

    魔核是可以炼成丹药吞下去,但是魔核中狂暴的能量,还没有听说,有谁可以吞下去。

    这些人难道是传说中的碰瓷?

    “嗝~”

    吞下魔核的小貂,并没有什么不适,只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嗝,摇了摇头道,“魔核中的能量,还真狂爆,不过,味道不如妖灵?!?br />
    萧焱身后的古熏,小手紧紧抓住萧焱的手,她感觉这个世界变化太快,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评论魔核的味道。

    “今天是没法逛街了?!?br />
    周阳看着被吓跑的小摊老板,轻叹道。

    街上的店铺,全部都关门了。

    不用想,这些人全部都去萧家贺喜了,打算抱着萧家的大粗腿。

    洪易几人也是轻轻点头,街道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影。

    一行人兴致缺缺的走回萧家。

    “萧焱少爷,我有罪,当年我嘲笑你的天赋,是我有眼无珠?!?br />
    “萧焱少爷,我罪大恶极,竟然在赌场上,压你一年都是保持三段斗之气,真是猪狗不如?!?br />
    “萧焱少爷,我十恶不赦,三个月前,逛街的时候,我撞了你一下,要不我砍掉一只手向你道歉?!?br />
    “萧焱少爷,我罪孽深重,我也不知道做了什么错事,反正我有罪,我愿意赔偿一万金币?!?br />
    ······

    萧家大门,跪满了大喊有罪的人,一个个仿佛自己犯了弥天大罪。

    “这是怎么回事?”

    萧焱根本不敢从正门进入,直接飞入了院内,向一个萧家族人询问。

    “少族长,这些人都是听说您的师父,镇压了丹皇韩枫的光辉事迹,就纷纷来请罪了?!?br />
    那名萧家族人解释道。

    这些前来道喜的人,从萧家族人了解到了丹皇韩枫的悲惨下场,也知道了萧焱有一个实力深不可测,极度护短的师父。

    丹皇韩枫和打压萧家的事情,可以说没有一点关系,都沦落到如此下场。

    曾经欺负萧焱的萧宁和萧家族人,也是萧焱看在血脉上的关系,饶恕了他们。

    但是,乌坦城大部分人都曾经嘲笑过萧焱的天赋,他们可没有萧家的血脉。

    这些人怕啊,丹皇韩枫和打压萧家没有丝毫关系,都被打得半死,他们这些开口嘲笑萧焱的人,难道还有好下???

    萧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