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需要我?”

    吴邪闻言,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发软的双腿,总算有力气,支撑他站起来。

    “长官,不知道国家需要我做什么?”吴邪小心翼翼道。

    在华夏最不能得罪的就是军方,政方要钱,军方那可是要命。

    “你这张地图,我们要了,你意下如何?”周阳没有回答吴邪的话,而是将老者手中的战国帛书的拓本,拿了过来。

    “愿意,凡是国家需要,都可以拿去?!崩险咄飞侠浜怪泵?,双腿直打摆子,他一个倒卖文物的容易吗?

    竟然遇到军方办事,他本来就心虚,在周阳的询问下,更是胆气不足。

    “你可以走了?!敝苎舳宰庞行┬橥训睦险咚档?,再让他站在这里,恐怕他那颗动力不足的心脏,也支撑不了多久。

    看着如同兔子般逃跑的老者,周阳笑了笑,有军队跟着办事,就是方便。

    “吴邪,带我们去你三叔那?!敝苎舳宰判纳癫荒?,胡思乱想的吴邪,开口道。

    “我三叔那?”吴邪闻言,刚刚松的一口气,再次提了上来。

    他三叔可是南派土夫子巨头,经常有盗墓贼带着赃物到他三叔家里,进行私自交易,简直就是杭州市最大的一个地下赃物交易所。

    这要是让这些士兵发现,私自处理地下赃物的罪名,就能让他三叔坐一辈子牢。

    “这是你和你三叔的证件,拿好?!敝苎艨吹轿庑暗牧成?,也能猜出一二,从怀中掏出两个证件递了过去。

    “国家特级专家考古队成员,吴邪,国家特级专家考古队员,吴三省?!蔽庑坝行┓⒚?,只听说过专家级的考古队,怎么还有特级专家考古队?

    看着一个个荷枪实弹的士兵,这些人怎么也可能是冒充的?

    “拥有这个证件,你三叔那点破事,也就是合法的?!敝苎艚馐偷?,同时再次对吴邪恐吓道,“当然,你如果你不带我们去,我们就可以定你三叔,叛国贼的嫌疑,国家征调竟然都敢私自藏匿起来,我们将会在全国对他发出s级通缉令?!?br />
    叛国?s级通缉令?

    虽然不知道s级通缉令是什么级别的,但是带着s等级的显然都是重大嫌疑犯,至于叛国罪,吴邪自然最清楚不过了,根本不需要解释,可以直接枪毙的。

    “王盟你在这看家,我现在就带你们去我三叔家?!蔽庑岸宰疟范自诘厣?,瑟瑟发抖的男子说道,就急急忙忙的带着周阳一行人,向着吴三省的家里赶去。

    吴邪的店,距离吴三省的家,不是很远,不到半个小时,一行人赶到吴三省的住所。

    此时,吴三省的楼房可谓是门庭若市,人来人往。

    在众人还沉浸在一件件古董文物的世界中,就被一队队士兵包围起来。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完全包围,若不立即投降,我们就开炮了?!币桓隹啻蠛褐苯佣宰怕シ坷锖暗?。

    陪同周阳一行人的这一营,好像是334团的一营,营长张爽,一个三十多岁的大汉,周阳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大汉,竟然这么霸气,不投降,竟然直接要开炮。

    开炮?

    无论是车中坐着的吴邪,还是楼房里的吴三省和那些买客,闻言都是一脸发白,不用这么狠吧,竟然直接开炮。

    张爽面色冷酷,他可是得到通知,这一队专家组成员中,每一个都是国宝级别的人物,军区司令都给他下了命令,可以便宜行事。

    这些混迹在各个危险墓**中的盗墓贼和常年走私古董的商贩,难保他们不会携带枪械。

    一旦伤害到专家组的成员,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我们投降!我们投降!······”吴三省带头举着一个白旗,小心翼翼的从楼房中出来。

    不就是一个地下古董交易所吗?

    派出十几个警察就能把他们轻易抓住,可是这密密麻麻数百个士兵,这是怎么回事?

    光是瞄准他的狙击枪就有十几把,甚至还有一个炮兵直接将炮口对着他。

    吴三省自认为自己是熊胆虎心,泰山崩塌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大胆之人,现在他竟然感觉双腿有些不停使唤。

    他敢肯定。一旦自己有什么超出常理的举动,这些狙击手和那个炮兵,绝对不会毫不犹豫的将他打成渣。

    “张营长,查查这些人中有没有杀人犯,其他的全部放了?!敝苎舳宰耪潘档?,看着周围,越围越多的人,再这么搞下去,虽然明天不会登报纸,但是影响也不好。

    “是?!闭庞ぞ戳艘桓鼍?,立即对着士兵命令道。

    在国家的一些部门或许会存在一些官二代或者富二代,但是在专家组成员,特别是越高级的专家组,组员还可能混进一两个官二代。

    但是作为专家组的组长,必然是一个德高望重,具有很高威望的人,才能担任。

    虽然眼前的组长有些年轻,但是张营长认为可能这人就是传说中的天才吧。

    “上车?!?br />
    周阳对着下面有些呆呆的吴三省和张起灵说道,然后将战国帛书的拓本,交给吴三省,“这个你研究一下?!?br />
    “开车去山东临沂?!敝苎舳宰乓慌缘牟悸晁档?。

    军用开车,虽然比长途汽车快上不少,但是周阳一行人也足足坐了七八个小时,才赶到临沂。

    临沂是古时候鲁国所在,地处丘陵地带,位于泰山之阳。

    一路上,惊魂未定的吴三省,终于回过神来,知道没有什么事后,这才松下一口气,实在是阵仗太大。

    “这地图上所指的古墓,在临沂沂蒙两山的蒙山,因为资料匮乏,我也不清楚古墓是在鲁国境内,还是在齐国境内,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蔽馊∮行┰尢镜?。

    这古墓竟然是战国墓,这种历史永久的古墓,对于盗墓者的吸引力,实在太大。

    唐宋元明清,这几个时代的古墓,最多就是一些什么金银珠宝,对于盗墓巨头的吴三省来说,钱已经不是问题。

    在那些遥远时代的古墓中,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甚至可能出现一些神器,这种巨大的诱惑,让吴三省心里直犯痒。

    “周教授,吴先生所画的地图,我们已经和军用地图对比过,地图上的目标应该在大山里?!闭潘觳阶呃此档?。

    “我问过一些村中老者,地图上标注的一些古地名,他们也不是太清楚,那一带在抗日战争日期,周围村子的人,差不多都被杀光?!闭庞ち成行┓吲?。

    “去瓜子庙往西四十公里的地方,在哪里有个有个叫盘山的地方,我们在那里停下?!敝苎舳宰耪庞に档?。

    其他的人自然没什么意见,在他们看来,周阳可能掌握什么秘密资料,知道这些不足为奇。

    行了了一段时间,等前方的卡车停下来,看着一望无际的丘陵,周阳有些无奈,“张营长,你派人去寻找两个人过来,让他们带我们去附近的一个诡异河洞?!?br />
    大约十分钟,一个班的士兵,就带着两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对于十里八村闻名的吃人洞,他们岂会不知?

    经过艰难的一番赶路后,在两人路人的指引下,一个个军用皮艇,向河洞出发。

    一路上,风景绚烂,两边山势陡峭,山峦连绵,让人忍不住赞叹。

    在一番七拐八折后,周阳一行人总算到达了目的地。

    “铜一,铜二将箱子抬过来?!敝苎舸蛄孔盼奘纯诘纳蕉?,对着十八铜人中的两人说道。

    那些高科技仪器,在来到这个世界后,就是由十八铜人背着。

    这些高科技仪器已经拥有简单的智能化,只需要简单的操作,就可以运行。

    周阳轻轻一点后,液晶屏幕上,清晰的显示出山洞内部构造和一个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的墓型图案。

    一旁的吴三省和吴邪,甚至一路上沉默不言的张起灵,都目瞪口呆,科技竟然这么发达。

    特级考古专家就是不一样,这仪器一按,墓**在什么地方就轻易发现。

    微微打量后,周阳就找到通往古墓的路线,嘴角不由露出笑意,“古墓就在那里,张营长你们在外面守着就行,里面不安全,我们出发?!?br />
    *********

    求推荐?。。?!求收藏?。。?!